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Apr ‑ 8 May 2019 (except Mon) 1 ‑ 8pm (7 hours)
油麻地上海街404號
free
contributed by


油麻地各社區群體群眾一展!大家來聚來玩!
開幕時間 25/4 6pm

「從這裏到這裏-----消失與流轉再生之間的社群」

這裏所說的社群,由為尊嚴和美而活著的人組成。

當然是困難的,尊嚴地活著。我們知道僅是活著已經不輕易,美更被放到一個被庸俗色彩埋葬的角落。

困難在什麼地方?群聚需要空間。如何攫取?如何生息?有人用尋求資助的形式、有人用盡有限的家財、有人以戰養戰,有人朝行晚拆,都打定主意活在視尊嚴和美如糞土的目光之外。

「睇你捱得幾耐。」惡意者一臉不屑。「太理想了,你們,太多這樣的組合經營都是曇花一現。」同情者說。甚至踐行者有時也會在想法上捉襟見肘,用「做得幾多得幾多,走得多遠就多遠」來互相安慰和鼓勵。

尊嚴和美是活著的,活著就是四維。伸手可及,踏足遠行,都可以是踐行者的空間。從油麻地到上環,從深水埗到香港仔,從離島到屯門,都是「這裏」。資助會停竭,有限的家財會用盡,生活的確有養不起的現實的一面 ,朝行晚拆會叫人感到疲累,就停下來罷,然後看看,曾經「這裏」的人和事,如何烘焙出生活的溫度。

當一個實體組織上的社群消失,毋庸惆悵。曾經在這裏的人或者已經在流轉,渙發起另一個這裏,在另一個地方,跟不同的人,以不同形式,因著那已然燃亮了的溫度。

年青的時候,一個兄長般的朋友、同志曾經跟我說:革命明天就嚟啦!我信以為真。幾十年過去,我曾經以為佢揾我笨,有時就用這句話調侃他。後來他以當年同樣激昂的口吻說:革命已經嚟咗啦。真是當頭棒喝,對呀,雖然社會上的惡仍是無比霸道,但培育著尊嚴和美的群聚也在生息。我因而覺得踐行者心裏自然生出這樣的信念:革命是一種溫度。

這個展覽裏提及的社群,有已經空靈出世,有將要完結,有仍在快活又辛勤地在街道上呼朋喚友,大家就看看它們怎樣從這裏到這裏。

雄仔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