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Apr ‑ 18 May 2019 (every Tue to Sat) 11am ‑ 7pm (8 hours)
香港皇后大道中80號10樓
free
contributed by


當代唐⼈藝術中⼼將榮幸地呈現中國當代藝術家秦琦於香港的⾸場個展。此次個展由知名策展人崔燦燦策劃,將展出藝術家以異域風情和殖民地為題材的最新作品。


《夜來香》發行於上世紀40年代,因被認為是麻醉敵占區民眾的歌曲,曾歸為“靡靡之音”。該曲廣泛流行,先後有近百個的版本,有許多歌手翻唱。夜來香也是一種植物,生長在中國東南部,亞洲熱帶和南美,花味芬芳,尤以夜間更盛,在記載中有著濃郁的神秘色彩和異域風情。

2017年開始,異域風情和殖民地色彩的繪畫題材成為秦琦的顯著特徵,他的創作進入了一個全新的語境。在此之前,秦琦經過五年的語言磨礪和觀念探尋,對穩定風格的破除,對自我趣味的解放,藝術史中的各種語彙和風格為他所用,激勵著下一個全新的可能。 “可能”只是階段性的,他必須時刻保持著情景和題材的大幅度轉換,鉅作與小幅的時空差異,以及畫面中的新鮮,粗糲的筆觸和廣闊的雄心,以期待一場場“意外”的到來。


浪漫主義成為展覽的特有語調,恢弘的歷史場景,風雲突變的自然,映照著人類征服的足跡。奇異和神秘的遙遠世界,殖民或是新大陸歷史中的古老故事,在秦琦的筆下極具視覺張力般的再次演繹。秦琦重建了自我與藝術史中的風格、圖像的關係,在這個關係中,我們可以通過似曾相識的經驗窺視到,浪漫主義的主觀情感,古典主義的歷史氛圍,裝飾主義的視覺趣味,秦琦在其中自由穿梭,隨心運用,亦如作品《捕鯨者》中的人物,小船沉浮於激情之海,雄壯的手臂,不停的揮舞,他們既需要在波濤中駕驅木船,又要用手中的魚叉精準的捕捉獵物。

洞察到作品中的歷史資源或是主觀情感,並不能解釋藝術家最為核心的工作,通過再繪畫的方式對故事和場景的借用和全新編輯。無論是何種故事的情形,秦琦都會有意的塑造一種陌生感或是距離感,怪異的造型,笨拙而又幽默,他中止了古典故事順暢感和傳統美學。粗曠的筆觸下,一些從不相關的事與物,出現在同一畫面中,它們在秦琦的作品中既打破了過去的完整性,又獲得了全新的聯想關係和象徵性。


亦如沙漠星空下穿著阿拉伯服裝的馬雲,遙遠的波斯駝隊與如今阿里巴巴的貿易;《斜陽》中眺望遠方的行者,化成一棵播下根莖的樹木,遠行與紮根互為悖論,背後的兩顆蘑菇讓幽默油然而生。在秦琦的一系列實踐中,風格串聯風格,故事包含故事,語言再造語言。然而,將這些紛雜的元素匯集在一起,我們才能發現藝術家近兩年的獨特軌跡,對風格的自由運用和情節再造,語言的雜糅,既是形成風格的途徑,也是作為風格自身存在。過程既是目的,每一段遠行的旅途,都有各自獨立的意義。


秦琦有著強烈的異域風情和殖民地題材的繪畫作品,即將在一座有雙重殖民歷史的城市展出。在藝術史中,它無意間觸碰了現代主義早期最為重要的隱秘線索,對非洲大陸文化和海洋文化的借用,殖民浪潮對於早期現代主義風格的形成所起到的重要的作用。而在現實之中,秦琦的作品,夜來香的歌曲,或是香港的歷史和此刻,混為一體。這座城市曾經作為“異域”所帶來的深刻作用和意義,如今的處境,亦如這個展覽的名字一般,流行廣泛,靡靡之音,卻又在夜晚顯得如此撲朔迷離,結果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