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夏日國際電影節(SIFF)終於來了!小記對SIFF的印象,除了去年看過的佳作《情迷午夜巴黎》,再之前就只有聽過其名,沒有深入認識過。SIFF 2012星期一便開始售票了,今年有台灣氣質美女桂綸鎂作女主角的《女朋友。男朋友》作開幕電影,還有《麥兜‧噹噹伴我心》的全港首映,令小記非常期待。不過最令人高興的是,今年Timable成為SIFF的官方合作媒體。我們很榮幸能訪問SIFF的節目經理鄭子宏先生,讓大家能更深入地了解SIFF的理念和神秘的運作,以及鄭先生的SIFF推介。

鄭: 鄭子宏先生 | T: Timable.com


T: SIFF有沒有想特別吸引那類觀眾群?

鄭: 夏日電影節在暑假舉行,想吸引年輕人, 暑假會聯想起去玩、去開心、去輕鬆, 夏日電影節的節目也是以年輕人的喜好來定,例如香港人普遍喜歡日本文化,所以今年我們引入了較多日本電影。(但香港的電影不多?) 因為要顧及影片的質素和片商的放映計劃,當然也要配合我們電影節的理念。


T: SIFF與香港國際電影節(HKIFF)有甚麼分別?

鄭: 其實比較難仔細說明其分別的,但我們選電影是有一定的標準。HKIFF的規模比SIFF大很多,其包羅性也比SIFF高,像是某些很多影迷會喜歡的大師名家作品,我們會偏向把它屬於HKIFF。SIFF方面我們都會選擇一些比較輕鬆點的電影。


T: 如何從多部世界這麼多的電影中選取精選的27套?

鄭: 我們節目組的會各自推介一些電影,再由兩個主要的成員決定,我會從中給一些意見,然後選出不同電影節的節目。

其實我們作電影節的有一個目的, 就是想透過一些比較搞笑輕鬆的電影像《麥兜》,然後吸引觀眾去認識其他類型的電影,好像是盧馬的電影。盧馬是一名法國的名家,可惜前年過身了,他拍過幾系列有關「夏天」的電影,今年我們就做了一個致敬的專題,選取其中三套來放映。然而盧馬的電影並不難理解,像《夏天的故事》中講述一個知識分子如何在愛情方面周璇於三個女人中,最後成功脫身;在《克拉之膝》中一個中年的藝術家突然對少女有莫名的迷戀;這些都是很現實很人性化的人物關係。


T: 如何選取開幕和閉幕電影?有沒有商業考慮?

鄭: 開幕閉幕的電影會引來較多的注意力,所以都會挑選一些較有話題性和有知名人士參與的電影。今年非常高興能邀請到《女朋友。男朋友》作為我們的開幕電影。這電影有桂綸鎂、張孝全及鳳小岳等俊男美女,但並非單純的青春偶像片。它講述的是台灣近三十年代學生抗爭社會的規範, 如何面對抗爭後將要成為大人的現實等,例如感情上有女喜歡男,但男喜歡另一個男等有趣現象。 在那時候的台灣戒嚴仍進行中,像晚上十一時後不能出外等,不過這三位主角卻不怕當權者,女主角甚至戲弄當訓導主任的軍人。現在都有很多年輕人抗爭的事件,這電影主角們都是來自類似的背景,當中錯縱複雜,希望能為觀眾帶來共鳴。

商業考慮方面可說有也可說沒有。其實《女朋友。男朋友》我們從去年年尾已經開始留意了,但它一直沒有在香港發行,直至現在才有香港公司買了它。至於閉幕電影,我們也是好早期已經知道並留意《小學雞私奔記》,我們選了這電影後才知道原來它成為了康城電影節的開幕電影!這套電影可算是比較另類的幽默作品,你看看那預告片與劇照也會知道。

所以一向都是以我們自己選擇的電影為先,之後才向電影公司商討詳情和考慮商業決定。我們是想把一些在香港比較不出名的好電影, 藉著電影節的聲譽, 令大眾覺得能被電影節選中的應該是不錯的電影,增加其吸引力從而達到宣傳效果,令香港的電影圈能更興旺。這正正解釋了為何我們要審慎地選取電影,讓電影公司相信我們的選擇,再讓觀眾有機會決定是否好電影。希望人們會認同在電影節放映的電影都有一定的水準。


T: 會不會特意挑選較冷門另類的電影? 有沒有荷里活的電影?

鄭: 好多人都會以為電影節的電影一定是非常冷門的電影,其實不然。這些電影可能在香港沒有名氣,但其中很多套都是在自己的國家非常受歡迎的。另外,《小學雞私奔記》也是來自荷里活的,不過我們當然不會挑選太主流的電影,因為想給觀眾一些比較另類的電影選擇,並令較年輕的觀眾留意到其實除了主流的電影其他電影類型也有好看的作品;如果電影節選的電影都是平常大眾會接觸到的,便失去了電影節的原意了。在我們的電影節中也曾有電影在香港放映後一炮而紅,受到發行公司的青睞,最後該電影靠口碑和時間成為了香港其中一套最受歡迎的外語片。


T: 有沒有電影在SIFF中非常成功而引起大眾的注意?

鄭: 去年幸運地選取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作為開幕電影,這電影在我們挑選的時候在香港是還沒有發行公司的,在首映前我們才得知有公司買了這套電影,後來它成為非常賣座的電影,創造了另一個成功兼有話題性的電影實例。


T: 在引入電影方面最常會遇到甚麼困難?

鄭: 有時候片主有自己的放映計劃,未能與電影節的時間配合。加上本地電影界是以戲院的戲期作決定主導,如本地戲院突然有空檔期,那電影便要立即上映,不能等到電影節才放映。說到底,戲院也是跟地產有關,戲院要佔一個旺區裡面很大的地方,相信是一個很昂貴的物業,租金也能想像是非常貴的,因此其(選擇電影的)商業決定也需要很多考慮。所以為甚麼在香港電影的選擇比在外國的少那麼多,其實也可以歸咎是地產;戲院為了儘快回本便要多選擇受歡迎多話題的電影來增加票房的收入,較少會冒著場場只有十幾個觀眾、會虧本的危機來引入較冷門或在香港不出名的電影。

另外是比較直接的問題,就是價錢上合不來。戲院向片主是整套電影賣回來放映的,但我們電影節是以場數來決定價錢,有時候片主會索一個太高的價錢,我們沒法負擔,唯有放棄了。

與外國溝通方面也因工作文化上的不同而產生一些問題。香港的文化是非常快和有效率,亞洲其他國家的文化也差不多,但歐洲有些國家就比較不注重這方面,例如查詢方面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得到回覆,這都增加了我們工作的壓力。

外國的電影常常只有一個有字幕的拷母作世界不同電影節的巡迴,因此其他相關的電影節期也有影響。而電影拷母的影片格式也會影響我們選擇放映的影院,有時候像太空館他們才有某種儀器能播放某種電影,影院的選擇也因此受到規限。


T: 你覺得香港的電影文化怎樣?電視對這文化有沒有很大影響?

鄭: 其實香港人看電影方面不是沒有素質,而是接觸好作品的機會太少。就想選擇食物一樣,如果你常常接觸的都是想漢堡包一樣的快餐,你是不會知道世界上有更好吃的食物。電視節目素質的下降對香港人欣賞電影的能力有一定的影響,但最主要的還是戲院上映的電影偏商業化,現在幾乎沒有戲院會引入異類戲或舊片,電影公司都因為商業考慮不太會買荷里活以外的好電影。我們電影節就是有同樣的使命,希望為大家提供更多不同的選擇,擴闊觀眾的視野。


T: 有些電影從未在香港上映過,它們的中文名字是怎樣定的?

鄭: 哈哈!這個是非常有趣的!節目組與一些編輯部的同事會圍著一起「腦震盪」,尋找一個,不斷的尋找類似主題或同一導演的電影中文名稱作參考;有時會用一些「抵死」點的,以搞笑的手法吸引觀眾入場。中文戲名一定要貼切到題的,但直譯就會很奇怪,像《In Another Country》,如果直譯的話便是「在另一國家」,毫不吸引,所以我們便改了「在他鄉的女人」,一來那導演以前有一套著名電影叫「海灘的女人」,可讓粉絲們更易聯想到兩部電影是同一導演的作品;二來是配合電影的故事內容。


T: 為甚麼SIFF不設劃位?

鄭: 其實這是我們的傳統。外國的戲院放映任何電影也是不設劃位的,但香港在這方面是比較特別的。 我們現在不會考慮設劃位,因為這會大大提升售票方面的複雜性。另外,不設劃位也有好處的,就是能推動觀眾準時入場,這是非常重要的。


T: SIFF 2012的個人推介是…?

鄭: 《麥兜》和開幕閉幕電影當然都要看!《女朋友。男朋友》看後會好舒服好滿足,看《小學雞私奔記》會提醒我們作大人的要注意自己會不會做事方面太過份,連小朋友也受不了。好多人可能會走漏眼的是《壞孩子的一擊》,雖然劇情老套但韓國人總是拍得很好看,非常熱鬧和生活化。日本的《羅馬浴場》故事怪誕,但拍出來又非常好笑和俱娛樂性,看完很開心。喜歡壞男孩富家女的經典漫畫就要看《愛與誠》,導演把這電影拍得好像Bollywood那樣,有很多歌舞的場景。《盛女出租貓》裡面有十分多貓的戲份,喜歡貓的朋友不容錯過。名導演拍著名披頭四成員的《佐治夏里遜:物質世界精神之旅》,不用多,單是這兩個人的名氣就很值得去看。


夏日國際電影節在Timable的專頁:
http://www.timable.com/page/hkiff

編者按:
對於不是很熟悉電影的記者及小編來說,這次訪問也真夠充實。鄭生並沒有嫌我們外行,把電影圈的運作都作出清楚並耐心的解說,使我們倆知道了很多”秘密”。希望Timable.com今次能跟夏日國際電影節合作愉快,並於下年的香港國際電影節再次合作。

Timable特約記者: Cyder
編輯/攝影: 黑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