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7日 ‑ 12月22日 (逢星期五,六) 上午11時 ‑ 下午7時 (8小時)
2017年11月20日 ‑ 12月21日 (逢星期一至四) 中午 ‑ 下午7時 (7小時)
香港上環荷李活道186號1H舖
免費
提供


存在是甚麼意義?
常聽人說要活在當下,因為存在本來就是只有於當下,一剎那前尚未發生,一剎那後已成陳跡,因此一切也只有在當下,你的一生不過幾十年,再強大的國家,甚至人類的文明,也離不開產生及滅亡的交替循環,大家能把握的,也只有當前的一刻吧了。


看松村淳的作品,美麗細緻,彷彿以流利滑溜的外型,卻又似是含苞待放的花朵,又似是風吹流動的模樣,是這位80後的陶藝家從他的角度探索陶瓷的奧秘。



「世界充滿了怨恨和不快。日本經濟已進入成熟期,娛樂產業卻能走出來,但那些科幻故事經常設定在不久將來的英雄敘事也變成了末世論故事。到訪美國,離開日本後,我反覺得我是非常日本人。觸摸及燒製陶土等外在行為,使物體變形或轉型,也使我感覺到一種日本的身份認同感,經歷過這過程的陶土似乎是一種更能適應環境而很難看的生物體。」

「陶瓷算是人類創造的第一種合成物。儘管使用比人類更穩定的基本材料來創造物體,但這種人造物仍然是很脆弱的。人類歷史、社會及社會秩序都很脆弱。不過,在事物崩潰前的一瞬就是一個暫時的現象,實際上是在所有物質週期中發生的,而且它的看法也是一個暫時的現象。接受或拒絕不確定脆弱性的感知反應,也成為下一個物質循環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