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Nov ‑ 8 Dec 2019 (every Sun, Wed to Sat) 11am ‑ 6pm (7 hours)
香港太平山磅巷28號
free
contributed by


原來,那時候還不算是真正的黑暗。


沒有規管、沒有法律,在英國、中國和香港政府完全忽視的「三不管」狀態下,九龍城寨以自己的規律存活了近五十年,在全盛時期更是三萬五千位居民的安身之所,那是一段令人難以置信的歷史。
加拿大攝影師Greg Girard以「Cities of Darkness」形容這個地方——它就像一個光照不到的角落,在大部分外來人眼中,裡面只有無盡的罪惡與黑暗。Greg與建築師Ian Lambot在1987年至1992年間每月走進這個令人膽戰心驚的城寨,親身了解紀錄,才發現牆內的世界並不如外界所想般可怖。


「儘管城寨有其令人畏怯的缺點,但當中的建造者和居民卻成功創造出,就連現代建築師利用大量資金和專業知識都未必能夠擁有的東西:這座城市並非一座『有組織的巨型建築』,沒有已固定的生活基準賦予居⺠,而是因應用戶不斷變化的需求,從供水到宗教的各類需求逐步滿足,還營造出屬於這個單一巨大體的溫度和親密度……」


裡面雖然沒有法規,但由人作主;沒有基建,但有居民自發;沒有政權干予,卻人人自我保衛。那裡不是烏托邦,但它從沒有掩飾其污穢醜陋,儘管聲名狼籍,但它的存在,卻為一群無法活在主流社會的人留下了立足之地,容許他們以自己的模式存活。
拆掉城寨,填上縫隙,從此所有人都要活在陽光底下,但城市的黑暗面,卻彷彿鑽到了光明處,如影子一般躲在每一個人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