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May ‑ 23 Jun 2019 (except Mon) noon ‑ 8pm (8 hours)
香港中環歌賦街41號
free
contributed by


Vladimir Veličković 是一位擁有傑出資歷的藝術家。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一直在敘述性具象藝術運動中發揮著主導作用。而Vladimir Veličković 目前為法蘭西學術院和塞爾維亞科學與藝術學院的成員。

Vladimir Veličković 的創作靈感來源於他對佛蘭德原生藝術家的素描、繪畫和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拜占庭帝國圖標。他向我們展示了對藝術研究實踐永不妥協的態度,通過理解藝術家50多年的創作歷程和戰爭創傷,我們可以理解到個人行動的重要性。


當觀眾看到作品中鳥兒的黑色剪影和裸露的撕裂身體,將被迫沈浸在平滑的風景中,並享受著一份有距離的平靜,以協助他們避免即將來臨的暴力沖突。

這個展覽名為「 гавран 」,塞爾維亞語意指渡鴉。展覽通過展示一系列藝術家的作品來帶出記憶的重要性。 記憶在體驗的過程中是至關重要的。它是一項保留、理解和處理信息的行為。更重要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記憶甚至會影響我們日後的行動。


面對畫面中到處飛行和搜索的渡鴉,Vladimir Veličković 邀請我們在歷史上質疑人性。藝術家展示出暴力和現實的不可能性,人類使暴行發生,而結果我們要面對的是令人想要逃避的悲痛。

在藝術家和集體意識的心目中,渡鴉是一種食腐動物,牠們為求生存不擇手段。通過描繪混亂中的渡鴉與短嘴鳥的關係和被毀壞的場景,旨在令觀者處於一種活躍的情緒狀態。在這個世界中關於暴力和挑釁的強烈對話,突顯出人性與人類行為所引申的永恒悲劇。


總括來說,根據渡鴉的正反面形象來作分析,牠象徵著一個決定生活在更高層面上而自願被孤立的人。他們試圖擺脫痛苦以面對現實,從而迎來應得的平靜。

儘管在塞爾維亞史詩中,有幾個傳統的故事提及到渡鴉是血腥戰爭以後出現的使者。渡鴉的出現不僅在原始的概念中象徵著死亡的預兆;與此相反,渡鴉被賦予了極大的智慧,它就像見證者和演員一樣,消除所有的驚慌,安撫那些被詛咒的靈魂。縱觀歷史, 在許多文化中,如北歐、中國和日本,渡鴉體現了一種樂觀的願景,牠分別飾演著信使和守護者。從北歐到亞洲北部和遠東,渡鴉代表著孝順和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