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专访 放工力量《上班上错班》

作者: Timable, 2013年9月25日 (三) 下午11时53分

《上班上错班》— 由六个正职包括律师、金融业、Marketing、以至自己创业的典型白领上班族,放工后变身舞台剧演员OT演出,由着名舞台剧鬼才导演兼演员邓智坚先生执导。究竟这是什么一回事?今天 Timable 就来访问这出舞台剧的制作单位放工力量(Afterwork Power)。 你今日放咗工未?

放工力量 C: Carvin E: Elaine W: William
T: Timable


T: 可以介绍一下监制《上班上错班》的放工力量是什么团体吗?

C:放工力量的成立,旨在为所有放工人士创造一个空间,参与一些在自己工作以外比较特别的活动。透过这些活动去发掘自我的多面性,发挥工作以外的潜能,由此激活自我、生活以至生命的不同面貌和可能性。

W: 放工力量着重于任何有以下元素的项目:inspiring(启迪意念),empowering (鼓舞给力),thought provoking (引发思考)。社会上庞大的上班族群,是很大的人力资源。只要他们愿意,这一班人在工余时间每一个都可以make a difference,为世界作出更大的贡献,同时 have some fun,享受生活和丰富自己的人生。


T: 你们当初为何会有创立放工力量的念头?

C:我认为,除了返工,生活还有别的事情。每个人放工后都有一个身份 — 可能是个好老公、可能是一个乖乖女、亦可能是一个狂追韩剧的宅男女。我们搞放工力量这个组织,就是想启发其他上班族寻找多一个甚至数个身份,把自己放工后的另一些特质和潜力引发出来。不一定要做什么翻天覆地的伟大事情,最重要是每个人能令自己寻回多一点对生活的passion,自己开心之余又可以正面地影响身边其他的人。

E:有很多人会觉得梦想,讲就易。我亦绝对明白梦想不可以当饭食,我们不是人人可以afford辞了份工去流浪。可是我想,在帮人打工与劈炮唔捞之间,莫非就没有其他出路了吗?作为一个打工仔,如果人生有三份之一的时间用来睡觉、三份一求学和返工、剩余三份一就是放工后的时间。如何过这三份一,足以扭转你过的是怎样的一种人生。而创立放工力量的我们,就是不相信放工只有行街食饭唱K睇戏,重覆又重覆同样乏善可陈的所谓活动。所以由自己开始,用生命影响生命。我们只是播种的人,撒出来的种子希望能启迪一些人一些事。人无梦想同条咸鱼无分别。就算要返工,放工后又是一条好汉,可以有无限的可能性,可以活得很精采!


T: 那么放工力量是一个剧团吗?为什么会搞这套舞台剧?

W: 我们不想太硬生生的规限说放工力量是一个剧团、一个行山社、或者一个摄影会之类的东西。刚才说过我们创造的是一个空间,借着一些特别的活动企划去启发别人、去冲击自我。至于利用什么样的活动来达致这个目的,其实非常自由,完全没有特定的模式。因此舞台剧只是一个工具一个方式。为什么我们的第一个企划选择了舞台剧?那有个比较个人的理由。大概五年前,当时我以玩票性质,一手一脚在三个月内搞了一套舞台剧。那次演出规模不大,没有卖票,只是邀请亲朋好友来看一场表演。但能够从无到有完成了一个奇妙的旅程,那份满足感和成就感,直到今天还支撑着我。尤其遇到困难时,每每想到那次的经验,又有信心再走下去。那次经验,亦令我体会到生活可以那么精采,那么不一样。今天的放工力量,很大程度上是受了那次经验的启发。但这次再搞大点,让这么好的经历可以影响更多人。

C:以戏剧作为放工力量的头炮企划,亦因为戏剧强大的启发性、冲击力、和感染力,完全切合我们放工力量的重点。行动始于思考,我们先行动,希望带动观众思考。而且这套剧开宗明义就是谈上班族有否上错班,希望能够更清晰地呈现出究竟放工力量的理念是什么。


T: 你认为这套舞台剧有什么特别之处?观众又可以期待看到一个怎么样的表演呢?

E:我想这套剧最特别的地方应该是六个演员都是办公室上班族,台上和台下的人背景和生活都更贴近,没有「我是搞艺术的表演者」而「你是欣赏艺术的观众」的分别。这也是我们带给观众的讯息 - 我们做得到,你们也可以。我们每个演员都有正职,放工后创作、排练、最后把表演带到台上给观众。看着我们,除了即时的娱乐、过后沉淀的讯息外,观众或许还会更易去想像 - 如果,站在台上的是我呢?有什么不可以?


T: 那你们三位行外人,是如何将这个企划实践出来的呢?

W: 其实整件事的起点,源于我一次巧合在球场上认识到我们现在的导演邓智坚先生。犹记得当日我见到他觉得很面善,证实了他真的就是「那个」邓智坚后,就大胆跟他说了一大堆关于自己对舞台表演很有兴趣、很想搞舞台剧、很希望可以找他一起合作做点什么。我真的真的很感激他由开始就抱持着很开放的态度,没有一口拒绝我,最后更真的落实担任导演。过程中不计较,尽心尽力付出心血和时间,对着我们一班非专业演员也没发过一次脾气。最最感谢的是,他愿意拿自己的声誉作赌注来成就我们的梦想。另外,我们正式开戏前,亦搞了一系列的戏剧基础工作坊。最终定案的一些演员及幕后工作人员就是从工作坊裏物色招揽。当中有我们的朋友、同事、朋友的朋友。我也很感谢他们对我们的信任。实在企划开始的头几个月,我们谁都没能说得准这件事会发展成一个甚么样的东西。尤其是演员们,即使不肯定这个企划会否成功,由一开始就已经表现了很大的承担。

E: 至于制作方面,多得Carvin疯狂碌卡找朋友帮忙,由形象设计、化妆、发型、摄影、录像、服装,以至宣传、场地安排、幕前幕后工作岗位安排,都靠他一手包办或碌回来,真的好感激每一位在这个project曾经帮忙的朋友。总之这次真的是众志成城为公益,。顺带一提我们这个show的收益扣除开支是会拨捐慈善机构的。


T: 可否分享一下这次经验对你们有什么冲击,或者有没有什么特别难忘的呢?

E:学演戏对我而言,其实是迟来了的学做人课程。排演时,自己性格上的弱点表露无遗,从而学到很多处世的道理。比如说,很多人都纠结过去,担心未来,没法真正活在当下。演戏不同我们日常文职工作,可以、甚至要求我们能够一心几用,长期multi-tasking。手在做一件事,脑里可以在思考另一件事,耳朵又在接收其他讯息。但演戏时根本没可能这样,需要百分百的专注,百分百的投入,骗不了人。另外,最最冲击的就是这次以编作剧场方式创作。编作剧不以剧本为先,由演员共同在排练过程中以即兴jam戏的形式创作剧本。所以每个演员的人生观、经历、对生活和身边人民的体察、自身的梦想甚至秘密,都会很自然地进入剧本的字里行间。做戏,应该是虚假的。出奇的是,发现演的时候反而比任何一刻更像是坦诚的在做真实的自己。或许正因为编作剧场是一边演一边作,演员不只「做」戏,还要创「造」戏。「造」戏时不只神态表情动作是从自己的内在临时临急摷出来,连对白也是。而人最难扮的就是本能反应。导演抛出一个引子,立刻「接戏」,已经没时间去想去润饰去包装,只能反应。说出来做出来的,反而最真实最原始,最接近「我」的essence,每每令我有重新发现自己的领悟。

C: 对,一开始知道没剧本就开始排戏有点不知所措。每一次排戏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每次都有惊喜。我们与另外几位演员最初不相识,集体创作时每每擦出不能预计的火花。即使到现在已成为亲密战友,每个人接到导演不同的order会有甚么反应?不要说其他人,连他自己也未必估得到。创作时的每一次尝试,能引爆出什么,下一幕是笑片恐怖片爱情小品励志悲情?没有人知道,有无限的可能性。而通常,我们没有计划下撞出来的,往往才最劲,才是神来之笔。


T: 还有什么难忘的经历和趣事吗?

E: 打从戏剧班开始,跟不同公司职场出身却因缘际会走在一起的二十余人学戏,每一课堂都充满惊喜。不说的话观众一定不会想像得到,就我们最后定案的六个主要演员之中,已经有三个是律师。谁说律师一定是这样这样,会计师就那样那样?那天影宣传照在摄影棚内我看到了很有趣的一幕。其中一个男主角... ... 他应该是被传媒泛称为「金融才俊」那种人吧。刚拍完一辑照,脸上浓妆未落,身上穿着夸张搞笑的造型。他在studio的厕所里,一边清理他刚才拍照用的道具,一边开着conference call。那个moment真的是绝!这一幕也真的是完美演绎了放工力量的精神。每个人都可以很百变,每个人都有无限的潜能,我在这几个月之间亲眼看到了。

C: 我最难忘的就是因为我们资金非常有限,各方面开资都不得不尽量节省,为了找最便宜甚至免费的方法,我们几个都发挥了无限的创意,例如拍摄宣传海报的时侯,我们各自将家中的所有衣服都带到studio里,六个人十几件行李,挤满了整个studio。排戏的时候亦让我们多了机会回到campus当中,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谁说吃几百元一餐大鱼大肉才开心?我们这阵子常常一行几个人吃二十元有找大学饭堂的颓饭,感觉居然好年轻好清新,这些体会都是我们没有想过从这次企划中得到的。


T: 对于放工力量你们有什么愿景?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W:我们会继续进行不同范畴的活动,重质不重量,每年只集中数个企划。刚起步为令我们的形象更鲜明,暂时构思中的企划都会比较突出「放工」这个主题,例如在一些主要办公区域作街头表演,job swap体验等等。

C:希望成为一个香港人人想起「放工做什么好?」时就会想到的brand,就好像想睇concert的人,就会想到Timable一样!


《上班上错班》放工力量
http://timable.com/event/145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