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3日 ‑ 20日 (每日) 上午11時 ‑ 下午7時 (8小時)
深水埗大南街198號
免費
提供


| 藝術家論述 |

兒時看寇比力克的《閃靈》,故然對那對孖妹出現於走廊盡頭的畫面念念不忘,然而積尼高遜最後於雪地凍僵的模樣亦一直於腦中揮之不去。正因對死亡的陌生,看電影的時候總是特別愛留意那些死亡畫面,阿Q一點的想法,算是間接又舒服地正視死亡。

台灣導演楊德昌的作品《一一》有這樣一句對白:電影發明以後,人類的生命比起以前至少延長了三倍。

電影發明以前,我們對死亡的體驗和理解可能只能通過葬禮和自身生命走到盡頭的一天。電影發明以後,我們的生命不單延長了至少三倍,我們對死亡的體驗和觀察亦延長了不知多少倍 — 像雪地凍僵這些畫面,且不說其死法,就算是雪地風景,也是到好幾年前出國旅遊才首次親歷其景。

《七孔流血》展覽收錄了我對港產片的死亡場景和血腥場面的記錄。引用《回魂夜》的對白作總結:七孔流血還七孔流血,死還死,兩樣野嚟嘅,千祈唔好混淆!

展覽開幕及導賞
日期: 3 Nov, 2017
開幕時間: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