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cketing
5 ‑ 28 Jun 2020 (everyday)

$70
contributed by


堅持、不放棄、打到死

上一屆的「鮮浪潮」是在去年(2019)6月22日晚上結束的。那時香港已經進入了一段艱辛的漫長歲月:先是充滿著硝煙和往往徹夜難眠的好幾個月;然後是教人措手不及的疫情,昔日肩摩轂擊的鬧市,一天比一天變得寥落。一切都來得那麼虛幻、但卻真實。

執筆的時候,不僅日常都被打斷了,就連全球都差不多停擺了。距離新一屆的「鮮浪潮」還有約50天。我們無法預測到時會是一個怎樣的景況,但我們已經決定:除非戲院仍然被封,「鮮浪潮」一定會如期舉行。我們會遵守一切防疫指示與措施,參與的人數容或會受到影響,但卻動搖不了我們的信念,那就是:我們不能因為困難而放棄——這是無數電影和大師教我們的。

雖然我們資助拍攝費用的名額上限不變(20部),但今年的作品數量卻較以往少了一半。起先是為了提升參賽作品的水平,我們更改了遴選的規則,主要是要求初選的入圍者在第二階段時繳交一個完整的劇本作最後評審的依據(改善了過去有參賽者在最終入選後、拍攝影片時卻更改了原來構思的不公平弊病),從而評定了15部入選作品。那時已是去年7月。之後,4名入圍者先後通知我們無法在指定時間內完成作品而主動退出,理由差不多都跟跌宕不安的時局有關。是以,也許我們應為最終參賽的11部影片鼓掌,因為它們都是作者們在這個困難的環境下以最大的堅持完成的。

這份堅持的精神,也可以在我們今屆的導演嘉賓真利子哲也的電影身上找到。幾乎從他的第一部學生短片開始,真利子便提出了一種「拳頭」哲學,認定要在這個殘酷的社會裡證明自己的身份與存在意義、並存活下去,便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打」,打到死都要打落去。這使他的電影除了叫觀眾都看得熱血沸騰之外,還往往帶著一種慘烈的感染力。這種獨特的意念與表現手法,敢說在當代全世界同輩導演身上都找不到。為此,除了放映他的最新作品《男人真命苦》作為開幕片外,我們還特別選映了他的四部短片和其他兩部長篇作品。我們殷切希望他可以親臨香港,跟大家分享他鮮活的創作思維與方法,為我們帶來一點激勵作用與啟示。

最後,天佑電影!也天佑香港!

舒琪
百老匯院線 | public sale
14 May (Thu) 10am onward

(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