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富華(Ben)香港實力派演員,自1995年入行曾參與無數電影與舞台劇演出,在2017年更開始參與電視劇演出。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在1999年電影《喜劇之王》戲中大喊「你唔係外賣仔!」的老大一角。在2018年憑藉電影《翠絲》出演跨性別粵劇花旦角色「打鈴哥」入圍第55屆金馬獎同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最後更成功獲獎。

最近伙拍吳鎮宇和王苑之合演百老匯愛情音樂喜劇《First Date》,亦是改編自百老匯同名劇目,講述性格保守的金融才子Aaron (吳鎮宇飾),渴望尋認真的戀愛關係。而充滿個性的藝術家Casey (王菀之飾),則追求自由奔放的生活。這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在家人和朋友安排下開展第一次約會,用載歌載舞喚起每個人初次約會的回憶。

還記得第一次的約會嗎?有什麼印象最深刻的事?

Ben哥記得初次約會的時候是發生中三,對方是高自己一屆的師姐,所以整個約會過程緊張又尷尬。而且當時沒有多餘的錢可以添置新衣去約會,所以將當時學校恤衫拆除校章配襯校褲就去約會。可惜回憶起來印象不太好,有些陰影,因為最後她說當時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很像照顧小孩。

最印象深刻就是送了部車作禮物,記得當時是因為剛考了車牌,為了練習透過朋友購買了一輪二手車,而本身自己不懂如個製作手作,所以當時開玩笑地說就把這架車送給女朋友,結果被取笑說為何送車給女生。

一人分飾三角 唱跳大考體力

在劇中一人分飾三個角色分別有餐廳老闆、侍應和調酒師,這些都是在劇中實際出現的角色,更有即席表演調酒的場面。他又言,音樂劇本身不單單只是唱歌跳舞,其實更要演技。他表示沒有特別一方比重偏多的,三方面都很重要,更花心和體力。

而是次表演最著重是7位演員的配合,尤其在唱歌方面。假如是在大型音樂劇的話是背後有合一大幫人會合唱,但現在是每位演員都負責不同的聲部,當一個人唱的時候剩下的就一同唱和音。所以7位演員的互補和默契要配合的好好,這對表演上有非常大的幫助。而且原本的演出規模小,但後來轉換了更大演出場地後,增加挑戰的難度,需要靠演員的表演去令觀眾感受到現場演出的張力。他笑說是次音樂劇比起一般舞台劇演唱更花功夫,這兩個月下來的練習令他瘦了兩三磅。

是一部讓人重新了解自我的音樂劇

他表示很難去界定某個年齡層或哪種層面的對象去觀看,結婚或未結婚,戀愛中或想拍拖,每個年齡層需要探討的事都不一樣。在劇中透過喜劇輕鬆手法形式去表達到每個人初次見面時的總會發生一些尷尬事情,然而有很多時候會令到自己卻步。但其實最終都每個人都需要面對自己的過去和學會放低以前的傷痛,這套劇用另一種方式去探討自我認識的課題。


想為名成利就的人抑或是演員?

雖然在香港演藝行業中演員的辯識度愈高愈好,但他認為比起在乎出演時自身對在公眾中的辯識度高或低,更喜歡自己用一個讓人完全聯想不到袁富華的角色去演出。就像他演出打鈴哥時,沒有人在觀賞時聯想到這就是袁富華,而是完全投入打鈴哥。他提及到最深刻的角色就是以前曾經在電影《神經俠侶》與吳鎮宇做對手戲的拾荒者,盡是一位衣衫襤褸、外表邋塌完表呈現出現實中拾荒者的模樣。能令觀眾集中看角色的本身而非演員本人,是最能夠令他自豪的事。


在頒獎禮上曾特別多謝古天樂先生是有什麼原因?

他說在當日得獎後收到古先生的致電慰問,談話內容雖然只是不停重複「恭喜你,我很高興」、「多謝你,無你我都無今日」對他感激的同時間亦受到無形的鼓舞,有種一切盡在不言中。

更談及到古先生除了出錢投資新題材劇本外亦同時提攜新導演,但他不會胡亂作投資,會作出品質監察。例如他會閱讀劇本後對劇本提出建議或修改,修改不是說要將劇本修改成商業化而是針對故事性或題材上的一些看法去建立,尊重原創性。又例如是他從來都不會到現場監場,是表達對劇本的可行性,以及相信導演和演員,這是一種無形的信任和支持。

就如他對劇本有信心而就算票房不如理想,但要是能夠呈現一個好故事或題材給予觀眾,對於行業來就是一種實際的鼓勵,


如何面對事業上的低潮期?有無想過不當演員會做甚麼?

Ben哥坦然最重要的其實是自己的想法,例如如何看待自身的事業,問問自己為何喜歡這個行業?有什麼原因?另外就是對自己的認識程度,自己是否合適?當你找到答案了自然找到方向,不需要害怕自我質疑更要找到屬於自己方法。

他又言「我也是去到40歲才突然叮一聲的想通,每當我完全投入一個角色就會忘記那些不快」。雖過程有辛苦有氣餒的時候,但回頭問問自己是想名成利就或是成為一個演員? 他說在這行業中有一常言道「你揀呢行但呢一個行未必揀你」就算最後發現繞路了,但總會有出口的,一定會找到條適合自己的路。

訪問提問到若他沒有成為演員那會想成為什麼職業人?他表示或許是成為一位導師,而現時亦有在做類似的事情,藉住自身的經驗與年輕人分享可以幫助到他們找到方向和目標。

未來的新動向

Ben哥表示最近期就是這套百老匯喜劇,另外就是在ViuTv接拍了一套100集的長劇,他坦言雖然只是30分鐘的處境劇,但由於用了另一種形式去拍攝,加上角色需要不斷調整演釋方式,所以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最後呼籲大家票已經所剩無幾,各位要撲飛就快手啦!唔好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