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 有多少人在情場裡尋尋覓覓, 就是為了尋找真愛? 真愛, 究竟是否兩者相愛這麼簡單? 今天Timable請來《2月14》一眾演員及導演, 為我們訴說在這個城市裡面, 真愛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順道介紹一下這愛情音樂劇。

導演: 奭陞 | 天經: 楊天經 | Angle: 郭麗敏 | Phoebe: 馮兆珊 | Vicki: 梁穎智 | Clara: 何潁怡 | 小明: 黃頌明 | T: Timable


T: 在這次演出裡的音樂有何特色?

Angle: 在一個音樂劇場裡面最重要是如何把演戲與音樂連貫起來, 因為劇是講求演戲連貫地發展, 怎樣把歌詞自然演繹得像對白那樣, 甚至把我們的情緒昇華至更易表達出來的, 這是我們希望在排練時達到的效果。

小明: 不同演員的演出經驗加上不同的合作班底, 令這次的音樂演出與首演是有很大的分別。像是導演處理唱腔方面, 以往的經驗是比較傳統的, 這次就會比較jazzy, modern點。

導演: 在這個劇裡面的音樂是鋼琴主導, 由Phoebus (陳雋騫) 帶領及編曲。音樂能幫助我們表達整套戲的精髓。Phoebus即場的音樂, 加上著名音樂創作人的配樂和音效, 及演員漂亮聲底的歌唱, 那種對劇的層次昇華絕非現在我能形容的。

左: Clara, Angle, 小明

T: 這個音樂劇以往曾有其他劇團演過。這次的演繹會否與以往的有什麼明顯分別?

Angle: 對比幾年前其他劇團演出過的版本, 故事雖然差不多, 但這幾年大家對愛情關係的想法已有轉變, 或在尋找愛情時對愛情有所啓發, 再入場觀看定能有另一種體會。

導演: 以往演出的編劇是透過三位女主角的愛情去表達甚麼是「港女」或「盛女」的特質, 故事的發展是根據不同個別的事情連成的。我們這次比較特別的是以節日形式來分場次, 在特別的日子裡這些女子在心態上有甚麼轉變。原作有一種悲調的感覺, 但我覺得這種悲調應該是有希望的, 讓觀眾有一種圓滿的感覺, 所以作了些特別的安排。三位女主角都有不同的戀愛態度, 其中一位女主角Venus選擇以自我犧牲來成全愛情; 另一位Fiona就是身邊有很多追求者, 但偏偏想找其他男生; 最後一位是一個比較單純的女生Doris, 總期盼著一位完全適合她的白馬王子, 但一些經歷令她感情受創, 之後怎樣去接受不同類型的男人。男主角會在女主角中穿插, 令她們在尋找真愛的路上得到啓發。特別的是安排了天經扮演的角色於比較單純的Doris身邊出現, 展演另一種獨特的感情。至於是甚麼感情呢… 那就要買票入場看吧!

左: 導演 奭陞, Clara, Angle

T: 演員們相信在香港能找到真愛嗎? 你心目中真愛的對象是怎樣的?

天經: 小時候不相信的, 但現在變得成熟了, 想追求一個我想去愛, 而她又愛我、雙方肯付出的人, 便開始相信這回事。在劇裡面我在尋找真愛方面是失敗的, 但在現實中現在的我當然是非常幸福, 因為我找到了。當然互相包容是非常重要的, 要珍惜對方的長處, 互補大家的短處; 如果做不來, 便會常常爭吵。

小明: 我覺得在香港是挺容易尋找到適合自己的真愛, 應該是說愛情其實在哪裡也有可能找到。在現實中我對真愛的看法是介乎不斷「揾」與不斷「等」中間, 我很想找到一個非常適合自己的人, 但在追求的過程中又想嘗試與不同的人發展。但最終我想要的, 其實也只是一個很簡單、可以接受我及互相滿足對方需要的人。這理想好像很簡單, 但追求的過程真的是非常複雜。所以現在還是單身。

Clara: 我想我是像劇中的Fiona, 在現實中不斷地尋找真愛中, 當然最終是想找一個穩定的「白馬王子」; 我覺得這不是沒有可能, 我也相信「結婚」的力量。我想地區不是尋找真愛的要素, 而是自己是否清楚自己想要怎樣的真愛。在香港複雜在於文化上一定要「快」或「即食」, 找伴就要像追上潮流般「快」, 沒有時間給自己的思想沈澱或過濾過, 這可能是別人界分外國與香港尋找真愛的分別。但最重要的其實都只是自己想要甚麼, 這才能讓自己有明確的目標去追求。

Angle: 我確實相信真愛是存在的, 就像以往人們所講的「緣分」。但人長大後真愛是否能開花結果呢? 我相信這個世界會因為時間或際遇而影響了愛情, 就算是自己想讓真愛有完美的結局, 最後也未必得到理想的結果。但我覺得每個女生都想有一個很愛自己的人在自己身旁吧。所以在這悲調的愛情裡, 我仍然是抱著希望, 讓自己的人生更多姿彩。

天經: 「緣分」這東西我真的是非常相信。就像angle所講, 我老婆是在加拿大認識的, 在十幾年後才在香港再遇到。以往的女朋友可能有一種「就是你了」的感覺, 但之後又發現現實並不是那回事。相反現在我的老婆就是跟我很合得來, 但最初沒有注意到。

天經

T: 相對之前的音樂劇經驗, 這個劇有甚麼特別之處?

Vicki: 之前演過的音樂劇中, 音樂通常是預先完全編好, 我們只需練好自己的歌就可以。但這個劇特別的地方就是讓Phoebus來做一些即場的音樂, 會根據我們演員的狀態或劇的情感來作出改動, 要連成默契和即時的新元素, 這對我來講是一個令我非常期待的新嘗試。

Phoebe: 之前多是做兒童劇, 接觸的多是兒童音樂。這音樂劇對我來講是一個新的體驗。如何與即場音樂去協調是一種非常難得的特別經驗, 因為香港的劇很少有即場音樂。所以我真的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去嘗試另一類型的音樂劇。

左: 小明, Phoebe, 天經

T: 這次演出中Fiona與Venus分了兩個cast。在排戲方面有困難嗎?

Angle: 我是飾演Doris, 要面對兩個cast當中一定會有困難, 但又不是太大的問題。Fiona及Venus的角色定位在劇本裡挺清楚的, 所以就算是不同的人飾演其角色的路線也不會有太大的分別, 但確實兩個cast在表達上會放進不同的個人特色, 所以在排戲是我會想分別他們的特色, 去建立像劇中三個女主角般的默契和朋友關係。這是在排戲方面我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和解決的問題。

Vicki: 其實我們的排練時間不同, 所以可以互相交流的機會不多。反而在剛開位的時候我與Clara有較多時間分享, 像是有個可以依靠的伴, 互相照顧。

Phoebe: 我和小明就比較獨立。我認為作為演員都應該讓雙方有獨立的創作空間的。不過若遇到一些共同的背景資料, 我們便會一起討論。

左: Clara, Angle, 小明, 天經

T: 兩個cast在演繹同一個角色時會有甚麼分別?

導演: 在年齡的演繹和戲的texture上是有很大的分別。因為cast A (Vicki & Phoebe) 的年齡層是三十至四十歲, 會較能觸及觀眾的心靈層次。而cast B (Clara & 小明)則給人一種二十至三十歲年輕人對愛情的的動力和喜悅。處理角色方面, 這樣分cast的化學作用令我非常驚喜。這不是在比較, 這兩個cast的演出各有特色, 排位至演繹也截然不同, 所以大家應該兩個演出也要買票! 因為觀眾看完這兩個表演後會對感情生活上有不同的得着。


T: 有沒有話想跟我們的讀者說?

小明: 這演出是我跟Clara畢業後的第一個演出, 我非常希望認識我們的人都來看吧!

Doris: 這個故事無論是男還是女, 單身或已婚, 正在尋找夢想的, 他們看過後都會有自己的共鳴, 有所感觸。

天經: 請買票! 已買票的就請買另一個cast的票。

Phoebe: 如果你想感受不同年齡層的演繹和愛情觀上的不同, 就要看我們不同cast各一次吧。

導演: 除了在戲的宣傳或結構上的解說, 其實我也在這劇裡追求着藝術方面。這劇有趣的地方是, 無論是編劇或舞台方面我們都選了一個比較簡略的形式, 希望最觸動觀眾的, 除了是演員的演繹外, 就是音樂的重要性。Phoebus這次為我們重新編曲, 音樂跟演員是一種互動的關係, 好大可能不同場次的音樂都會不同, 因為我們會根據演員演繹的節奏或當時的環境, Phoebus會有即場的調動。加上演員的「靚聲底」, 相信這已經是這個劇與眾不同的地方。

Vicki

《2月14》Timable門票 優惠加推
http://www.timable.com/event/46369


Timable特約記者: Cyder
編輯/攝影: 黑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