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子华神数个月前开卖「终极栋笃」门票被秒杀然后公开指有当局应该检讨开始,引发了社会一连串有关内部飞及黄牛飞的讨论,没有一个时事节目不曾谈及过此问题,仿佛子华神门票比梁天琦被判有罪更为重要。笔者听着听着,出来发表的行内人或所谓专家为数不了,获得了不少有关资讯,然而却有感未有一个很全面有关香港黄牛情况的画面,因为试图班门弄斧整理一下。利伸本人并不是甚么专家,亦与演唱会行业沾不上边,你可以当笔者是一个资深演唱会观众及网媒工作者吧。

「炒红馆飞 搵食啫!犯法呀?」

因今次子华神事件,终于令多些人知道所谓「炒黄牛犯法」是基于香港法例第172条公众娱乐场所条例,内部大致都是以高于票面价转售门票就是违法,唯康文署辖下之场所包括香港体育馆 (俗称红馆)却是辖免的。这点让大众摸不着头脑,为何炒得最厉害的红馆却被辖免。主因是当年立法所针对的是六七十年代戏院外的黄牛戏飞,而当时市政局场地的节目仍未被炒,并有信心可以管理得好,因此辖免。到今日模式转变,法例没有更新,才造成今日畸怪的局面。早前于周杰伦演唱会红馆门外的两名黄牛党只是因游荡罪被拘捕的,当然最终有没有被成功起诉亦没甚跟进。


演唱会商业模式的范式转移

歌神许冠杰1983年举行红馆首次的流行音乐演唱会,及后十数年演唱会商业模式主要是观众「真金白银」的逐张门票买下,最高纪录为徐小凤1992年的连续43场,当时「免费派飞」亦时有听闻,笔者父亲当年亦不时有免费门票,毕竟动辄十多廿万张门票不容易逐张售罄。及后,开始有了银行信用卡优先订票,然后范式进一步转移,除了银行外还有赞助商包销门票。所谓包销门票并不是二手转让,而是透过商业活动如购物抽奖或换领等得到另一些商业价值。演唱会主办有见此模式可提早「封蚀本门」减低风险,于是不断增加包销的份额至场地限定的50%门票,其余用作公开发售。之后主办商跟康文署争取至现今天的80% (笔者还未见过有关80%的条文,如有请提供)。根据八二定律,80%门票在20%的人手中 (其实是更少的主办及赞助商),而只有20%的门票落在80%的大众手上 (其实是更多的大众),演唱会商业模式已经不再需要理会后者有多绝对与沮丧。甚或,歌手开多少场演唱会,或多或少是基于事前「Sell」到多少个赞助商来决定。

Sam Hui跟小凤姐是第一代红馆演唱会的风云人物

「我个朋友个朋友个朋友拎到内部飞」

那么80%门票去了哪儿?除了是社会贤达企业高层用作应酬之外,毕竟动辄过万张门票总要落在数量大的大众手上,但没有了城市售票网的正常渠道,只好透过所谓「内部飞」渠道。「内部飞朋友」跟便利店一样总有一个喺左近,肯问就会有,近年买内部飞更是卑微到不能选择门票日子,「冇得拣,咁仲系唔系老板?」然而某些炙手可热的门票如周杰伦、五月天等,大量内部飞都供不应求,歌迷从「内部飞」渠道买不到门票,公开发售又不及排队党,便对这条八二分界线怨声载道,将问题归疚于「内部飞」跟「黄牛党」,然而问题却不是这么简单。

「个个都开演唱会 唔通个个都系周杰伦咩?」

的确,不是个个演唱会都如此一票难求。表面上,每场可以在红馆开的流行音乐会公开发售时都是「绝望座位表」,要卖掉20%不难 (倘若20%门票也卖不掉,那应该是主办「计错数」了吧),但那80%的内部飞呢?不像天王天后天团,80%内部飞很多时候要减价求售,但渠道呢?正常的没有了,就只有「非正常」渠道。笔者身为一个资深演唱会观众,有几个黄牛党电话号码喺身系好合理嘅。然而,卖天团天价炒飞的一堆电话号码,跟卖减价飞的是一样的,合理推论,卖天价跟减价飞的都是同一党人。若此推论成立,就是天团开演唱会时,此党人能确保有门票转手图利,当有票要减价求售时,此党人亦能利用本身的顾客网络达到速销效果,「你为了我 我为了你 共赴患难绝望里紧握你手 朋友」。补充一点,流行音乐会只有20%门票公开发售这个现象,跟卢氏小树蛙一样,是香港独有的,如发现其他已发展国家也有此情况,请告知。


「香港竟然有样嘢平通全世界」

不计发展中国家,香港的确没有甚么东西称得上便宜 (是有的,如来自中国的食材是便宜的,当然那是有利有弊,你懂的)。然而,演唱会门票却是「平通全世界」。以周杰伦为例,台北小巨蛋最贵门票NT$5800折合~HK$1450,红馆最贵的门票却只是HK$1180,票价本身已差18.6%,还未计两地的人均收入差距。为甚么?是否上帝叫完林郑选特首后再给香港人的恩典?红馆的场租包括售票的20%分成,即票价越高,要给红馆的场租也越贵。若某个平行宇宙80%门票公开发售,那么卖多少就分20%给红馆是无可避免的;但若然另一个平行宇宙,80%门票留作内部及包销之用,并以「非正式」渠道「提高」了价值「出售」,那便变相降低了「应付场租」,主办方可得到更高利润。重伸,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逻辑推论和假设。

「黄牛可耻!咁炒楼呢?」

笔者是子华神铁粉,栋笃笑VCD/DVD当然齐,其主演过的电影VCD/DVD大概亦齐,当年伊馆看栋笃笑坐第一行,因此绝对明白粉丝买不到票的绝望感。然而,冷静下来,理性一点,演唱会或任何表演都只是一盘生意,当中当然可以有艺术或感情成份,但「唔系大晒」的,既然真艺术品 (即中环荷李活道那些)本身都可以是一盘大生意,那末「亿亿声」的表演行业为何不是?David Webb说过看演唱会不是基本人权,因此票价理应可跟自由市场浮动,笔者绝对同意。红馆的演唱会,因涉及公帑补贴场地营运,不许炒卖是说得通的。那么私营场地呢?表演行业是彻头彻尾的商业活动,经济自由度不是香港一直以来的优势吗?今天大喊「黄牛可耻」的人,有多少个同时被炒楼及炒的士牌所直接或间接受害的呢 (同时又有多少个因炒楼或炒的士牌直接或间接得益呢)?然而却没有人大喊「炒楼可耻」,甚至有人会炒iPhone (当然现在没利可图了)来赚钱补贴来看演唱会。情感归情感,道理归道理,笔者认为炒卖不是罪,那可算是资本主义核心的外围。不是说黄牛是天使,但同时也不要过份妖魔化黄牛,那根本是正常的商业活动,某程度上增加了市场流动性。没有了黄牛的恒常操作 (和现在畸怪演唱会商业模式),有些演唱会是不可能开的,于乐迷来说未必是绝对的好事 (当然长远来说不应该依赖任何黄牛或畸怪商业模式来维持,应该还原基本步逐张票售)。而且荒谬的事多的是,以胸袭警入狱、立会混乱投票通过议案又没人提JR、大喊「杀无赦」无罪、人工岛防波堤的原本设计就是乱放、民选议员被控在自己办工地点「非法集结」而判刑等,大家是否应该多关心应该关心的事呢?


「无论你喜欢谁 请你记住留下身边这个(排队)位置」

自由社会,不应限制任何人购买任何门票,因此排队党基本上零违法 (打尖、恐吓另计),否则就是歧视,当然强势的话可以推出「港人港票」,但一般「港人港X」都是烂尾的。而我们应该问的,是为何黄牛真的如此有利可图,香港人真的「最爱演唱会」?非也。除了以上所述香港演唱会门票「平通全世界」外,场数亦是世界之最,同一个周董,二千多万人口的台湾开三场小巨蛋,而只有其三份一人口的香港则开十场红馆,主因不是香港人特别爱看 (虽则事实是香港人的确较台湾人喜欢这类娱乐),而是因为我们背靠伟大祖国十三亿人口大量供称,加上祖国富起来了,钱不是问题,有多少,就卖多少,「要不是祖国观众照顾你们 香港完蛋了」。排队不违法,那么抢飞程式呢?每次售票网死机,官方都会指被恶意程式攻击。你是美国国防部吗?恶意攻击你有何价值?所谓攻击其实只是有IT人写了个不断「F5」的电脑程式尝试买飞然而 (当然其中有些更仔细的技术问题),如果努力尝试买飞就是恶意,那么你为何不管「恶意排队」的人?再者,所谓恶意程式其实只是人手「丧Click」的加强版,不能是某人练成了加藤鹰绝技吗?而且,诚实地使用电脑程式买飞有何不可?金融市场的高频交易 (High Frequency Trade)亦是同样道理。笔者理解为了不想酿成如掘Bitcoin般的「军备竞赛」,让不懂程式交易的市民较「公平」地买到票,但亦不要妖魔化程式买盘来开脱自己技术之落后,卖场演唱会死机一天,浪费香港经济GDP是一件可耻的事,看一看对岸宝岛,十分钟卖十万张门票,身为香港乐迷也自觉「红都面晒」。


「香港几时先会行实名制卖飞?」

笔者于文篇结尾自打一下咀巴,刚说炒卖是纯商业活动,但同时又想讨论一下所谓「实名制杜绝黄牛」的可能性,毕竟还是需要顾及大众情绪,情况就如笔者每次返娘家入门口前都要跟自己说「不要跟阿妈争拗电视剧内容免伤和气」般,虽则不完全合理但也有情理空间。说准确一点,实名制不是为了杜绝黄牛,而是为了把门票供应与需求更有效地配对。实名制当然可以赶绝黄牛,不能转名就不能转售图利是常识吧。但当一刀切不能转名时,又会有所谓「真观众」说买了票后有事去不了,认为转让是消费者权益云云,而且「冇得炒」亦有机会令现存的潜商业模式失去预算,未必是现今演唱会主办乐见的。又万一容许转名一次,黄牛立即可以「一次性」方式重临,实在「难为转名定分界」。而当坊间视实名制为唯一解决方案之时,其实实名制已在香港推行,早前久石让音乐会群情汹涌惹怒了中环权贵,主办及康文署不得不急急推出累赘的实名制售卖加场票。而早前黎天王亦已在中环海滨举行过大型实名音乐会 (不是防火布那一次),大型音乐节Clockenflap亦已使用了实名制多年,并不是甚么高科技。最近,亚洲博览馆跟Stubhub合作的全新票务系统ERAS亦已采用完全实名制,并已售出 (及将会出售)多场一票难求的演唱会。系统先进,有自动排队机制,过程顺利,不用浪费打工仔「扮工」时间,总算是一个进步。唯到时过万观众能否及时实名进场则有待观望。然而此场馆及系统主要是举办及售卖外国演唱会,红馆指定的城市售票网合约亦要过两年才再次招标,到时会否加入实名制要求仍是未知之数。今年年尾的刘德华及下年年初的张学友演唱会,初步估计仍会以现时的「信用卡优先订飞+内部飞+绝望公开发售」模式售票,歌迷请作好心理及生理(排队或按爆F5)准备。放眼世界,外国正尝试超越实名制,如Taylor Swift利用人工智能分辨出真粉丝,甚或有初创利用Blockchain技术作票务等等,香港在这方面明显落后,不知道Steve Jobs见创科局杨局长时有否指点迷津,500亿创科拨款又帮助到多少。

图: ERAS实名制票务系统

希望这篇文章能给予大家一个较完整的画面,笔者所言未必完全正确,当中很多部份仍可深入讨论。感谢这两个月来坊间的讨论及媒体对演唱会的关注,亦感谢演唱会主办商为我们带来一次又一次的精彩演出,作为乐迷,「就算失望 不能绝望」,但愿我们的集体性倔强不再需要用于抢票此等低端行为上,而是可以花于捍卫香港真核心价值之上。坚持对我们来说,就是以刚克刚。共勉之。

文: 日落香城 授权转载

Cover截图自 子华本部 FB Page
 
Lau Sita
6月21日 下午4时21分
分析得好好!
一個字~錢!
黄牛唔係主要嘅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