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電影節每年為大家帶來過百套國際及本地電影,有大路的,也有較冷門的。HKIFF藝術總監李焯桃於「電影節解密—香港國際電影節如何選片」論壇中,分享了一些鮮為人知的電影節Behind the scene。而文化評論人湯禎兆亦分享了他們一眾電影狂迷的心得和心水。

李: 藝術總監李焯桃 | 湯: 文化評論人湯禎兆

李: 電影節的生態比三十年前已改變了不少。三十年前有些國家為了推動本土電影文化,於是會用公帑來支持,電影節的成本便較低。現在電影都拍電影、發行、賣片等是幾個不同的專業,務求賺錢,成本便高了很多。加上非法下載,願意入戲院看藝術電影的人更少了,電影節是那些電影代理一個難得的賺錢的機會,價錢便更高了。最重要是我們電影節的預算十年來也沒增加過,要在很多地方省錢才行.

李: 雖然現今是網絡的時代,很多電影都可以在網上看,但我仍然相信在戲院看大銀幕才是電影最應該的方式。來看的電影節的觀眾都是認同這種方式的,但這類觀眾的確越來越少了。

李: 外國同規模的電影節的人手,比起香港國際電影節的,一般是三倍之多。但我們做慣了,也不是大問題。(按: 這便是香港人的拚博精神和工作效率)但近年來電影節後做到病了的同事也多了。

李: 香港電影節的義工文化還不及外地的成熟,曾經有些來當義工是為了來追星的。而近年來賽馬會電影學堂的義工質素便有所改善了。但當我們員工的工作量已很高的話,的確很難有時間好好教育及管理義工團,所以仍然很難跟義工文熟的國家如韓國所相比。

李: 關於去世導演的回顧應否放在電影節這個問題,就若果每一個導演去世,我們都去做一個回顧展的話,感覺好像很例行公事,也有很多人可以做。因此我們會把一些回顧放在電影節Cine Fan的每月放映中,就像是國際電影節的Part 2般。如去年過身的Chris Marker,不是很多人認識但卻很出色,我們便選在四月的每月放映中放映。

李: 在編排放映時間表上,其實是有很多限制的,最主要是來自電影的格式問題。現在有六成多的影片都是用DCP制式,只有一成多是最傳統的菲林,而每個場地所能播放的制式也不同,加上還要考慮到影片的觀眾數量,冷門的電影總不能在大場播放,會有很多票賣不出。最後場地的費用也不一樣,政府場地是劃一租金,而戲院是拆賬形式,種種因素導致排片是一個極頭痛的環節。


湯: 作為一個影迷,在電影節中,你應該去找一些爛片來看,因為你是否一個真正的影迷,並不是在於你看過看少的好電影,而是在於你看過多少套爛片所決定的。

李: 選劉偉強為今屆的焦點導演,因為他是一個工匠型的導演,很有成就,也十分能代表香港的。這種多功能的導演,只有香港才能出產到的,其餘國家的分工清晰,是不能有的。荷里活找他拍片不是單純因為他拍過《無間道》這麼簡單,而是真的「有料到」!

李: 選開幕電影,首先是盡量選取香港電影,但這不是必然的。其次是要是新片,還要有名星行起紅地毯才更好看。還有電影的氣氛也要適合,總不能看完開幕電影後很傷感吧。

湯: 我最關注的其中一個導演是南韓的洪尚秀,電影包括《他鄉的女人》。而
爛片推介是沖田修一的《那年遇上世之介》,因為日本文化輸出的精粹仍在於小說,能跟得上小說水平的新銳導演還不算多,因此要看一看沖田修一拍得好不好。

李: 紀錄片方面,推介是《海中獸》,大家將會大張眼界,但要有心理準備,看完將會吃不下魚。另一推介是《閃靈237》,如果你是《閃靈》迷便要看看。

湯: 有影迷認為電影節只有十多天,太緊密,不能把電影全部看完。其實也不用太貪心,去吃自助餐也不會把所有食物都吃掉。但若然你是跟我們學生時代般瘋狂的影迷,不妨在編排自己時間表時盡量編排於同一區甚至同一戲院的電影,便不用走得太遠趕場。如果有想看的電影有所重疊,而你的經濟又許可的話,可以把一套電影的兩場門票都買下,一張票是看電影的上半,另一張是看電影的下半。

李: 電影的中文名字有些是電影節的同事們腦震盪出來的,但有些也會被電影發行商否決。若果要起大師級作品的中文名字,都不會花巧,踏實便可,否則或會惹來很大的負面後果。

採訪 / 撰文: 黑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