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城市裡, 人與人之間的真實距離越來越近, 但情感的交流卻越來越少, 心靈的距離越來越遠。看似越來越開放,但在挑戰道德底線的同時, 人基本的慾望又能否被滿足? 梁榮忠與高少敏, 將第一次公開他們在演藝碩士畢業的演出,讓大家從道德與人基本的慾望間, 探討性、愛與寂寞的關係。以下Timable為大家帶來與兩位主角及監製張貝琳的訪問, 讓大家對這劇目有更多的認識, 也當然希望大家了解多了之後會買飛進場欣賞及支持。

T: Timable
高: 高少敏
梁: 梁榮忠
張: 張貝琳

T: 這套劇是第一次在香港公開上演嗎?

高: 這套劇並不是第一次在香港公開上演的, 但這個劇本是我與梁榮忠一年前在演藝碩士的畢業作, 那次是非公開售票的校內演出。這劇本是當時新譯的。

左: 高少敏 右: 張貝琳

T: 這劇的英文名稱是The Blue Room, 為什麼中文名稱變成了「赤色藍房間」?

張: 這個名字是我與導演梁榮忠一起想出來的。首先是因為「赤」可以代表赤裸的意思, 除了代表情感上的赤裸演出,也代表我們是赤裸裸地顯示出現實的實況; 其次, 「赤」亦可解作紅色, 像熱情的火, 導演覺得這很配搭我們劇的故事,因為我們相信, 大家想尋找的愛, 應該是一種紅色、熱情的愛, 而不是很冰冷和表面的愛, 所以我們加上了「赤色」這兩個字。


T: 在海報上提到「情慾vs愛性; 愛情vs性慾」, 這些事物之間有怎樣的關係?

高: 這個劇本就只提到故事發生在「一個城市」裡。意思是指不限於任何地方, 凡是在一個城市裡, 都可以找到這十個寂寞的角色的身影。他們在現有的關係裡不滿足, 可能會利用性或出軌, 在他人身上為自己帶來慰藉和填補心裡的空虛。有些城市人在愛情關係中只有空虛感, 想用性去滿足自己的慾望; 有些則只有性關係, 但又想從中得到愛的感覺。這套劇就是說這十個角色如何從關係中尋找性和愛。


張: 像女人去一夜情, 究竟她是在尋找愛, 或是尋找性? 我覺得「愛情」和「性」是不可分割的。

梁: 我覺得對於城市人,「情」和「慾」是分開的, 而「情」、「慾」都是建基於「寂寞」上。如果你真的想過簡單純真的生活, 你只能到只需溫飽不用為生活奔馳的歐洲農村。凡在非農村的城市, 繁華背後都一定暗藏「寂寞」。現在的城市人是較疏離的。像是情侶出來拍拖, 之後總是拿著電話各自尋找自己的樂趣; 或是飛機快要起飛才關掉手機, 一降落就要開機, 完全不理身邊的事物。這些都是活生生空虛寂寞的反射。充滿整個城市的空虛把我們的事物分隔開來, 像情侶朋友家人這些關係的距離應該是很近, 但因為「寂寞」把我們分得好遠, 讓我們只活在自己生活或情感的世界裡。最可悲的是, 本來屬於一體的「情」、「慾」因為「寂寞」而分開。這個劇就是要探討城市人的空虛寂寞究竟到甚麼境界, 他們透過「情」、「慾」的分開在心靈上究竟有甚麼變化。

梁榮忠

高: 「寂寞」是尋找愛情的成因。如果你覺得一個人過得很好, 那你不會去拍拖;你是因為想有「去愛」和「被愛」的感覺, 才去找個伴。就是有那種寂寞感, 才會發生任何關係。可是在現今城市的生活裡, 人們忘了愛是包含分享的, 在英文來講是「relationship」, 但往往城市人在追求的是「romance」, 那種只顧自己的浪漫, 就是因為「寂寞」把自己變得盲目和與人分離。


T: 慾望的由來究竟是來自本性或人性?這劇會怎樣解釋慾望帶來的問題?

梁: 慾望是一種要繁殖的本能和獸性。但經過世世代代人類加添了很多叫「道德」的規範在慾望上, 變成了現今文明的社會。可是這會演變成一種矛盾的考驗。我們不能抗拒我們的本性, 但也不能違反我們的文化。像男人出軌, 那是因為他們找不到道德枷鎖及原始獸性的協調。這是城市人的悲哀, 但也是文明的人類與動物的分別, 獅子老虎不用考慮道德問題。這個劇的故事都是在探討這道德心態問題, 那十個角色因為分開了「情」、「慾」, 結果引起社會道德的悲哀。


T: 在劇中共有20個角色,在角色轉換之間會否很麻煩?

高: 那可比演戲更辛苦呢! 最累的事都是要不停的快速換衣服。

梁: 何止麻煩! 簡直是辛苦! 在技術上, 轉場景和換衣服方面都希望給觀眾多點想像空間, 因此變化會很大, 難度也大大提高。像要挑戰自己可否於30秒內換掉場景和由頭到腳的衣服, 這對我們來講絕對是一個大挑戰。

T: 梁榮忠需同時兼任演員及導演,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梁: 剛剛自殺身亡的導演東尼史葛曾說過, 做導演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工作, 因為我們要製作一個東西出來讓別人評擊來傷害自己。現在我真的是深深地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思。作為一個小本經營的本地劇團, 真的在各方面也會遇到更多的問題。但我真的想讓一種方法去讓大家對某些事情有反思, 讓大家有變化。做演員及導演是挺辛苦的, 但幸好有好的監製及熟絡的對手。如果這個劇虧本了, 我也只好多找點兼職去維持生計了! (笑)

T: 有沒有說話想跟未買票的人講?

張: 如果你是一個寂寞, 渴望愛, 或曾經被受傷害的人, 都應該要來看這的劇, 因為這個劇本真的是寫得很好。

高: 快點買票啦! 其實這次的演出跟我一年前的演出已經有很大的分別, 因為中間自己的經歷多了, 看法和體會也不同了; 可能有些朋友有看過我們之前的表演, 那更應該來看我們這次的演出, 因為真是非常不同的!

梁: 希望更多人來支持我們! 讓我們與更多人分享!


T: 有沒有說話想跟已買票的觀眾講?

張: 多謝港支持香港小型劇場! 希望你能享受我們的劇, 和在幾年後仍記得這個劇。

高: 希望大家從不同角色的經歷得到不同的東西, 會想起自己的經歷, 從而得到一個結論和看法。

梁: 我做的戲劇偏向簡單易明, 因為我知道我自己未必能拉高觀眾的鑑賞素質, 但希望能擴闊觀眾群的數量。希望我的劇能讓你們覺得看劇是值得的, 會再繼續看其他的劇, 幫助香港劇界發展。


Timable特約記者: Cyder
編輯/攝影: 黑莓


《赤色‧藍房間》在Timable上購票可享9折。《赤色‧藍房間》在Timable上的事件: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44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