歐錦棠《演戲還是真人騷》專訪

作者: 玩樂專員, 2015年5月25日 (一) 下午3時38分


歐錦棠(棠哥)在演藝圈打滾超過二十年,涉獵的範疇甚多,曾任電台主持人、電影及電視演員,早年參與多齣處境劇,演技出色,形象入屋。近年,他主力參與舞台劇創作與幕前之工作。本月公演的《男女PK大作戰》更是他與太太萬斯敏的合力之作,觀眾們定必期待二人夫妻檔演出的兩性喜劇,他們倆會否把二人生活私密事搬上大舞台呢?

真亦假時假亦真
棠哥參與舞台劇已有近二十年經驗,而不少劇本都口碑載道,多次重演,單是《死佬日記》已重演達九次之多,棠哥的兩性喜劇市場亦因而成功地建立起來。「這類劇目好玩的地方在於觀眾會猜測內容到底是演戲還是真人騷,所謂『真亦假時假亦真』,這是吸引觀眾的賣點之一。」

曾經滄海
與太太萬斯敏合演《男女PK大作戰》源自他們劇團(劇道場)的宗旨,亦是過來人的經驗分享。「劇道場辦劇宗旨是節目除了具娛樂性也要有正面訊息帶出,我們夫婦曾經滄海,希望用『過來人』身份演繹出《男》的故事,讓觀眾對另一半的相處之道有更深入的領會和思考。」

演戲演到鬧分手?
舞台劇演出講求演員間的互動與默契,與最了解自己的另一半合作演出,到底會有更好的幫助,還是會更易對對方產生不滿?「試過好一段長時間,就算有人出錢要我倆同台演出,我們也會拒絕。因為第一次吵架吵到要說分手就是因為演舞台劇。當然現在已經事過境遷,雙方默契一定有,但主見更多,互相尊重與妥協是一個不斷磨合的過程。」


出賣故仔
身為編劇,出賣自己,甚至別人的故事是常識吧!這齣劇一定有不少你們的親身經歷,「每一個編劇說不會出賣自己及身邊人的故事,一定是說謊!我也有問過不少朋友夫婦間相處的趣事。至於哪些是我們的真人真事?你自己估啦!」

屋企都變成排戲室?
既然兩夫妻一腳踢,包攬編、監、導、演,那麼可以乾脆直接在家度橋、排戲,省回不少時間,「劇道場成立以來,我都是主力創作,而我的創作地點沒有界限。雖然在家裏應該有日常的生活習慣,但一時興起又會隨時拿一段戲來排練或者探討內裡的細節。」棠哥的家,實情是另一個排演室,而且是24小時齊腳排練。

兩公婆合作,溝通一定較直接,不會有太多修飾,換言之爭執是在所難免,吵過鬧過,會否把情緒帶回家,一直「面左左」?「拗撬一定有,但是要通過自己的意見,就必須要努力說服對方。我們的『戰場』由排練室伸延到屋企,至於會不會嬲到面左左?傻的嗎?」


創作夢
棠哥既是創作人,也是演員,能夠自編自導自演,可以說是能把自己的才華發揮至淋漓盡致,應該比參演改編劇本更滿足,「我當然很喜歡自己創作,因為我自小就是一個愛想像和天馬行空的人,能夠把意念寫成故事在舞台上訴說,自小就是我的夢想,但參演優秀翻譯劇本的經驗,的確讓我具備更廣闊的視野、深層的意義及異地的色彩,我仍會以創作為主,但亦依然會演繹外國翻譯劇。」

兩性關係專家?
早兩年,突然冒起一種「學者」,他們自詡為「兩性關係專家」,指導時下男女的相處之道,你我都聽過的有「45°角論」,今次《男》題材正是兩性關係,需要向他們取經嗎?「你指電視那些所謂兩性專家?算吧啦!在劇中我亦有意無意諷刺他們一番。反而自己參考了很多兩性相處的書籍,例如著名的《男女大不同》。」

娶回家那位跟自己過不去?
棠哥斯敏兩公婆經歷過離合,早年分手,兜轉一番,始終走在一起,前些年更再度舉行婚禮,相處近廿載,大概也看透了男女相處之種種,「有時會想,你娶回家那位偏偏就一定跟你過不去,她又會想,最愛你那位往往是最傷害你的那個人。So? 總之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一人行一步,有商有量,『冇話唔得嘅』。」正因如此,《男》的故事創作讓他停不了筆,「為什麼我一動筆寫這個劇本就停不了呢?因為男人與女人確實是兩個品種,矛盾之處多到我寫續集都還可以。」

美好新世界
離開了公仔箱一段日子,做了很多不同的事,都是關於演戲的,但是另一種世界。什麼世界?美好囉!「其實屈指一算已經三年沒有回TVB,除了專注舞台劇,亦參與很多電影拍攝和教學工作,簡直是美好新世界。」

從來,一齣舞台劇能由構思到搬上大舞台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單是場地檔期等問題足以令主辦頭痛,如能有固定合作場地,可以幫劇團省回不少資源。而今年劇道場便成為了上環文娛中心的場地伙伴,有了場地,該也是時候推出重頭劇吧?「我們非常感恩可以有一個固定場地,讓劇團把長久以來的戲劇計劃陸續推出,而不必擔心演期和場地的限制,這是作為場地伙伴的最大好處。進駐上環的第一年我們希望給觀眾帶來一種新氣象,所以劇種偏向溫馨小品惹笑為主,第二年開始便有一連串的重頭製作推出。」


政治題材劇
政治議題,是敏感,又是一言難盡,不少人忌諱在公眾平台談論,藝人尤是。但棠哥一向敢言,從他的社交網站便知一二,如果把政治題材搬上舞台又如何?「之前也試過搞類似政治棟篤笑,如《中國隊長》,但我發覺明刀明槍反而不好,我比較喜歡在劇本中滲入社會議題,例如在《宮本武藏》和《聖女.貞德》都有借古諷今,讓歷史與現在的社會議題對話的涵義。」

面對今天的香港社會,棠哥表示這句話足以表達「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狼心狗行之輩,滾滾當道,奴顏婢膝之徒,紛紛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蒼生涂炭。」果然一句「應哂」!唔明?Google下吧。

實事求事 放開眼界
身為公眾人物,一舉手一投足都受到大眾關注,一句說話足以帶來無法想像的影響力,如果要棠哥對香港人說一番話,他會說的是…「無論說什麼都有人話,講那麼多幹什麼。一個字,『做』!」又是一矢中的的一句,亦反映著他本人實事求事的性格。

來到訪問尾聲,問到棠哥對十年後的香港有什麼幻想,作為土身土長的香港人,他寄語面對無法想像未來的香港人要放開眼界,「因為種種的原因,香港人總是對未知的將來存在憂慮,這是絕對可以理解的。試想想,十年前大家也不能想像今日的香港竟至如斯田地,眼見民生和政治生態每況愈下,公義不能彰顯,作為土生土長的地道香港人,我們能夠為這個地方悍衛甚麼?也許正如我剛才所講,現今人人意見紛陳,個個勇於發表,黑白混淆,倒不如培養獨立思考,放開眼界,才能實幹實事。」棠哥總是給人一種「佬味」,是曾經滄海看透世事的型佬味。

文: Phoebe Cheung


《男女PK大作戰》劇道場 on Timable: http://timable.com/event/847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