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公共藝術

author: Timable, 27 Aug 2014 (Wed) 7:30pm


公共藝術 (Public Art),根據維基百科(不是維基解密或王維基),通常是指以任何媒體創作,且置放或附加於公共空間的藝術作品。例如人行道上的銅像,或是公園裡的紀念碑。公共藝術也可包括公共空間裡的各種藝術表現,例如建築物;甚或是可以使用的物品與設施,如桌椅和路燈。去年一隻大黃鴨襲港,大家蜂擁拍照之餘,也引來大家思索甚麼是公共藝術。隨之而來「公共藝術」越來越多,是真心藝術還是抽水藝術?

香港的社交媒體(Social Media)

先不談公共藝術,談談社交媒體(Social Media)。近來冰桶熱,不少人首次粉墨登場對鏡頭說話,Post到面書自淋冰水再挑別人機。這可是自有面書以來,讚好與分享貼文/圖以外,最大的實質動員。冰冰相報何時了,動員背後,多少人對此活動及該疾病有真正了解?世界有那麼多的疾病,為何偏偏對此病突然如此關心?此病突然之間比伊波拉的疫情重要嗎?當然,有病者受惠絕對是好事,也不應猜疑「行善者」的動機,然而,這種一窩蜂的心理及現象,竟可解釋越來越多的「公共藝術」。


公共藝術與社交媒體

自有了面書及Instagram等社交媒體,逛街要拍照上載已是常識,上載的次數可能比上廁所的多。那麼有甚麼題材可拍呢?情侶、食物等少不了,但看得多也會悶,讚好數目減少得找新題材才能維持朋友間的人氣。公共藝術便是一大好題材,一來這不是恆心如維港海景,過了一段時間便會消失,要趁機「留倩影」。二來於凡事講求速度的香港可作比拚,誰先拍照誰較「潮」,君不見冷桶玩了一星期後大家已經懶得再看了嗎?


公共藝術與商業

正因為人人在鬥快貼圖,俗稱「洗版」,是商家「免費」宣傳的大好機會。在各位及各大傳媒落力洗版下,去年大黃鴨展出的一個月內,官方指有8百萬人次參觀,足足一整個香港的人口都到過了「朝聖」,先不計為商場帶來的收益,單是公共交通的週邊利益已十分可觀。再者,商場需要人流才值租,8百萬人次可是一些二三線商場多少年也做不到的數字。一個公共藝術展造出如此驕人的成績,其他商場又怎會不跟隨。一個接一個的大型雕塑,卡通人物、經典動漫、潮流插畫,一一湧現,總之要大,要洗版。

其實早在黃鴨之前,同一商場已舉辦過「100隻叮噹」展,(對,以筆者的年紀是不會叫他做多啦A夢的。)當時已見公共藝術展覽之掘起。隨著這兩年來的演化,現在的公共藝術展有著三個要素:多、大、潮。


:如100隻叮噹、1600隻熊貓、100隻大象等
數量多,有氣勢而又選擇多,總有一隻合心水,洗版機會高了,逗留時間也長了。

:如黃鴨、高達、吹氣乳豬(西九)等
體積大,由遠處已可見,夠宏偉,人人舉機拍照容易,基本上也一定會洗版。

:如Line角色、變形金剛、Hello Kitty等
大眾流行,多人喜歡,有電影/動漫/產品配合,不用解釋,粉絲自動朝聖,傳媒自動報導。

非主流公共藝術

以上所說的都是主流的公共藝術,非主流的大概是「一般人」較少會有興趣接觸。就如舉辦大黃鴨展的那個商場,早前亦有舉辦過大型的韓國藝術家的大型雕塑展,其體積及高度跟那些變形金剛略同,然而其迴響卻差天共地,就算市民駐足欣賞,偶爾拍拍照,也少有進一步了解藝術品之背景及含意。當然,公共藝術不講求深奧,大黃鴨也不就是想看者會心微笑一下便夠,但同時也不應該當作純粹一件裝飾品罷了。藝術家花盡心血做出藝術品,作為有份觀賞者也應該用心領略一下,得著的可以是一個會心微笑,一個領悟,一個對孩子的啟發,甚至只是一會兒的思考,這也是公共藝術的精神。


其實在香港公共藝術的興盛時代,大家要接觸是易如反掌,當然有了Timable就更易找得到。作為觀眾,希望大家可以不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主流的公共藝術上。例如之前在本港各公園放置了本地藝術家/學生作品的藝綻公園展覽這類非主流的,都是大家容易接觸到,又不需要一窩蜂的好東西。而主辦方在一輪鬥多鬥大鬥潮的競爭後,亦期望可以重新檢視其公共藝術的方針,如較早之前展出的大型太極熊貓,找來青年藝術家製作,象徵科技發展和生態平衡和諧合一,有意思但同時又能吸引眼球,一舉兩得。公共藝術搞得適宜就是公共藝術,否則便成了公共Issue(跟「藝術」的國語發音相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