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直男最怕的卓韻芝又開棟篤笑了! 這次Timable為你帶來與卓韻芝最直接的對話。女粉絲, 快快閱讀下文得到這次棟篤笑的最新消息。男士們, 也要看看以下的訪問, 多了解為何這麼多女生會擁戴這名comedian吧。

G: 卓韻芝
T: Timable


T: 這次棟篤笑的主題會與上次的棟篤笑有甚麼不同?
G: 上次的是偏向個人經歷, 從我讀書到回來香港的一些個人奇遇, 像分享一個故事;這次會講及城中一些”Dislike”現象, 會比較多講女性在城市裡的艱難事, 分析角度與現場氣氛都會非常不同。話題就詢眾要求, 一定會加一些與我婆婆有關的, 另外也會多講有關男女的話題, 像現今最Dislike的男生行為、一些有外遇的人如何用創意來保守秘密、或女生在被甩後怎樣求存等。

T: 在blog裡在說新show的稿好變態, 非常好奇, 如何變態?
G: 今次最變態的是我沒有任何的枷鎖, 我覺得我想講的便會講。我覺得作為女性Comedian應有一點使命感, 我會想幹一些暫時香港棟篤笑文化還未有的東西。我覺得女性應正面地面對性或宣洩我們(女性)最憎男性的某些行為, 所以這兩方面都會是我這次棟篤笑的話題之一。抱歉現在我不能透露太多題目內容, 但每一次我寫完一句話後覺得不夠坦白的話, 我會把那句話改得更坦白。其實越是坦白, 就越變態。我會把人們心中的仇恨都用最坦白、即最變態的方法去表達。不過這個show變態得來也非常好笑的。我早前預演給我的朋友看, 有一個笑到橫膈膜抽筋, 一個則笑到把鞋子踢花了! 不過最重要的是, 大家都笑得很開心!

T: 可否介紹一下poster的構思?
G: 這次很高興能第一次與stylist Sean K 合作。Sean K曾和香港很多很重要的廣告或電影合作, 在構思poster的時我們都有詢問他的意見。他對「dislike」和「罪該萬死」的感覺, 就是被打或像在spotlight下的監犯;於是這就成了我們構思的起點。其實我們每次拍poster都有不同的難度, 上一次是倒掉, 這次是跳高跌下。拍照後我的腳不但全瘀掉, 筋骨也痛得連牛仔褲也穿不下! 真的是非常變態!


T: 會有甚麼嘉賓嗎?
G: 這個我未確定, 也有可能不會請嘉賓, 但我可能會走下台去找觀眾聊天。因為每次表演也會有很多我認識的朋友來看, 我很清楚他們坐在哪裡, 反而他們不知道我會走到哪兒, 那我就突然走到台下找他們, 讓他們防不勝防!

T: 聽聞你曾到蘭桂坊派傳單。別人收到傳單時的反應是怎樣?
G: 我最初以為大家會很嫌避, 但原來大家看到我在派傳單會非常好奇, 還希望我們去訪問他們。當日我們到達時已經有一個男生不斷望着我們, 我們沒有理會他就去逛了一圈, 中途竟然又見到他。我們便跟他說:「你自己走過來做訪問吧! 」結果他真的走過來, 還扮到好像滿不在乎受訪問般的樣子。其實現在的人都很「玩得」, 當我們邀請別人做訪問, 他們都非常願意面對鏡頭及說自己的個人經歷, 甚至批評別人。香港人常被形容為「保守」, 但我覺得香港人已經進化了。我有時看大家Facebook的status, 很多人都不會特別避忌敏感話題或字眼, 這也許就是新一代的精神。


T: 你的支持者是否絕大部分都是女生?
G: 這個挺明顯的, 我的粉絲主要都是女仔或gay仔, 直男通常也很怕我。我真的覺得所有負面聲音都來自直男, 但其實我很友善的, 不用這麼怕我呢。另外就是普遍直男在我面前都不願意表達自己。我常常在想, 如果真的有這麼多人不喜歡我, 為何我在街上卻沒有人向我表示這“dislike”的感覺呢? 後來終於遇到一個難得肯承認不喜歡我的直男, 原因竟是因為他的女神把我視為女神! 證明男女真的要有待溝通。

T: 覺不覺得香港普遍的男生接受不了比較真情流露的女人或女人的真面目?
G: 我真的覺得香港的男生全部都被人騙了。他們通常都是認識了一個好像很斯文的女生, 一開始拍拖女的就變成監獄獄長。我自己是偏向打從一開始就讓人知道我的真性情的女生。我常常說, 去蒲不要化妝;你用最素顏的樣子作為開始, 然後突然一天化妝, 對方就會覺得你很漂亮。一開始就花得很漂亮, 第二天就變成「羅蘭」般的樣子, 對方會很失望。所以應先以「羅蘭」樣子視人, 之後才變得漂亮, 那男生才會接受到你的真面目。但是, 我相信當男生真的喜歡你的時候, 慢慢地便不再理會你的樣貌, 反而是實際點, 寧願你化妝快一點可以快點出門口 。

T: 我很喜歡看你的蘋果專欄《我坦白你會驚》呢! 名字怎麼來的?
G: 其實我覺得這個專欄的名稱很變態。當時我覺得這句話好「離譜」, 「離譜」得很適合我的專欄, 所以就採用了這句話, 但這根本不是一個名字, 我是在顛覆不同的東西去做一些創新的事情。


T: 你認為香港的女生辛苦嗎? 好像做事或樣貌稍有差池變會被人負面標籤。
G: 我覺得男女有各自的包袱。世俗的眼光中, 女生的關鍵是外貌, 男生的是事業。男生建立不到自己的事業也會有很大的壓力, 我明白他們的苦況, 所以我不會認為香港的女生特別辛苦。不過我覺得女生天生是較靈活, 我們能隨時準備變形, 穿高跟鞋這一例就能說明女生有很強的忍耐力和靈活度去變形, 高跟鞋根本就是要讓我們的脊骨變形的東西。我想這個時代的女生就是達到這隨時隨地變的境界, 緣分來到便接受、「變」, 像是嫁到外國去, 很多女生也不會介意。所以變相來說, 女生反而有更多的選擇, 心胸也比較開放。反而男生會想「我沒有錢呀怎樣去溝女呀」就這樣便局限了自己在香港。

T: 這次棟篤笑會有周邊商品買嗎?
G: 有呀! 這次我們將會有數件商品出售, 包括「like」或「dislike」兩款Tee, 兩款非常有趣好玩的電筒-照出來有一個「死」字或我的頭像, 還有一個紮頭髮用的產品, 希望大家可以有一個非常開心及party的感覺。

T: 為何要畫你眼上的兩點?
G: 為何不可以有兩點呢? ! 其實我真的沒有考慮這麼多問題和原因, 就是最初點了兩點後感覺良好, 於是第二天便繼續點, 結果一點就點了幾年。我覺得我們應該把自己的臉當成畫紙, 嘗試不同有趣的畫法, 不要只化最基本沈悶的妝。人只可活一次, 為何不有趣一點地過呢?

「dislike」Tee $200

卓韻芝罪該萬死One Night Stand 在Timable的事件: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44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