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硬天師,出道多年,各種類型的演出方式嘗試過,由當初的電台節目,到電視主持,到後來的演唱會甚至今年初的音樂劇,當一個DJ藝人該做的做過了。唯獨是舞台劇,當同台很多師弟師妹不停作舞台劇演出之際,始終未見二人。粉絲等了又等,終於等到今年首度合演舞台劇《笑の大学》,消息一出,大家Gala Gala Happy之餘,最大的問題就知道是撲飛難…分分鐘比紅館演唱會更難撲。
林海峰 (Jan) | 葛民輝 (阿葛)

跑慣山變跑步機
這次演出並不是在軟硬一貫的大場地進行,而是較小型的壽臣劇院演出,對此阿葛表示這樣近的距離,與觀眾有更多互動,環境更集中「”浸除”應該跟在紅館開show很不一樣。」Jan形容就像跑慣山,現在改為在跑步機上跑般「要改變形式,重新適應如何跑得對。」是的,1989年那個《軟硬天師軟硬Show》的九龍大專會堂比今次這個場還要大。

自薦擔演
《笑》劇只有兩個角色,談到為什麼會參演,Jan謂他早前慕名欣賞該劇,因而與導演陳文剛結緣,而他又十分喜歡劇中角色,於是便大膽向導演自薦參演。阿葛笑說「通常都是某劇本很適合該演員,今次是演員很適合劇中角色。」有指劉嘉玲表示要倒貼演出舞台劇,軟硬這次酬勞又如何呢? Jan笑指「我們不能相比,這次我們是賺的,賺了學習機會及好劇本,這些都是錢買不到的。」


首次參演舞台劇感大壓力?
第一次演出舞台劇照理應感壓力,但二人竟笑言「最大壓力是在這裡(新蒲崗)排戲很難找車位泊車。」這次演出有既定劇本,他們不用度橋,應會比自己開騷輕鬆,怎料… Jan表示「最初以為會較舒服,怎知比排舞更辛苦! 因為這次是個需要學習和有紀律的工作,而這些精神正正是我們長期欠奉的,是個自我挑戰。」阿葛笑指「就等於叫蔡一傑在台上不要跳舞,是相當困難的。」

問到不能改劇本會否不習慣,Jan笑稱「《笑》是個好劇本,我們需要做個好演員符合劇本要求,這也是紀律,如果要加減劇本倒不如做回自己的騷吧,哈哈!」阿葛也指要配合原著「導演會因應我們的進度,教我們如何用最舒服的身體語言演出。」

喜劇作家 VS 嚴苛的審查官
《笑》劇的兩個角色分別是阿葛擔演的喜劇作家及Jan飾演的審查官,他們認為這個題材很好,創作與審查之間的關係很值得大家思考,尤其在這個環境,希望由軟硬做這個演出可以把當中的意思帶給大家。Jan「這兩個角色很可能是同一個人,在香港我們很享受創作的自由,在創作過程中第一個ban自己的永遠是自己,所以角色都是同一人,只是今次拆開兩個做。阿葛可以代入審查官,我又可以代入劇作家一角。」問到Jan平日是否也會很嚴苛對待同事,他指不只是他,對方或是觀眾也會有一定要求,大家都希望做得更好更嚴謹。


爆滿加場?
問到會否加場,他們表示要視乎排練進度。Jan笑謂「我們排了兩天戲,仍未有起色,暫時只記得如何來排戲的地方,對白仍未記得,哈哈。如果進度不好,可能要腰斬。」而實情是截稿時已經加了一次場,又被秒殺了,現在要問的問題是會否再加場。但以之前秘殺的情況來說,其實加開3個月都不是問題,皆因軟硬每次於紅館開Show也勢必爆滿,現在所的場數的總人次,連一晚紅館的觀眾數目也不夠。

訪問當天,阿葛戴著假髮造型,滿頭大汗,Jan希望他公演時留到真髮,而阿葛表示自己兩年前已開始留了少許「髮毛」,用作開show夾頭髮造型。


林海峰X葛民輝《笑の大学》三谷幸喜舞台劇 on Timable:
http://timable.com/event/478839
 
KitLi
13 Aug 2014 5:10pm
Looking for 1or2 ticket at any price 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