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上一次訪問風車草劇場,是寫CRAVE。事隔半年,又經歷了幾個舞台劇的他們,這次聊起BENT屈獄情,眼中看到的,是閃閃發亮的自信。曾經是梁祖堯的畢業作,多年後,重新演繹同一個角色,問到為什麼選這個時間演,梁祖堯說:「因為現在的我是36歲,演一個36歲的角色,剛剛好。」最近同志話題鬧得沸沸揚揚,當大眾開始關注和思考這個議題時,聽見BENT舞台劇要上演了,真的是剛剛好。湯駿業: 「其實我們不是單單要提出同志議題,更進一步想提醒大家的是:愛,是不應該局限於性別年齡種族等等的東西。愛一個人並沒有錯。其實不曉得為什麼這身為人應有的權利,是需要提醒的。」

T: Timable
祖: 梁祖堯
湯: 湯駿業

T: 這個劇本對你們的意義是...?

祖: 當年這個劇是我的畢業作,那時我被選中做主角,覺得很開心,也要更加努力去表現自己,讓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演出,好為未來的自己舖路。但當時等了好久,導師也是現在的導演,遲遲都不開始排戲,我們全部男生每次都是一起去分享各自為這個故事做的功課。然而我們每找到一個資料,對這件事有更深的認識之後,便發現以前我們找的都是客觀的資料,但這次我們找到的是「人的感受」。這些細微的東西,讓我們覺得實體距離很遠的東西,於感情上,其實我們扣得很緊,所以每一次的分享,我們的眼淚都不自覺的不斷流下來。事隔12年來重新演譯,我希望能把整個故事和訊息透徹的呈現在觀眾面前。我相信大家一定會喜歡這個劇,因為當這個劇能感動到我的話,也一定會感動到大家。

湯: 這次演的角色和之前演過的不一樣,所以是一個挑戰自己的機會。我在戲裡其中一句對白是「你在這裡連愛的權利都沒有」。如果現在這個社會裡,你去愛一個人,或者自己去選擇怎樣生存的方式的話,其實是一個大倒退來的。我希望用這個舞台劇去分享「要珍惜愛一個人的權利」。愛一個人是應該不分種族,顏色和性別,我們應該學會怎樣去珍惜可以去愛的空間和機會。


T: 關於這個劇本你感受最深的是?

祖: 這些故事的源頭其實始於一個人的想法, 那個人就是希特拉。他小時候應該也不會想到他長大後是這樣的人。我覺得如果我們好好做好此劇,不但可以為當時集中營死亡的人出一口氣,而且我們還希望看完這個劇的人去思考該怎樣對待身邊的每一個生命,那也許下一個希特拉就不會出現。

T: 有別於其他舞台劇,這個劇最突破的地方是什麼?
祖: 劇本裡有一幕很大膽的寫對於性的描述。儘管他寫的是兩個人在集中營搬運石頭的過程中情不自禁地用眼神和語言去做愛,但重點不在於他們做愛這件事,而是他們竟然可以在德軍面前,在集中營裡表達對對方的愛意,這是一個更深層次的愛,也是在戲劇史裡面很經典的一場戲。

T: 這個劇本在這個時代的社會有什麼連結?

祖: 在這10年來遊行文化漸漸發酵,大家都開始學習怎麼為自己發聲。同性戀無疑在這個劇是一個戲碼,但重點的訊息是自我認同和人和人之間要怎麼尊重對方。

湯: 於我來說這個課題是學習如何去愛,是一個終生學習的課題。這個社會變得愈來愈政治化, 原因是這個環境比起之前是變差了, 生活的條件被改變了, 比如說我們被樓市壓得喘不過氣,完全沒有前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把賺來的錢去好好生活。以前是只要你肯努力就會有好的回報,但現在是就算你已經很努力,也不一定得到兩餐溫飽,當我們被打壓到某個程度時,我們就得出作反抗。在劇中的環境是在希特拉的統治下,你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因為在那個時候,他們可以隨時剝奪你的權利。以前我們都習慣了自由的空氣,但近年很多意識形態好像都不自覺的被拿走被控制了。


T: 納粹時期面對死亡的罪,還有無形的精神上的「罪」,你覺得哪一個比較可怕?

祖: 我覺得在精神的壓逼比肉體上的壓逼恐佈。不過只要你站得穩,堅持你相信的東西時,你不願意的話,是不可能有人能改變了你,就算殺死你的肉體,也殺不了你的精神。但其實沒有了肉體的壓逼大家也不會正視自己,因為覺得還沒「埋到身」,還沒看到這種白色恐佈。至於精神上恐佈的地方是你慢慢被改變了也不曉得,到最後你要反抗的時候已經沒力了。

湯: 我覺得兩個都可怕,因為當你察覺到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其實我們應該一感覺到有不對就要發聲維護自已的權益,我沒想過這個情形會出現,也不希望他會出現,無論如何也不能妥協,無論試多少次,都要反抗。

T: 這一次找來張敬軒做特別演出,為什麼會選他而他在這個劇擔任什麼角色?

祖+湯: 其實這個角色只會出現一場,他在裡面飾演一個易服的藝人,他出場唱的歌是這個劇的轉折點,象徵他們的世界已經變了。因為之前有和軒仔合作過,累積了默契而他唱歌很好聽。種種的要求他都符合了,之後他聽完故事的脈絡之後也一口答應,所以就造成這一次的合作。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問,這個社會怎麼了,為什麼那麼多東西需要我們用力去爭取才能得到,明明那就是我們本來應該享有的東西啊。但現在問題就在我們面前,這一代的我們就需要去發聲,保護每一道防線和我們自由的空氣。我相信大家看完這個舞台劇之後,更可以體驗到海報寫的這一句「只會讓更多罪名埋沒愛」。

Timable特約記者: ahfa
攝影: 黑莓


《屈獄情 BENT》 風車草劇團 on Timable:
http://www.timable.com/event/75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