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上錯班》— 由六個正職包括律師、金融業、Marketing、以至自己創業的典型白領上班族,放工後變身舞台劇演員OT演出,由著名舞台劇鬼才導演兼演員鄧智堅先生執導。究竟這是什麼一回事?今天 Timable 就來訪問這齣舞台劇的製作單位放工力量(Afterwork Power)。 你今日放咗工未?

放工力量 C: Carvin E: Elaine W: William
T: Timable


T: 可以介紹一下監製《上班上錯班》的放工力量是什麼團體嗎?

C:放工力量的成立,旨在為所有放工人士創造一個空間,參與一些在自己工作以外比較特別的活動。透過這些活動去發掘自我的多面性,發揮工作以外的潛能,由此激活自我、生活以至生命的不同面貌和可能性。

W: 放工力量著重於任何有以下元素的項目:inspiring(啟迪意念),empowering (鼓舞給力),thought provoking (引發思考)。社會上龐大的上班族群,是很大的人力資源。只要他們願意,這一班人在工餘時間每一個都可以make a difference,為世界作出更大的貢獻,同時 have some fun,享受生活和豐富自己的人生。


T: 你們當初為何會有創立放工力量的念頭?

C:我認為,除了返工,生活還有別的事情。每個人放工後都有一個身份 — 可能是個好老公、可能是一個乖乖女、亦可能是一個狂追韓劇的宅男女。我們搞放工力量這個組織,就是想啟發其他上班族尋找多一個甚至數個身份,把自己放工後的另一些特質和潛力引發出來。不一定要做什麼翻天覆地的偉大事情,最重要是每個人能令自己尋回多一點對生活的passion,自己開心之餘又可以正面地影響身邊其他的人。

E:有很多人會覺得夢想,講就易。我亦絕對明白夢想不可以當飯食,我們不是人人可以afford辭了份工去流浪。可是我想,在幫人打工與劈炮唔撈之間,莫非就沒有其他出路了嗎?作為一個打工仔,如果人生有三份之一的時間用來睡覺、三份一求學和返工、剩餘三份一就是放工後的時間。如何過這三份一,足以扭轉你過的是怎樣的一種人生。而創立放工力量的我們,就是不相信放工只有行街食飯唱K睇戲,重覆又重覆同樣乏善可陳的所謂活動。所以由自己開始,用生命影響生命。我們只是播種的人,撒出來的種子希望能啟迪一些人一些事。人無夢想同條鹹魚無分別。就算要返工,放工後又是一條好漢,可以有無限的可能性,可以活得很精采!


T: 那麼放工力量是一個劇團嗎?為什麼會搞這套舞台劇?

W: 我們不想太硬生生的規限說放工力量是一個劇團、一個行山社、或者一個攝影會之類的東西。剛才說過我們創造的是一個空間,藉著一些特別的活動企劃去啟發別人、去衝擊自我。至於利用什麼樣的活動來達致這個目的,其實非常自由,完全沒有特定的模式。因此舞台劇只是一個工具一個方式。為什麼我們的第一個企劃選擇了舞台劇?那有個比較個人的理由。大概五年前,當時我以玩票性質,一手一腳在三個月內搞了一套舞台劇。那次演出規模不大,沒有賣票,只是邀請親朋好友來看一場表演。但能夠從無到有完成了一個奇妙的旅程,那份滿足感和成就感,直到今天還支撐著我。尤其遇到困難時,每每想到那次的經驗,又有信心再走下去。那次經驗,亦令我體會到生活可以那麼精采,那麼不一樣。今天的放工力量,很大程度上是受了那次經驗的啟發。但這次再搞大點,讓這麼好的經歷可以影響更多人。

C:以戲劇作為放工力量的頭炮企劃,亦因為戲劇強大的啟發性、衝擊力、和感染力,完全切合我們放工力量的重點。行動始於思考,我們先行動,希望帶動觀眾思考。而且這套劇開宗明義就是談上班族有否上錯班,希望能夠更清晰地呈現出究竟放工力量的理念是什麼。


T: 你認為這套舞台劇有什麼特別之處?觀眾又可以期待看到一個怎麼樣的表演呢?

E:我想這套劇最特別的地方應該是六個演員都是辦公室上班族,台上和台下的人背景和生活都更貼近,沒有「我是搞藝術的表演者」而「你是欣賞藝術的觀眾」的分別。這也是我們帶給觀眾的訊息 - 我們做得到,你們也可以。我們每個演員都有正職,放工後創作、排練、最後把表演帶到台上給觀眾。看著我們,除了即時的娛樂、過後沈澱的訊息外,觀眾或許還會更易去想像 - 如果,站在台上的是我呢?有什麼不可以?


T: 那你們三位行外人,是如何將這個企劃實踐出來的呢?

W: 其實整件事的起點,源於我一次巧合在球場上認識到我們現在的導演鄧智堅先生。猶記得當日我見到他覺得很面善,證實了他真的就是「那個」鄧智堅後,就大膽跟他說了一大堆關於自己對舞台表演很有興趣、很想搞舞台劇、很希望可以找他一起合作做點什麼。我真的真的很感激他由開始就抱持著很開放的態度,沒有一口拒絕我,最後更真的落實擔任導演。過程中不計較,盡心盡力付出心血和時間,對著我們一班非專業演員也沒發過一次脾氣。最最感謝的是,他願意拿自己的聲譽作賭注來成就我們的夢想。另外,我們正式開戲前,亦搞了一系列的戲劇基礎工作坊。最終定案的一些演員及幕後工作人員就是從工作坊裏物色招攬。當中有我們的朋友、同事、朋友的朋友。我也很感謝他們對我們的信任。實在企劃開始的頭幾個月,我們誰都沒能說得準這件事會發展成一個甚麼樣的東西。尤其是演員們,即使不肯定這個企劃會否成功,由一開始就已經表現了很大的承擔。

E: 至於製作方面,多得Carvin瘋狂碌卡找朋友幫忙,由形象設計、化妝、髮型、攝影、錄像、服裝,以至宣傳、場地安排、幕前幕後工作崗位安排,都靠他一手包辦或碌回來,真的好感激每一位在這個project曾經幫忙的朋友。總之這次真的是眾志成城為公益,。順帶一提我們這個show的收益扣除開支是會撥捐慈善機構的。


T: 可否分享一下這次經驗對你們有什麼衝擊,或者有沒有什麼特別難忘的呢?

E:學演戲對我而言,其實是遲來了的學做人課程。排演時,自己性格上的弱點表露無遺,從而學到很多處世的道理。比如說,很多人都糾結過去,擔心未來,沒法真正活在當下。演戲不同我們日常文職工作,可以、甚至要求我們能夠一心幾用,長期multi-tasking。手在做一件事,腦裡可以在思考另一件事,耳朵又在接收其他訊息。但演戲時根本沒可能這樣,需要百分百的專注,百分百的投入,騙不了人。另外,最最衝擊的就是這次以編作劇場方式創作。編作劇不以劇本為先,由演員共同在排練過程中以即興jam戲的形式創作劇本。所以每個演員的人生觀、經歷、對生活和身邊人民的體察、自身的夢想甚至秘密,都會很自然地進入劇本的字裡行間。做戲,應該是虛假的。出奇的是,發現演的時候反而比任何一刻更像是坦誠的在做真實的自己。或許正因為編作劇場是一邊演一邊作,演員不只「做」戲,還要創「造」戲。「造」戲時不只神態表情動作是從自己的內在臨時臨急摷出來,連對白也是。而人最難扮的就是本能反應。導演拋出一個引子,立刻「接戲」,已經沒時間去想去潤飾去包裝,只能反應。說出來做出來的,反而最真實最原始,最接近「我」的essence,每每令我有重新發現自己的領悟。

C: 對,一開始知道沒劇本就開始排戲有點不知所措。每一次排戲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每次都有驚喜。我們與另外幾位演員最初不相識,集體創作時每每擦出不能預計的火花。即使到現在已成為親密戰友,每個人接到導演不同的order會有甚麼反應?不要說其他人,連他自己也未必估得到。創作時的每一次嘗試,能引爆出什麼,下一幕是笑片恐怖片愛情小品勵志悲情?沒有人知道,有無限的可能性。而通常,我們沒有計劃下撞出來的,往往才最勁,才是神來之筆。


T: 還有什麼難忘的經歷和趣事嗎?

E: 打從戲劇班開始,跟不同公司職場出身卻因緣際會走在一起的二十餘人學戲,每一課堂都充滿驚喜。不說的話觀眾一定不會想像得到,就我們最後定案的六個主要演員之中,已經有三個是律師。誰說律師一定是這樣這樣,會計師就那樣那樣?那天影宣傳照在攝影棚內我看到了很有趣的一幕。其中一個男主角... ... 他應該是被傳媒泛稱為「金融才俊」那種人吧。剛拍完一輯照,臉上濃妝未落,身上穿著誇張搞笑的造型。他在studio的廁所裡,一邊清理他剛才拍照用的道具,一邊開著conference call。那個moment真的是絕!這一幕也真的是完美演繹了放工力量的精神。每個人都可以很百變,每個人都有無限的潛能,我在這幾個月之間親眼看到了。

C: 我最難忘的就是因為我們資金非常有限,各方面開資都不得不盡量節省,為了找最便宜甚至免費的方法,我們幾個都發揮了無限的創意,例如拍攝宣傳海報的時侯,我們各自將家中的所有衣服都帶到studio裡,六個人十幾件行李,擠滿了整個studio。排戲的時候亦讓我們多了機會回到campus當中,好像回到了學生時代,誰說吃幾百元一餐大魚大肉才開心?我們這陣子常常一行幾個人吃二十元有找大學飯堂的頹飯,感覺居然好年輕好清新,這些體會都是我們沒有想過從這次企劃中得到的。


T: 對於放工力量你們有什麼願景?下一步有什麼計劃?

W:我們會繼續進行不同範疇的活動,重質不重量,每年只集中數個企劃。剛起步為令我們的形象更鮮明,暫時構思中的企劃都會比較突出「放工」這個主題,例如在一些主要辦公區域作街頭表演,job swap體驗等等。

C:希望成為一個香港人人想起「放工做什麼好?」時就會想到的brand,就好像想睇concert的人,就會想到Timable一樣!


《上班上錯班》放工力量
http://timable.com/event/145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