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专访《赤色‧蓝房间》梁荣忠 高少敏 张贝琳

作者: Cyder, 2012年8月27日 (一) 下午7时30分


在这个城市里, 人与人之间的真实距离越来越近, 但情感的交流却越来越少, 心灵的距离越来越远。看似越来越开放,但在挑战道德底线的同时, 人基本的欲望又能否被满足? 梁荣忠与高少敏, 将第一次公开他们在演艺硕士毕业的演出,让大家从道德与人基本的欲望间, 探讨性、爱与寂寞的关系。以下Timable为大家带来与两位主角及监制张贝琳的访问, 让大家对这剧目有更多的认识, 也当然希望大家了解多了之后会买飞进场欣赏及支持。

T: Timable
高: 高少敏
梁: 梁荣忠
张: 张贝琳

T: 这套剧是第一次在香港公开上演吗?

高: 这套剧并不是第一次在香港公开上演的, 但这个剧本是我与梁荣忠一年前在演艺硕士的毕业作, 那次是非公开售票的校内演出。这剧本是当时新译的。

左: 高少敏 右: 张贝琳

T: 这剧的英文名称是The Blue Room, 为什么中文名称变成了「赤色蓝房间」?

张: 这个名字是我与导演梁荣忠一起想出来的。首先是因为「赤」可以代表赤裸的意思, 除了代表情感上的赤裸演出,也代表我们是赤裸裸地显示出现实的实况; 其次, 「赤」亦可解作红色, 像热情的火, 导演觉得这很配搭我们剧的故事,因为我们相信, 大家想寻找的爱, 应该是一种红色、热情的爱, 而不是很冰冷和表面的爱, 所以我们加上了「赤色」这两个字。


T: 在海报上提到「情欲vs爱性; 爱情vs性欲」, 这些事物之间有怎样的关系?

高: 这个剧本就只提到故事发生在「一个城市」里。意思是指不限于任何地方, 凡是在一个城市里, 都可以找到这十个寂寞的角色的身影。他们在现有的关系里不满足, 可能会利用性或出轨, 在他人身上为自己带来慰借和填补心里的空虚。有些城市人在爱情关系中只有空虚感, 想用性去满足自己的欲望; 有些则只有性关系, 但又想从中得到爱的感觉。这套剧就是说这十个角色如何从关系中寻找性和爱。


张: 像女人去一夜情, 究竟她是在寻找爱, 或是寻找性? 我觉得「爱情」和「性」是不可分割的。

梁: 我觉得对于城市人,「情」和「欲」是分开的, 而「情」、「欲」都是建基于「寂寞」上。如果你真的想过简单纯真的生活, 你只能到只需温饱不用为生活奔驰的欧洲农村。凡在非农村的城市, 繁华背后都一定暗藏「寂寞」。现在的城市人是较疏离的。像是情侣出来拍拖, 之后总是拿着电话各自寻找自己的乐趣; 或是飞机快要起飞才关掉手机, 一降落就要开机, 完全不理身边的事物。这些都是活生生空虚寂寞的反射。充满整个城市的空虚把我们的事物分隔开来, 像情侣朋友家人这些关系的距离应该是很近, 但因为「寂寞」把我们分得好远, 让我们只活在自己生活或情感的世界里。最可悲的是, 本来属于一体的「情」、「欲」因为「寂寞」而分开。这个剧就是要探讨城市人的空虚寂寞究竟到甚么境界, 他们透过「情」、「欲」的分开在心灵上究竟有甚么变化。

梁荣忠

高: 「寂寞」是寻找爱情的成因。如果你觉得一个人过得很好, 那你不会去拍拖;你是因为想有「去爱」和「被爱」的感觉, 才去找个伴。就是有那种寂寞感, 才会发生任何关系。可是在现今城市的生活里, 人们忘了爱是包含分享的, 在英文来讲是「relationship」, 但往往城市人在追求的是「romance」, 那种只顾自己的浪漫, 就是因为「寂寞」把自己变得盲目和与人分离。


T: 欲望的由来究竟是来自本性或人性?这剧会怎样解释欲望带来的问题?

梁: 欲望是一种要繁殖的本能和兽性。但经过世世代代人类加添了很多叫「道德」的规范在欲望上, 变成了现今文明的社会。可是这会演变成一种矛盾的考验。我们不能抗拒我们的本性, 但也不能违反我们的文化。像男人出轨, 那是因为他们找不到道德枷锁及原始兽性的协调。这是城市人的悲哀, 但也是文明的人类与动物的分别, 狮子老虎不用考虑道德问题。这个剧的故事都是在探讨这道德心态问题, 那十个角色因为分开了「情」、「欲」, 结果引起社会道德的悲哀。


T: 在剧中共有20个角色,在角色转换之间会否很麻烦?

高: 那可比演戏更辛苦呢! 最累的事都是要不停的快速换衣服。

梁: 何止麻烦! 简直是辛苦! 在技术上, 转场景和换衣服方面都希望给观众多点想像空间, 因此变化会很大, 难度也大大提高。像要挑战自己可否于30秒内换掉场景和由头到脚的衣服, 这对我们来讲绝对是一个大挑战。

T: 梁荣忠需同时兼任演员及导演,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梁: 刚刚自杀身亡的导演东尼史葛曾说过, 做导演是全世界最危险的工作, 因为我们要制作一个东西出来让别人评击来伤害自己。现在我真的是深深地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作为一个小本经营的本地剧团, 真的在各方面也会遇到更多的问题。但我真的想让一种方法去让大家对某些事情有反思, 让大家有变化。做演员及导演是挺辛苦的, 但幸好有好的监制及熟络的对手。如果这个剧亏本了, 我也只好多找点兼职去维持生计了! (笑)

T: 有没有说话想跟未买票的人讲?

张: 如果你是一个寂寞, 渴望爱, 或曾经被受伤害的人, 都应该要来看这的剧, 因为这个剧本真的是写得很好。

高: 快点买票啦! 其实这次的演出跟我一年前的演出已经有很大的分别, 因为中间自己的经历多了, 看法和体会也不同了; 可能有些朋友有看过我们之前的表演, 那更应该来看我们这次的演出, 因为真是非常不同的!

梁: 希望更多人来支持我们! 让我们与更多人分享!


T: 有没有说话想跟已买票的观众讲?

张: 多谢港支持香港小型剧场! 希望你能享受我们的剧, 和在几年后仍记得这个剧。

高: 希望大家从不同角色的经历得到不同的东西, 会想起自己的经历, 从而得到一个结论和看法。

梁: 我做的戏剧偏向简单易明, 因为我知道我自己未必能拉高观众的鉴赏素质, 但希望能扩阔观众群的数量。希望我的剧能让你们觉得看剧是值得的, 会再继续看其他的剧, 帮助香港剧界发展。


Timable特约记者: Cyder
编辑/摄影: 黑莓


《赤色‧蓝房间》在Timable上购票可享9折。《赤色‧蓝房间》在Timable上的事件: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44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