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硬天师,出道多年,各种类型的演出方式尝试过,由当初的电台节目,到电视主持,到后来的演唱会甚至今年初的音乐剧,当一个DJ艺人该做的做过了。唯独是舞台剧,当同台很多师弟师妹不停作舞台剧演出之际,始终未见二人。粉丝等了又等,终于等到今年首度合演舞台剧《笑の大学》,消息一出,大家Gala Gala Happy之余,最大的问题就知道是扑飞难…分分钟比红馆演唱会更难扑。
林海峰 (Jan) | 葛民辉 (阿葛)

跑惯山变跑步机
这次演出并不是在软硬一贯的大场地进行,而是较小型的寿臣剧院演出,对此阿葛表示这样近的距离,与观众有更多互动,环境更集中「”浸除”应该跟在红馆开show很不一样。」Jan形容就像跑惯山,现在改为在跑步机上跑般「要改变形式,重新适应如何跑得对。」是的,1989年那个《软硬天师软硬Show》的九龙大专会堂比今次这个场还要大。

自荐担演
《笑》剧只有两个角色,谈到为什么会参演,Jan谓他早前慕名欣赏该剧,因而与导演陈文刚结缘,而他又十分喜欢剧中角色,于是便大胆向导演自荐参演。阿葛笑说「通常都是某剧本很适合该演员,今次是演员很适合剧中角色。」有指刘嘉玲表示要倒贴演出舞台剧,软硬这次酬劳又如何呢? Jan笑指「我们不能相比,这次我们是赚的,赚了学习机会及好剧本,这些都是钱买不到的。」


首次参演舞台剧感大压力?
第一次演出舞台剧照理应感压力,但二人竟笑言「最大压力是在这里(新蒲岗)排戏很难找车位泊车。」这次演出有既定剧本,他们不用度桥,应会比自己开骚轻松,怎料… Jan表示「最初以为会较舒服,怎知比排舞更辛苦! 因为这次是个需要学习和有纪律的工作,而这些精神正正是我们长期欠奉的,是个自我挑战。」阿葛笑指「就等于叫蔡一杰在台上不要跳舞,是相当困难的。」

问到不能改剧本会否不习惯,Jan笑称「《笑》是个好剧本,我们需要做个好演员符合剧本要求,这也是纪律,如果要加减剧本倒不如做回自己的骚吧,哈哈!」阿葛也指要配合原着「导演会因应我们的进度,教我们如何用最舒服的身体语言演出。」

喜剧作家 VS 严苛的审查官
《笑》剧的两个角色分别是阿葛担演的喜剧作家及Jan饰演的审查官,他们认为这个题材很好,创作与审查之间的关系很值得大家思考,尤其在这个环境,希望由软硬做这个演出可以把当中的意思带给大家。Jan「这两个角色很可能是同一个人,在香港我们很享受创作的自由,在创作过程中第一个ban自己的永远是自己,所以角色都是同一人,只是今次拆开两个做。阿葛可以代入审查官,我又可以代入剧作家一角。」问到Jan平日是否也会很严苛对待同事,他指不只是他,对方或是观众也会有一定要求,大家都希望做得更好更严谨。


爆满加场?
问到会否加场,他们表示要视乎排练进度。Jan笑谓「我们排了两天戏,仍未有起色,暂时只记得如何来排戏的地方,对白仍未记得,哈哈。如果进度不好,可能要腰斩。」而实情是截稿时已经加了一次场,又被秒杀了,现在要问的问题是会否再加场。但以之前秘杀的情况来说,其实加开3个月都不是问题,皆因软硬每次于红馆开Show也势必爆满,现在所的场数的总人次,连一晚红馆的观众数目也不够。

访问当天,阿葛戴着假发造型,满头大汗,Jan希望他公演时留到真发,而阿葛表示自己两年前已开始留了少许「发毛」,用作开show夹头发造型。


林海峰X葛民辉《笑の大学》三谷幸喜舞台剧 on Timable:
http://timable.com/event/478839
 
KitLi
2014年8月13日 下午5时10分
Looking for 1or2 ticket at any price 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