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明哥這個名字,大家都應該想起他前衛的音樂及舞台上的風采。跟其他香港的天王不一樣,明哥沒有唱而優則演,印象中都沒甚在大銀幕上看過明哥。「我不特別期待自己在電影中出現,因為我仍然不習慣在這麼大的銀幕上看到自己。」也許是個原因。然而不演不代表不看,其實明哥是個正宗的電影發燒友。今年更當上了香港國際電影節「電影節發燒友」大使。因此,訪問少有的不是跟明哥談音樂,也不是香港傳媒最愛談的性取向,而是談電影。


A: 黃耀明Anthony T: Timable

T: 為何會當上香港國際電影節「電影節發燒友」大使?
A: 因為受到邀請,而且覺得自己都擔當得起。因為我是自掏腰包付錢買國際電影節門票的,已經支持了好多年,終於有機會做一次電影節大使,可以有優惠,免費入場睇戲。我非常樂意擔任大使,因為我自己非常喜歡電影,而我覺得香港是一個有趣的地方,可以看到好多電影,我不希望這個地方失去選擇,有選擇是很重要的,我們不可以只看主流的商業電影,而應該可以看到較冷門、文藝、另類、非為商業市場而拍的電影,或者是大家違忘了的經典電影。所以有「電影節發燒友」是很重要,既然得到邀請,我非常樂意擔任大使一職。

T: 當上「電影節發燒友」大使的使命和任務是甚麼?
A: 「電影節發燒友」大使的使命和任務最重要是推廣發燒友項目,我非常樂意做這件事,因為我喜歡電影的一切,我可以坐在電影院一整天,依然感到開心,不會有疲倦的感覺。雖然不能夠把每套電影都看一遍,但如果有機會可以把看過的電影親自推介給大家便最好了。當有一些經典的戲碼重演時,我也會在自己的Social Media上介紹給大家。當然,跟Timable做這個訪問本身也是一個介紹Cine Fan Club活動的一個機會。希望可以引發更多人重回電影院看電影,因為電影是made for cinema,不是made for television的。

T: 有「電影節發燒友」以來,看過那套電影是特別有印象/喜歡的?
A: 有很多Cine Fan Club放映的電影我都看過,有部分是以前看過,例如《大國民》、《2001太空漫遊》都是很經典的電影,很高興他們再次介紹給大家!我記得大概六七月的時候,我看過其中一齣東歐和德國的電影叫《試鏡浮世繪》,是一齣很有趣的電影,它由很多試鏡片段組成,這類型電影我們很少機會在電影院看到,所以這是其中一部我覺得非常印象深刻的電影。Cine Fan Club還有伊朗導演Kiarostami的回顧,這次我看不到,但我覺得他們有這個回顧,而且邀請了大師親身出現,是一個很難得可以和大師對話的機會,所以我覺得他們真的非常有心去做好每件事。

電影節發燒友十月電影之《越位女球迷》

T: 明哥平時會否看主流電影? 還是只會看較文藝的作品? 那一類較鍾情?
A: 其實我什麼電影也會看,主流電影我看很多,藝術和文藝作品也看,所以我是非常酷愛電影的,不論什麼電影,例如荷里活動作片、大片、恐怖片、無厘頭的搞笑電影也看。電影給了我看到另一個世界,另一種價值觀的機會。也許我不會看很多書,但我通過看電影就像看書,縱然我知道電影不能代替書本,但這是其中一種方法,讓我進入另一些人的世界。很多時候電影也是讓我可以幻想和逃避現實的一種方式,無論是主流或是另類的電影都給了我這個機會。

T: 近來香港電影界掀起「低俗風」,也有說這是「本土」,明哥怎樣看?
A: 我認為無論低俗或是高雅都是藝術、都是電影,只看這件事做得有趣還是沒趣,有沒有做好。低俗或市井也可以很有趣,但我希望電影是百花齊放,一個健康的電影市場是提供很多選擇的,我們有《低俗喜劇》、《狂舞派》、也有《一代宗師》。我希望可以有更多不同類型的電影,而非只為市場而拍的電影。

T: 有那位香港的導演/電影較為欣賞的?
A: 關錦鵬、王家衛、許鞍華等也是值得期待的,還有杜Sir(杜琪峰)的電影較貼近市場,但也充滿創意和趣味,這幾位較上一代的導演也是我十分欣賞的。
如果較近期喜歡的電影是《狂舞派》,是一齣令人很興奮的電影,另外《打擂台》的導演郭子健、鄭思傑及《東風破》的麥婉欣、鄭思傑也是我欣賞的,他們的作品很有戲味,在其他地方看不到,《月滿軒尼斯》的岸西導演我也喜歡。

T: 大家看明哥表演一般都在舞台上,都有差不多十多年沒有有大銀幕看過明哥的新戲,為何沒有參與新片?
A: 我不特別期待自己在電影中出現,因為我仍然不習慣在這麼大的銀幕上看到自己,自己也不太掌握到演戲這回事。相對於演戲,我更喜歡拍攝電影,所以我反而期待自己有一天能做到導演。如果有一日真的有衝動演出電影,我應該會自導自己第一部電影。

電影節發燒友十月電影之《七女性》

T: 有沒有一套電影令明哥有再次演戲的衝動?
A: 其實沒太多電影令我有衝動,如果有人覺得有角色適合我,儘管找我傾,我有時會技癢想玩一玩,但我始終覺得自己非好演員,所以暫時未被說服到。

T: 音樂、電影、舞台劇,明哥在演繹上都是用同一套方法,還是各自有表達方式?
A: 我本身太少演出經驗,所以較難分享。我覺得三方面有不同之處,同時亦有相同之處,有些技巧是一脈相承,可以運用在不同方面。

T: 明哥覺得拍MV 算不算是拍一套微電影?
A: MV當然也可以是電影,有些人會認為一部微電影似MV是有貶義成份,但其實拍得好的MV可以比電影更出色,無論是MV或電影,只有好與不好之分,它是MV還是電影其實沒什麼所謂。


T: 文藝復興基金會是一個怎麼樣的概念?
A: 文藝復興基金會是一個簡單的概念,一群有經驗的文藝、媒體、創作工作者希望透過自己的資源,例如知識、技術、經驗、資金等,支持新入門的創作人發表作品及進行創作。基金會同時亦是一個教育及推廣的平台,希望令創作及文藝有更多發展空間。

T: 今年文藝復興基金會會否如去年般在西九舉辦大型音樂會嗎?
A: 暫時不會了,因為辦大型音樂會需要很多資金,而我們仍然是很年輕、資金較少的組織。而且今年有好幾個大型戶外音樂會舉行,大家未必消化到,我們希望把資源投放在其他計劃,例如夏天我們便完成了一個很有趣關於創作的夏令營。

T: 近來明哥在發表社會意見上站得很前,是甚麼促成呢?
A: 時代會呼喚你,什麼時代便會有什麼回應。無論是80年代中英草簽、89六四、97回歸、03年社會低潮,我和同伴都有很多創作反映不同年代。
但沒一個年代可以像現在站得這麼前,因為現在我們有Social Media、有Facebook、有微博。每個人也找到自己的小小舞台,我發表意見不需要等到在紅館開演唱會或者接受閣下的訪問,有什麼想講可以在Facebook、微博上發表。

T: 《兜兜轉轉達明一派演演唱唱會》甚有諷刺社會及反思的意味,上月於廣州舉行,Setlist有內地當局被修改嗎?
A: 是有的。我覺得這是個有趣的過程,因為地方不同,我們已主動作出修改。我們做了些資料搜集,是關於內地的社會議題,希望放在演出中,當中有部分被刪走。這個博奕過程是有學習到的,我希望不是我們單方面學習,而是有關交手單位都學到,我們只是做文藝的討論,而非搞事,就算引起媒體關注也是正面的。

T: 明哥認為香港現今正處於一個怎樣的困局? 如何打破?
A: 如何打破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答到就好了。哈哈!
我們需要承認香港已不是以前擁有最強經濟體系的地方,但我們仍然是華人社會中,資訊和消息最流通,相對較民主自由的地方,我們千萬不能讓此優勢失去。我相信只要有此強勢,我們可以打破困局,用我們的言論自由與當權者對話,爭取我們想要的社會。而作為文藝工作者,我們要利用自己的軟實力,感動人心,甚至改變社會!

訪問/撰文/編輯: 黑莓

電影節發燒友 十月電影 on Timable:
http://timable.com/event/145701

Timable月誌10月號.10月期間.Tom Lee門市免費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