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記電視《勁曲金曲》幕後黑面 — 林日曦

作者: Timable, 2015年11月6日 (五) 下午3時19分


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一場以為是Commercial賺後生仔錢的伊館Show,背後原來要硬蝕一百萬,毛記黑面腦細林日曦選擇唔用一球炒工廈,堅持要搞蝕本Show。然後,找到Title Sponsor,不用蝕足一球, 此事Facebook上過萬Likes(雖則林總講句早晨都幾千Likes),還有讀者自願奉上一萬大元以作支持。老實說,筆者睇Show無數,從未試過由衷感謝贊助商(就算贊助商送飛),但今次會。若你問我,典解《黑紙》《100毛》《毛記電視》咁狠勁,我覺得唔是因為搞笑惡搞抽水或盤菜瑩子,而是因為「顛覆性創新」,外語學名叫Disruptive Innovation。點顛法?找來林腦細講兩句。OK,SHELL We Talk? (贊助商You Win!) 喂!我訪問緊你呀!黑少陣面得嘛? (BTW,訪問完可否帶我上樓上搵瑩子合照?)


帶來共同話題的網上電視台
大台先有電視台再有雜誌,毛記調轉,搞雜誌搞到開電視台,為的是: 尋回人與人間有共同話題的年代。「以前大家共同話題多數係電視節目,例如張衛健口頭禪,但宜家話題較分散,大家唔知大家講咩,少咗大眾共同話題。」林日曦覺得縱然毛記電視台未必可以做到大眾化,但至少觀眾不會睇完扮冇睇。「最悲哀的不是香港電視節目質素差,而係好多人睇完要扮冇睇。佢地會話屋企人睇所以望到、甚至話自己唔覺意路過睇咗。原因?佢哋以睇無線為恥囉。」

林日曦上一次看TVB的劇集是《天地豪情》,那年是1998年。「20-30歲的年輕人已經好少會睇無線,佢哋懂得尋找自己興趣,可能係追美劇/韓劇,但唔會想睇一啲無限Loop相同主題嘅電視劇。」那麼,毛記電視應該是年輕人自己尋找的興趣之一。

曲線唱出熱話
《勁曲金曲》是毛記電視的皇牌節目,金榜歌曲都是一些二次創作。「想以改詞方式,曲線表達想講嘅事,不論是時政,還是娛圈事。」每星期一集的《勁曲金曲》,每次倒數10首歌,雖然每首只唱一部分,但改詞的工作量應該也不輕,以為有專責作詞的小隊,原來也只有兩位,而且內容總是緊貼熱話。「主要係我同另一位同事一齊創作。快係重要嘅,試過已經完成十首歌,但又剛巧發生值得講嘅事,於是又馬上改一段,例如之前齊昕事件。」

事過廿四小時抽不得
一件事過了24小時便不可再抽,當真?「都只係一個講法嚟。如果過咗24小時仍然想抽,就要諗一諗點樣抽。好似之前FFX事件,有傳媒搵咗真人現身說法,我哋咪搵原本嘅MV拍攝場地囉,模仿佢哋跳舞。」重點是如何用不一樣的角度形容同一件事。

扭盡六壬變新橋
「扭橋」是林日曦在訪問中提得最多的事,他認為創作路上要不斷轉變、加入新意念,但不可能走回頭。「第一集《勁曲金曲》有打算請歌手唱,但唔成功,之後諗咗一輪,搵自己人扮返,效果原來又OK。到做咗六集,覺得要突破,又咁啱約到林雪,咪嘗試一下囉。」總之,要不斷扭,不斷變。有沒有歌手拒絕邀請?「每星期都有被拒絕。一般正常理由係無期。背後真正原因當然唔會知,但每人都有自己嘅考慮,可能有合約限制又可能覺得有啲社會性,唔適合自己形象。」


何韻詩主動「被迫」協辦
今年毛記在何韻詩演唱會上舉行了一場優秀選,題為「毛記電視主辦,何韻詩被迫協辦:《毛記電視勁曲金曲優秀選2015》」,但原來是由被迫協辦的一方主動促成是次合作。「何韻詩今次演唱會嘅監製係昔日電台同事,而且阿詩平時應該都有留意毛記電視,有時都會幫手Share吓,所以佢哋就提出可以嘗試合作。其實佢個show幾特別,有好多香港人嘅參與,例如中學生組合、傘下爸媽,可能因為咁,佢哋覺得毛記可以做其中一part。」

林日曦笑稱自己少有地不後悔答應合作,而且搞優秀選很配合他們強調「變」的原則。「今次覺得幾好玩,我好少會應承合作之後冇後悔,因為好多嘢要煩,不過可能何韻詩佢哋會有後悔…因為決定合作之後,我哋強行由搞數榜變埋搞優秀選…仲作咗好多口號,例如「被迫協辦」嗰啲。另一方面,其實搞優秀選都好符合我哋「變」嘅原則,於是成件事就慢慢建構出嚟。」

公平公正地造馬
今次《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的得獎名單聞說會有公眾投票,不過就…「暫時機制未落實,但大致形式係會俾公眾投票嘅,但就佔0%,我嘅決定就佔100%。我哋唔會理人講咩,貫徹始終,公平公正咁造馬~」

創作無盡頭.扭得就扭
有人覺得創作靈感總有枯竭的時候,特別是每日都需要度大量橋,不過於林日曦個人而言,創作是無盡的,依然係嗰句 - 扭橋!「勁曲都仲有排扭,如果去到扭唔出,咪唔做勁曲或者毛記囉!咁都係一種扭,只不過係大方向地扭。但暫時未咁快出現,仲有好多方法可以令件事延續落去。」

藝人怕合作因為「討厭政治」
毛記彷彿衝著大台而來,問到會否有壓力來自大台,他認為沒有多大,就算有壓力,都是源於大家有點害怕。「其實冇咩壓力係來自無線,如果有都可能係佢哋嘅Artist比較難約,但唔知係咪真係關事。反而壓力可能係大家都有啲驚。(其實都冇咩好驚,我哋毛記好鬼愛國架嘛~)有時社會性些嘅內容,大家都怕合作,可能係客或者藝人,或者就係討厭政治嘅一種。」

社會荒謬.衍生100毛
100毛/毛記的內容不少是諷刺社會,如果現況不是這樣荒謬,還有100毛嗎?「應該冇,可能做咗其他嘢,唔會係100毛/毛記。但宜家荒謬嘅事好多,唔單係發牌事件,即使有亞視存在多年,甚至以前出現過嘅佳視,但TVB依然可以創造出一樣叫「慣性收視」嘅嘢。其實係一件靈異事件嚟,世界獨一無二,解釋唔到。如果冇依啲事,就冇毛記電視。」


毛記使命: 成為一扇吸引人打開的門
「毛記電視有冇社會使命?有!(雖然由自己把口講有啲扮嘢,但不嬲都扮開嘅,唔緊要啦~)」很多人覺得受眾不喜歡接收某些資訊,但林日曦認為可能是傳媒用錯傳遞方法。「舉例講,立法會Live係網上或電視都有得睇,條文議案又係一上網就搵到,但有幾多人睇呢?所以毛記要做嘅就係引起大家興趣。將值得留意但沉悶嘅事,用方法引起大家興趣。毛記係無聊架,但就等如一道門,一道吸引嘅門可以令人想打開佢,去了解門後面嘅嘢。」其實門後面的東西一早已在,關鍵在於如何讓人去留意,這亦是毛記的社會使命。

抽水背後.代價不少
有人認為類似100毛的抽水方式是在消費政治,抽完就算,又質疑他們有多少人曾修讀/做政治,林日曦指現在社會是推廣全民關心政治,不應該設任何限制。「如果只有讀政治、做政治嘅人先可以論政治,咁個社會就玩完,亦都係對低學歷人士嘅歧視。任何人都可以憑自己生活經驗去有體驗與訴求,從而作出評論。」

至於被指抽完就算,他認為這是引起大家興趣的一種方式。「正如之前咁講,所有料都一直喺度,但如果淨係擺一樣好核突嘅嘢出嚟話有營養叫大家食,佢哋都唔會食,所以要諗計吸引佢哋。Work唔Work冇人知,但如果每十萬人有兩個人因為我哋而嘗試自己了解多少少件事,咁已經好好。」

抽水其實除了呃Like,背後還付出了很多大家看不到的代價。「前排Facebook有好多人轉彩虹頭像以示支持唔同性取向嘅人,唔少外國大品牌如Coca-Cola都有轉。有人話佢咃抽水,但自身經驗話我知唔可以咁話人!」原來100毛都試過因為一個支持同性戀的封面而被廣告商抽起廣告。「有一期100毛出了以《100毛係撐基佬 ,吹咩!》為題嘅封面(封面照係黃耀明+何韻詩),事後同事反映有品牌大老細話唔鍾意,以後都唔落廣告喇。」不過佢哋一於少理,往後封面依然有明哥呀詩,繼續撐《一點粉紅》。

他想說的是…抽水其實不是眼看的輕鬆,一句抽水的說話已經代表你付上了一些代價。「有啲歌手你以為佢post一句敢言係呃like,其實佢同時已經失去咗啲嘢,可能係返大陸登台唱歌嘅錢。大家唔夠了解先會批評人只係抽水,冇諗到背後代價。」近幾日有關黃秋生和明哥「傘後無Job」的報導已印證了這一點。


100毛.大家都想打的工
從網上平台所見,不少人都認為100毛的工作有趣又好玩,是年輕人的Dream Job,不過100毛又不時請人,莫非有什麼秘密原因?「兩大原因: 一,我哋仍然擴展中,需要人手。二,有同事覺得辛苦,頂唔住,所以走。」覺得辛苦主要係因為唔夠癲。「入嚟做係因為佢哋鍾意100毛嘅嘢,咁你做啲嘢係要自己同人哋都鍾意先得。唔係平時睇完笑3秒就算,係要不斷寫稿,再自己ban同俾人ban,所以唔夠癲係會覺得辛苦。」

不過林日曦都坦然另一個原因可能是新入職員工薪金不夠高。「100毛仍然屬於小本經營,相對於其他大傳媒機構而言,我哋人工冇咁高,Fresh-Grad當然想人工多啲,如果喺度做得辛苦,人工又唔係最高,冇理由唔走,除非你好鍾意依度。但要入到嚟先知係咪真係鍾意,外面啲人覺得正係因為佢哋冇付出(時間及較低人工),所以先好想入嚟。不過願意付出,人工唔會一直都係低嘅。」

當年蘋果日報引入狗仔隊文化,報紙排版五顏六色,行家及大眾在罵膚淺市井,現在那份報紙不是這個Style?如今,網上世界,話題、用字、抽水方式/風格,都在跟100毛/毛記,我看見下一個壹傳媒的誕生。最後,讓我寫一封「致林溢欣…吖唔係,係林日曦的公開信」:Dear 林總,我要總選2張。(會俾錢,唔是R免費) 謝!

編言按:
伸延閱讀 真.哈佛 學術文章
What Is Disruptive Innovation?
http://hbr.org/2015/12/what-is-disruptive-innovation


文/編: Phoebe Cheung / 黑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