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專訪 金燕玲《半生緣》

author: Timable, 26 Aug 2013 (Mon) 1:54pm

《半生緣》──張愛玲的經典愛情小說,七段關係糾結十多年,情感迂迴跌宕,榮獲多次金像、金馬女配角的實力演員金燕玲突破演藝框框,以歌唱方式演繹主角們的內心世界;以歌聲描繪經典名著,新鮮且極具挑戰性。


E: Elaine 金燕玲 T: Timable

T: 近年你已減少了幕前演出,為何這次會有興趣演出《半生緣》這套舞台劇呢?
E: 其實我一向對舞台劇都有興趣的,回想我一開始也是以唱歌入行,但當時我的歌唱事業只是發展了很短的時間,而在這十多年來我也參演過兩套舞台劇,其中一套是跟蔡琴合作的。我認為一位演員在舞台上可以有很大的發揮空間,以不同的方式去演繹,例如唱歌、舞蹈,很多元化,因此我對舞台劇一向都很有興趣。

T: 《半生緣》載譽重演,心情會否跟之前有所不同?
E: 其實還是會很緊張的,因為排練是一回事,但真正上台表演又是另一回事。而且我真的很重視《半生緣》,因為香港普遍的觀眾都不知道我會唱歌的,他們大都是透過電視、電影銀幕才認識我,但這次《半生緣》的演出我負責唱歌,還要唱十首,對我來說是個挑戰,對觀眾來說也份外新鮮。不過慢慢開始我也較以前有信心了,因為導演和音樂總監不停給予我鼓勵,他們都說:「我們對你有信心,我們也不怕,你怕什麼?」既然他們這樣說,加上之前的演出經驗和觀眾的熱烈迴響,今次重演也較為放心,但還是會因為重視而有點緊張的。


T: 在《半生緣》中你是負責唱歌的,以歌聲作說書人,那與純粹歌唱表演有何分別?
E: 最大的分別是這次歌曲所表達的都是角色的心情,很符合劇本的起承轉合的,當中有三首歌是音樂總監于逸堯為此劇全新創作的,完全把劇中主角複雜的情感以音樂表達出來。而我作為說書人,一定要很清楚劇中人物的內心世界,才能把歌曲演繹好。以我自身的經歷,加上對角色的理解,嘗試代入故事,的確要花很多心思來揣摩。此外,由於舞台劇也很著重跟觀眾的交流,劇情的起伏、歌唱時聲線的處理有時也會因應觀眾的反應而作出調整,而台上演員的發揮我也很留意,因為我要以歌聲來配合他們的演出,所以其實每一場的歌唱演繹也會有些微變化,每一次演出也在不停的摸索,沒有一套刻板的準則,講求靈活,所以很具挑戰性。

T: 那你演繹的十首歌當中,哪一首特別喜歡?
E: 這問題有點像問我拍那麼多電影,有沒有哪一個角色我特別喜歡一樣。對我來說,我沒有特別最喜歡那一個角色或那一首歌的。因為當我唱不同的歌曲時,我不是以本身的身份去唱,而都是代入了角色去唱,所以唱不同的歌時心態也會隨著轉變,我不可能抽離角色然後以自己的身份去評價我喜歡那一首歌。不過倒可以說有些歌是較難唱、非常有挑戰性的,例如《Over the Rainbow》,這根本就是一首「考牌歌」,平常我是一定不會唱的,更徨論要有勇氣當著觀眾面前唱。還有其他很多帶Jazz味道的歌曲,當我知道他們選了這些英文歌給我唱時,是有點怕的,因為真的太難了,把我嚇倒呢!所以每一場演出我都很緊張、每一分鐘都不敢鬆懈,因為那些歌曲對我來說難度真的太高了!幸好當中有些是國語歌,以母語演繹就較為放心一點了。


T: 在歌詞中,或多或少有看到自己的影子嗎?
E: 的確會有的。因為即使歌唱時你是代入劇中的角色來唱,但或多或少你也要回想一些自己的個人經歷和感受,才能令感情表達得更細膩、令自己更投入。

T: 為了演出《半生緣》這套舞台劇,你特意看一次《半生緣》這本小說,感覺如何?
E: 這本小說的情感當然很複雜啦,不是很單純、很平淡的男女感情,而是有很多蕩氣迴腸、曲折的感覺。其實一開始看這本小說是我以為我是扮演小說中某一個角色的,所以就先看了整本小說,然後看畢後第一個感覺就是:「我應該是扮演姊姊顧曼璐吧!因為年紀較相近。」不過後來發現原來是找我唱歌,我也很驚訝。

T: 可以讓你選擇,你希望演出哪一個角色呢?
E: 我希望當說書人唱歌,但同時又可以演出劇中角色,哈哈!但如果單單指劇中角色,那我應該希望飾演姊姊吧!因為在年齡上又較相近,而且我應該可以演繹到她的內心世界的。記得在新加坡演出時,我也會想如果飾演姊姊這個角色,我會怎樣去演?我會如何表達她的情感?我在思考當中也常常與導演討論交流。


T: 之前的演出台上,有甚麼難忘的「蝦碌」事?
E: 記得之前在香港演出,我要穿著一對很高的高跟鞋一整天,痛得不得了,但在台上還要裝作若無其事,很高貴的站在台上,繼續全程投入演出。其實當時我一方面覺得很痛、一方面又擔心穿這種很高跟的鞋會容易在台上跌倒,再另一方面又要留意自己的歌詞、音準,太多東西要同時間兼顧,真的不容易!又例如香港的舞台跟新加坡的不同,新加坡的舞台較長較闊,因此在走位及預留時間出場也有不同,記得有一次我因為沒有預早很多就出場,因此歌已唱畢,但我還只是走到台的一半位置,感覺有點怪呢!之後的場次才開始慢慢調整,整體的配合就較好了。

T: 在演出時,觀眾有沒有一些反應是你們意料之外的?
E: 我倒想說是之前在香港的演出,有一場是學生場,整個劇院也坐滿學生,雖然知道他們是因為學校要求所以才來看的,但畢竟初時會認為這些文藝劇是較難吸引年輕觀眾,所以也覺得或許他們會覺得很沈悶。當時我們的導演還在演出前上台跟學生們說,如果他們覺得沈悶、不喜歡看,絕對可以中途離開的,但如果留下來看,就一定要安靜,不可以搔擾其他人。我當時還生怕他說了這句後,會有一半的學生立即離場,哈哈!但最後不單沒有,所有學生都很投入的看畢整套劇,而且在演後座談會還很積極的發問了些很有意義的問題,這是我意想不到的!我真的很高興,因為我認為在香港應該多多鼓勵學生欣賞這些文化藝術節目,而我們表演者也有很大責任去推動文化教育事業,因為原來只要用心製作,學生自然會欣賞,從中自己也會得到一點啟發。


金燕玲演技備受讚賞,但也許不少人到今天才知道原來她也是唱得之人。這位歌、影、視三棲的實力派演員私底下雖有霸氣卻絕不傲慢囂張,相反,從她溫文友善的言談中,深深感受到她對演藝表演事業的熱誠和認真,她說希望有機會能在舞台上又唱又演,筆者也期待她以後在台上能為大放異彩。

編按: 小編兼攝影師為Elaine這位德高望重的演員拍攝封面時戰戰兢兢,拍攝後有禮貌地請Elaine看看照片或揀選封面照, 她卻瀟灑地說了一句:「你揀啦。」好有型!小編認識Elaine是十多年次初戀拍拖去看《心動》,飾演梁詠琪的母親,一看難忘,名字都記在心裡。之後最有印象的就是早前的無記神劇《天與地》了。由她訪問時點咖啡的要求,看得出她是個追究完美的人。

訪問/撰文: Erica Tam
攝影/編輯: 黑莓

服裝及場地提供: agnes b.
髮型: Eric Tse @ headquarters
化妝: Stephen Lau @ STEPHENMAKEUP


《半生緣》進念.二十面體 重演
http://timable.com/event/109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