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喆出生於演藝世家,父親陶大偉年輕時是台灣著名歌手,也是台灣西洋歌曲的重要推手,母親陶王復蓉是京劇名伶。成長環境令他順理成章地踏進演藝圈,成為「R&B教父」。事隔數年,陶喆終於再度舉行世界巡迴演唱會《小人物狂想曲》,跟大家分享這些年來的創作。


相隔5年多才舉行世界巡迴演唱會,陶喆一直沒停止創作
「這幾年讓大家等待真的非常抱歉,這幾年我也沒有停下來,不論公司的事也好,我爸爸的事,這都算是相當忙碌」

陶喆的公司有自已的新人關詩敏,第一張專輯也是他親自錄音製作。這對陶喆來說有如自已的小孩要出專輯一樣,當然一定也要把音樂標準提高。「這代表著陶喆作品,大家也會聽到關詩敏專輯裡面,非常充滿陶喆風格,這幾年我沒出專輯並不代表我完全沒有創作,我享受每天自在生活觀察周圍,這也是我創作的素材。」

《小人物狂想曲》概念源自父親
「很多人都會知道我爸有一首歌就叫《小人物狂想曲》,當在想演唱會主題時,大家都想很多名稱,當下就有人提出《小人物狂想曲》,我覺得滿有趣又跟我想傳達出去的觀念很相同「愛」主題,這也是我一直想透過音樂傳達不同方式的愛,今年出的新專輯《再見 你好嗎》也是講愛,只是多方面的愛,有情人、家人、兄弟、友誼。」

David稱這張專輯充滿著這4年他想表達的話,他透過自己或跟其他創作藝人合作,創造了陶喆出道以來大家都沒有聽過的創作唱歌方式,《小人物狂想曲》、《再見 你好嗎》這二個可以算是相連一起,還是一樣傳達「愛」。

《小人物狂想曲》一場音樂盛宴
「這次巡迴演唱會,是一場大的音樂演唱會,我花了很多時間親自監督這個演唱會的任何部分,從音樂、燈光、舞台、服裝、樂手都是三思之後最棒的安排。《小人物狂想曲》是一場音樂盛宴,我絕對相信進場的任何一位都會喜歡。」

這次David還特別跟樂手們討論,把台上樂手造型都變成小人物服裝,和音穿護士、樂手穿警察……等,他認為這是個滿有趣的過程。

為了讓觀眾更投入演唱會,David新鮮地嘗試了跳舞及為香港觀眾加插了特別環節。「這次演唱會我嘗試了跳舞,但大家別把我想成是專業跳舞藝人,我跳舞只是配合環節跟舞者小小擺動,我也會一直更改演唱會曲目,特別在香港場我會有一環節是表達我思念梅艷芳環節,梅姐非常照顧後輩也非常照顧我,這次香港演唱會我想用音樂用自己態度做一些事,我也相信喜歡梅姐的大家一定會喜歡。如果時間上可以的話,我還想唱一下廣東歌。」


重視演唱會音樂質素
近年歌手開演唱會都非常著重舞台設計,對此陶喆有自己的看法。
「也許對很多藝人來說舞台非常重要,當然對我來說也很重要,但我會放更多比例在音響部份,我一定要親自站在場中,把音樂全開,每一個位子都要完全感受到我的音樂,我也許沒有太華麗的舞台,但絕對有好的音樂!」由此可見,David希望把最好的音樂帶給大家,相信期待已久的巡迴演唱會定不會讓觀眾失望而回。

低產量藝人?
陶喆的產量總是不多,更曾用了4年時間創作新專輯,究竟有什麼原因?「我的產量不能跟一年一張的藝人比較,我的專輯全部都是自己創作,而且音樂是需要反覆創作的。我出道至今才七張專輯,真的算少,但回頭看張張都是我精心創作的作品,現在看每一張我還是非常喜愛。」David說每張都有他自己的故事,用心製作,但為了不要讓大家再等四年,他會盡力。

《再見 你好嗎》
David之前的作品都比較批評性,但新專輯卻有別於以往風格,是想以愛情為主題嗎?「這是一張講很多愛的專輯,其中《好好說再見》是想表達現今當下年輕人一通訊息就分手,好好說聲再見並沒有很難,這是一個態度及尊重,分開就不能當朋友嗎?什麼事都有可能用科技Say Bye,但家人及感情是無法的,《逗陣兄弟》也是我跟盧廣仲聯手寫出兄弟友誼歌,這很特別的創作相信廣仲弟兄聽到也會喜歡吧。」

華語音樂市場依然具有水準
對於華語音樂市場的改變,縱然David沒有太留意大環境的方向,他還是感覺到音樂市場已不如之前。「華人音樂是有水準的,但需要給予更多空間,不應只有主流音樂,還是有很多優秀音樂人默默為音樂付出。」


從國外演唱會學習
談到看Show,David表現雀躍地說:「我是一位愛看秀的人,我是喜歡觀察現場環境的人,例如Madonna演唱會就看的非常過癮,從舞台到音響,再到Madonna,整個秀太棒囉!整場我真的太喜歡!太棒!任何環節都非常值得學習,看國外演唱會感覺自已同步再學習很多事,這也讓我對接下來的演出有更多想法。」

帶著美麗幻想到太空
如果要移民到太空去,只能帶一首自己的歌曲,陶喆會帶……「哇!很多歌都想帶呢,我想太空我也沒有去過,幻想一下也許是滿美的,一邊觀看宇宙一邊唱《太美麗》還不錯,很適合。」

陶喆《小人物狂想曲》世界巡迴演唱會2013 香港站
on Timable: http://timable.com/event/153668

文字: Phoebe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