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地點

費用免費
提供

【明報專訊】香港人怕悶,常常想用不同的活動填滿空閒時間。另一方面,香港每星期亦有相當多的文化、娛樂、節日活動,單是各區大小商場和表演場地的活動,就難以盡錄,一般人有時難免會錯過。有創業者就想出,用一個網站來盡量收錄所有活動,並讓用戶自由設定一段日期來搜尋。經過幾年耕耘終於實現盈利,又推出了手機App,並計劃將這商業模式複製至其他城市。

Timable Limited共同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高立基表示,他大學畢業後,本來一直在物流業工作,並未有特別想到創業。創辦Timable,是緣於有一次,他和中學同學阮文朗說起,香港有這麼多文化、娛樂、節日活動,包括商場活動、演唱會、舞台劇、興趣班等,為何沒有一個網站綜合列出所有活動的時間和地點,以方便消費者?

「我很記得,當我讀中學時,張學友的音樂劇《雪狼湖》做完了,我才知道。」他回憶說。他認為,任何主辦活動的機構都會有宣傳預算限制。另一方面,亦不是所有消費者都那麼留意各種資訊,追得那麼貼。再者,搜尋引擎亦沒有讓用戶按日期來搜尋活動的功能。當IT顧問的阮文朗聽後大有同感。於是,兩人便在2010年7月創辦Timable,推出其網站。初期兩人只是在家中用業餘時間來打理Timable,連辦公室也沒有。阮文朗負責IT方面的工作;而高立基則負責搜尋和核實活動,嘗試接一些廣告等。

勤做SEO 累積慣性收視

不料,這樣玩票性質、業餘經營的網站,在2012年吸引了雅虎香港注意,邀請他們合作。原來雅虎香港正是看中這網站可以讓用戶設定一段日期及時間來搜尋活動。初時,雙方的構思是在雅虎香港的首頁增設一個活動欄目,以顯示幾個熱門活動,當用戶點擊下去時,就可以看到更多活動。當然,這些活動資訊全部是轉載自Timable。

兩人見業餘經營的Timable也獲得雅虎香港垂青,便辭掉工作全力經營Timable,在觀塘租工廈單位做辦公室。但可惜,因雅虎集團內部有不同意見,最終的合作形式和原本構思有別。雅虎香港最終只是在一個不太起眼的內頁轉載Timable收錄的活動資訊。高立基表示,雙方合作了一年餘才終止,但這對於引入人流到Timable網站,幫助並不明顯。

反而,透過日積月累為不同的活動關鍵字(如演唱會等)作搜尋引擎優化(SEO),Timable的網站自行引入了較多人流,漸漸累積到慣性收視。2012年和2013年,Timable分別推出iOS和Android版本的手機App,以方便手機用戶瀏覽,並開始增聘小量人手。2014年底,Timable吸引了本地主要手機App開發商之一的Green Tomato入股,這次真的產生協同作用,對其業務有顯著幫助。

Green Tomato入股 發揮協同作用

高立基解釋,Green Tomato入股之後,該公司除了將辦公地方遷入後者的辦公室之內,還可以共享其他資源。例如,該公司本身的IT開發人手有限,但Green Tomato的員工卻過百人,可以協助該公司解決某些技術問題,或者應用最新的技術。

此外,Timable本身是小公司,要說服一些大品牌落廣告,有相當困難。而Green Tomato旗下有一間網上廣告代理商Hotmob,已經營了多年。後者一直為多個入門網站代理廣告業務,累積了不少廣告商客戶。於是,Timable就索性讓Hotmob當其獨家廣告代理商。這不但令吸納廣告容易得多,Timable亦可以省下一些人手,專心從事內容、市場推廣或構思新業務等其他工作。

拓報名售票服務 收入大增

2016年初,Timable新增了直接報名參加活動和付款購買入場券等功能,成功開拓了一項新收入。現時在Timable可找到逾150個興趣班、工作坊和短期課程,包括烹飪、編織、插花、西洋書法、皮革製作、木工等。此外,某些展覽會、小型演唱會、Talk Show、舞台劇等也會透過Timable來售票。高立基表示,公司代為處理報名和收費工作,一般收取10%至15%佣金。若活動免費入場,公司會根據最多可以容納人數,和主辦機構商議一個固定收費。他聲言,這佣金不算太高,因為像展覽會、演唱會、Talk Show、舞台劇等較多人參加的活動,該公司需要派出兩三名員工到現場,為入場觀眾嘟QR Code或換領實體入場券。

現時,廣告大約佔公司八成營業額,報課程和售票大約佔兩成。換言之,在廣告業務的增長之外,這一年餘,Timable憑報課程和售票的新業務,已令營業額額外增長四分一。現時Timable網站和手機App每月有逾60萬個用戶(Unique Visitors),且仍在增加。因此,廣告費亦可略為調高,來自廣告的收入今年仍有低雙位數增長,而報課程和售票收入則至少有幾成增長。


進軍其他城市 開拓增長潛力

高立基表示,Timable未來的增長潛力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向外擴張,將香港的模式複製至其他城市。因為Timable已經有現成的網站和手機App設計,只需更換內容和圖像等,就可以在另一個城市開業,毋須再進行程式開發工作。

該公司最近已在台北開設分公司,推出了台灣版的Timable,暫時收錄的活動七成來自台北。由於開業時間尚短,暫時還未有什麼廣告收入,亦未需要分拆成多個城市的版本。此外,該公司亦和一名澳洲籍華人合作,授權後者使用其網站和手機App設計,推出墨爾本版的Timable,專攻當地的數十萬華人。

盼本地售票市場更開放

他認為,華人比例較高的地區,如新加坡、吉隆坡等,都是較易開拓的市場。因為這些市場的文化和香港相近,而且Green Tomato早已在幾個東南亞國家建立了關係網,可以提供支援。但長遠來說,他亦希望Timable能夠打入非華人市場。

至於另一個增長潛力,則是在售票方面。高立基表示,該公司也曾為個別大型活動處理票務。例如,今年2月在PMQ舉行的日本漫畫家伊藤潤二的作品展,該公司就是兩家指定售票商之一(另一家為Ticketflap)。最終,該公司就賣出了數千張門票。但整體來說,該公司能接到的售票生意,大多是入場者在數百人以內、在較小場地舉辦的娛樂活動。這是因為,香港最重要的兩三個表演場地都要求,在那裏舉辦演唱會的機構必須透過某家售票機構來獨家售票。高立基認為,這是某種壟斷或霸權。「為什麼不可以讓主辦機構自行選擇和那家售票機構合作,或者同時與多家售票機構合作?」
另外,他指出,某些大型演唱會的贊助商居然認購了大約8成的門票,只餘下大約2成的門票作公開發售。在歐美或台灣,這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假如這兩大問題能夠改善,Timable的售票收入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以用戶體驗為先 曾推掉廣告

高立基和阮文朗在2010年7月業餘創辦Timable之後,初期因為廣告收入有限,兩人一直沒有從公司支薪。要到2012年全身投入經營Timable,廣告收入顯著上升後,兩人才開始領取數千元月薪,之後再逐漸加薪。

「但當請多一名員工,每個月要用多2萬元時,公司又從有盈利變回收支平衡。」他笑說。當然,Timable現時的盈利已增長了不少。現時該公司在香港有9人,在台灣則有2人。

高立基表示,用戶在Timable設定一段日期後,那些活動的排列次序會根據多個原則來綜合計算。例如,有付廣告費的活動,快將結束的活動,或那些活動和用戶過往參加過的活動同類者,其排名都會較前。

高立基做生意亦有其原則,並不是完全向錢看。現時Timable上的廣告大約七成是活動類的,約三成是非活動類的,後者包括:銀行、美容、脫毛等。他表示,如果他願意的話,其實可以接更多的脫毛廣告。

不過他認為,既然用戶上Timable是為了找活動玩,那麼廣告亦應該大部分來自活動。所以,有時他會推卻一些非活動類的廣告,以免其比例過高,影響用戶體驗。此外,他亦強調,即使有些演唱會等大型活動是由其他公司售票,Timable亦會收錄。

[新經濟新天地]
明報記者 薛偉傑



回頁頂
關於    歷史    聯絡    iOS, Android    條款    活動籌辦    伙伴    版權所有 © Timable Limited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