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Jun 2015 (Sat) 3pm ‑ midnight (9 hours)
添馬公園 草地 》香港金鐘立法會道1號
27 Jun 2015 (Sat) 3 ‑ 11pm (8 hours)
新界錦上路
free
contributed by


純自發性並屬於大家的自由文化、音樂、藝術
八九年六月,天安門廣場發生的殺戮改變了千萬人的一生。
在香港,也有一小撮人,用音樂,文化藝術,去抵抗暴力和說謊言。形式是一個年度的演出。由最早年的‘六.四音樂祭’,到‘天安門音樂節’,到‘異議聲音’,到近年的‘自由文化音樂節’,這個在香港不同地區場地年度上演的公開文化祭,對某一代人來說,是一個契約。

如果真實的歷史,是靠民眾間的口語相傳守護的,文化,包括歌曲,詩,行為,都應該是這些口述歷史的部份。過去,自由文化音樂節就包含了這各式的表現形態。來參加的樂手和藝術家也曾包括不少海外的朋友。

今年,基於大家商議出來的方向,我們希望是一個更‘去中心’主催的節目,願有更多新聲音作響的一年。我們仍然希望能有海外的樂手或藝術家能來參演,但以自由文化音樂節一直過來的不謀贊助自立協制的傳統,旅費是要演出者自負的。住宿及食用可互為照顧安排。對於演出內容及形式,絕對的由參與者自決。這種無有精神統籌的的立場,也是自由文化音樂節的當然原則。

當晚有過的提法包括:‘深化自由文化的實踐’,‘遍地開花的自發的文化演出’,‘自由聚合的去中心主催的表演行為’,‘集體但不同的角度與公眾的對話’,‘再耕異議聲音生態’,‘透過節目的形成,體現自由文化互動的融合’,‘集體演出﹣獨立體現﹣互相啟發,一起經歷做一件事去交流’,完成音樂節的責任就是其自身的價值’等。

一個‘自由文化’的音樂節最好還是把主權交還予發聲者們自己。其實只要有足夠的表演者支持,大家又願意共同分擔製作的開支,先把‘經濟資源’拿掉,活動已自由了大半。至於場地,如果不必向任何單位交待,提早半年籌備,是絕對可以為找到理想場地而有充份時間宣傳的。至於表演者,如果策劃者和參與者也是樂手藝術家,以共同的經驗和專長把組織工作承擔,那種今年非常渴望出現的‘異途而整合’的自由文化面相,是更容易誕生的。


誰來參與:
歡迎任何本土、台灣、國內或其他亞洲區與外國的音樂人、樂隊、音樂組合、舞者、行為藝術家、詩人或可以自行簡單展演的視覺藝術家主動參與

歡迎所有非純消費性的地攤、工作坊、展覽,最好性質是能跟NGO、參演樂隊有關或能提昇公眾對本土草根階層、少數族群、本地農業或城鄉、社會問題關注度,甚至作出相關貢獻的工作坊或擺賣。不設檯或帳篷,一人一布。自己檔口自己擺!(請盡量以非金錢交易方式進行,並熱烈歡迎任何關注新東北及菜園村問題的展覽、工作坊或攤位)

-自由進出,費用全免。歡迎隨時坐低就加入或觀看演出
  • 聯絡請以PM私訊此活動群組或相關統籌者



  • 今年沒有主辦者或主辦單位, 希望大家都為"自由文化音樂節"而主動參與或協力.
  • 參與演出或發表單位,期待支持今年"自發、自費、自助"和Collective的方向,樂器、道具、技術或音響器材等盡量自己負責或提供。
  • 由於兩日分別發生在不同地點的城鄉版自由文化音樂會將由下午三時開始直至凌晨,故有興趣參與的單位或隊伍請PM私訊你們可當天能夠出席和必須離開現場的的時間,我們再於稍候共同研究、擬定當日的節目流程。
  • 注意將不設大會或主台,人人平起平坐,平等地要求在現場那個較適合的位置演出或發表。
  • 沒有任何支持或特別資金贊助,提醒有心參與的外地或內地表演或發表單位需自行處理自己旅費,但如在住宿上需要支援,自由文化音樂節可盡量協助安排免費或自由定價的地方或民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