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专访 金燕玲《半生缘》

作者: Timable, 2013年8月26日 (一) 下午1时54分

《半生缘》──张爱玲的经典爱情小说,七段关系纠结十多年,情感迂回跌宕,荣获多次金像、金马女配角的实力演员金燕玲突破演艺框框,以歌唱方式演绎主角们的内心世界;以歌声描绘经典名着,新鲜且极具挑战性。


E: Elaine 金燕玲 T: Timable

T: 近年你已减少了幕前演出,为何这次会有兴趣演出《半生缘》这套舞台剧呢?
E: 其实我一向对舞台剧都有兴趣的,回想我一开始也是以唱歌入行,但当时我的歌唱事业只是发展了很短的时间,而在这十多年来我也参演过两套舞台剧,其中一套是跟蔡琴合作的。我认为一位演员在舞台上可以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以不同的方式去演绎,例如唱歌、舞蹈,很多元化,因此我对舞台剧一向都很有兴趣。

T: 《半生缘》载誉重演,心情会否跟之前有所不同?
E: 其实还是会很紧张的,因为排练是一回事,但真正上台表演又是另一回事。而且我真的很重视《半生缘》,因为香港普遍的观众都不知道我会唱歌的,他们大都是透过电视、电影银幕才认识我,但这次《半生缘》的演出我负责唱歌,还要唱十首,对我来说是个挑战,对观众来说也份外新鲜。不过慢慢开始我也较以前有信心了,因为导演和音乐总监不停给予我鼓励,他们都说:「我们对你有信心,我们也不怕,你怕什么?」既然他们这样说,加上之前的演出经验和观众的热烈回响,今次重演也较为放心,但还是会因为重视而有点紧张的。


T: 在《半生缘》中你是负责唱歌的,以歌声作说书人,那与纯粹歌唱表演有何分别?
E: 最大的分别是这次歌曲所表达的都是角色的心情,很符合剧本的起承转合的,当中有三首歌是音乐总监于逸尧为此剧全新创作的,完全把剧中主角复杂的情感以音乐表达出来。而我作为说书人,一定要很清楚剧中人物的内心世界,才能把歌曲演绎好。以我自身的经历,加上对角色的理解,尝试代入故事,的确要花很多心思来揣摩。此外,由于舞台剧也很着重跟观众的交流,剧情的起伏、歌唱时声线的处理有时也会因应观众的反应而作出调整,而台上演员的发挥我也很留意,因为我要以歌声来配合他们的演出,所以其实每一场的歌唱演绎也会有些微变化,每一次演出也在不停的摸索,没有一套刻板的准则,讲求灵活,所以很具挑战性。

T: 那你演绎的十首歌当中,哪一首特别喜欢?
E: 这问题有点像问我拍那么多电影,有没有哪一个角色我特别喜欢一样。对我来说,我没有特别最喜欢那一个角色或那一首歌的。因为当我唱不同的歌曲时,我不是以本身的身份去唱,而都是代入了角色去唱,所以唱不同的歌时心态也会随着转变,我不可能抽离角色然后以自己的身份去评价我喜欢那一首歌。不过倒可以说有些歌是较难唱、非常有挑战性的,例如《Over the Rainbow》,这根本就是一首「考牌歌」,平常我是一定不会唱的,更徨论要有勇气当着观众面前唱。还有其他很多带Jazz味道的歌曲,当我知道他们选了这些英文歌给我唱时,是有点怕的,因为真的太难了,把我吓倒呢!所以每一场演出我都很紧张、每一分钟都不敢松懈,因为那些歌曲对我来说难度真的太高了!幸好当中有些是国语歌,以母语演绎就较为放心一点了。


T: 在歌词中,或多或少有看到自己的影子吗?
E: 的确会有的。因为即使歌唱时你是代入剧中的角色来唱,但或多或少你也要回想一些自己的个人经历和感受,才能令感情表达得更细腻、令自己更投入。

T: 为了演出《半生缘》这套舞台剧,你特意看一次《半生缘》这本小说,感觉如何?
E: 这本小说的情感当然很复杂啦,不是很单纯、很平淡的男女感情,而是有很多荡气回肠、曲折的感觉。其实一开始看这本小说是我以为我是扮演小说中某一个角色的,所以就先看了整本小说,然后看毕后第一个感觉就是:「我应该是扮演姊姊顾曼璐吧!因为年纪较相近。」不过后来发现原来是找我唱歌,我也很惊讶。

T: 可以让你选择,你希望演出哪一个角色呢?
E: 我希望当说书人唱歌,但同时又可以演出剧中角色,哈哈!但如果单单指剧中角色,那我应该希望饰演姊姊吧!因为在年龄上又较相近,而且我应该可以演绎到她的内心世界的。记得在新加坡演出时,我也会想如果饰演姊姊这个角色,我会怎样去演?我会如何表达她的情感?我在思考当中也常常与导演讨论交流。


T: 之前的演出台上,有甚么难忘的「虾碌」事?
E: 记得之前在香港演出,我要穿着一对很高的高跟鞋一整天,痛得不得了,但在台上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很高贵的站在台上,继续全程投入演出。其实当时我一方面觉得很痛、一方面又担心穿这种很高跟的鞋会容易在台上跌倒,再另一方面又要留意自己的歌词、音准,太多东西要同时间兼顾,真的不容易!又例如香港的舞台跟新加坡的不同,新加坡的舞台较长较阔,因此在走位及预留时间出场也有不同,记得有一次我因为没有预早很多就出场,因此歌已唱毕,但我还只是走到台的一半位置,感觉有点怪呢!之后的场次才开始慢慢调整,整体的配合就较好了。

T: 在演出时,观众有没有一些反应是你们意料之外的?
E: 我倒想说是之前在香港的演出,有一场是学生场,整个剧院也坐满学生,虽然知道他们是因为学校要求所以才来看的,但毕竟初时会认为这些文艺剧是较难吸引年轻观众,所以也觉得或许他们会觉得很沉闷。当时我们的导演还在演出前上台跟学生们说,如果他们觉得沉闷、不喜欢看,绝对可以中途离开的,但如果留下来看,就一定要安静,不可以搔扰其他人。我当时还生怕他说了这句后,会有一半的学生立即离场,哈哈!但最后不单没有,所有学生都很投入的看毕整套剧,而且在演后座谈会还很积极的发问了些很有意义的问题,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我真的很高兴,因为我认为在香港应该多多鼓励学生欣赏这些文化艺术节目,而我们表演者也有很大责任去推动文化教育事业,因为原来只要用心制作,学生自然会欣赏,从中自己也会得到一点启发。


金燕玲演技备受赞赏,但也许不少人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她也是唱得之人。这位歌、影、视三栖的实力派演员私底下虽有霸气却绝不傲慢嚣张,相反,从她温文友善的言谈中,深深感受到她对演艺表演事业的热诚和认真,她说希望有机会能在舞台上又唱又演,笔者也期待她以后在台上能为大放异彩。

编按: 小编兼摄影师为Elaine这位德高望重的演员拍摄封面时战战兢兢,拍摄后有礼貌地请Elaine看看照片或拣选封面照, 她却潇洒地说了一句:「你拣啦。」好有型!小编认识Elaine是十多年次初恋拍拖去看《心动》,饰演梁咏琪的母亲,一看难忘,名字都记在心里。之后最有印象的就是早前的无记神剧《天与地》了。由她访问时点咖啡的要求,看得出她是个追究完美的人。

访问/撰文: Erica Tam
摄影/编辑: 黑莓

服装及场地提供: agnes b.
发型: Eric Tse @ headquarters
化妆: Stephen Lau @ STEPHENMAKEUP


《半生缘》进念.二十面体 重演
http://timable.com/event/109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