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4日 ‑ 24日 (除星期三外) 上午10時 ‑ 下午8時 (10小時)
香港銅鑼灣高士威道66號
免費
提供


WMA大師攝影獎宣布2017/18 年度主題 #過渡 的九位入圍攝影師(排名不分先後):
張銘良 - 公共空間的故事
Billy H.C. KWOK - 回歸之後
陳國宗 - 化靈為物
陳淑安 - 花沾油墨
龔鶴 - 心願
梁望琛 - 風中的香港旗
石明輝 - 路易 達蓋爾的惡夢
謝嘉敏 - Narrow Distances
嚴瑞芳 - 大門沒有上鎖

入圍作品均在香港脈絡下回應主題「過渡」。作品將刊載於展覽目錄。展覽由香港C&G藝術單位擔任策展。







WMA委託計劃2015/16—「我們是誰」得主謝至德將於同場展出其作品,其個展《萬念‧歸寂》為一月份在JCCAC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行的《萬念‧叢生》的延伸。謝氏將在《至德個展二部曲》展示攝影生涯三十年來的作品,並透過作品探討香港人的身份議題。

關於「過渡」
過渡在轉變前無可避免。過渡是中轉站:是昂首闊步,是江河日下,是變革前夕的蛻變。過渡可以非常短暫,人往往不加注意,甚或拋諸腦後,只注目事情結果。過渡可以是稍事歇息,讓人得以審時度勢,隨機應變。過渡亦可以是無期休止,使人進退失據。在文學,過渡是轉折連接,融合段段文字於一體。在科學,過渡是物質狀態的轉換。在自然界,過渡是生老病死,是山雨欲來的潮悶,亦是嬰孩呱呱落地的一剎。

環觀世界,外交關係風雲變色,各地政府權力交替不斷,能源系統向可持續寸進,多元性別性向邁向平權,與此同時,百萬難民流離失所,前路茫茫。香港由漁港躍身成為大都會,主權由英國轉移到中國,但高度自治受到質疑,也是過渡。主權移交以五十年不變的承諾為前提,然而經常需要變革適應的城市,承諾不變恐難兌現。而對很多人而言,過渡只是生命階段的更迭,每個階段就只是下一階段的過渡,直到每人步向最終的歸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