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公共艺术

作者: Timable, 2014年8月27日 (三) 下午7时30分


公共艺术 (Public Art),根据维基百科(不是维基解密或王维基),通常是指以任何媒体创作,且置放或附加于公共空间的艺术作品。例如人行道上的铜像,或是公园里的纪念碑。公共艺术也可包括公共空间里的各种艺术表现,例如建筑物;甚或是可以使用的物品与设施,如桌椅和路灯。去年一只大黄鸭袭港,大家蜂拥拍照之余,也引来大家思索甚么是公共艺术。随之而来「公共艺术」越来越多,是真心艺术还是抽水艺术?

香港的社交媒体(Social Media)

先不谈公共艺术,谈谈社交媒体(Social Media)。近来冰桶热,不少人首次粉墨登场对镜头说话,Post到面书自淋冰水再挑别人机。这可是自有面书以来,赞好与分享贴文/图以外,最大的实质动员。冰冰相报何时了,动员背后,多少人对此活动及该疾病有真正了解?世界有那么多的疾病,为何偏偏对此病突然如此关心?此病突然之间比伊波拉的疫情重要吗?当然,有病者受惠绝对是好事,也不应猜疑「行善者」的动机,然而,这种一窝蜂的心理及现象,竟可解释越来越多的「公共艺术」。


公共艺术与社交媒体

自有了面书及Instagram等社交媒体,逛街要拍照上载已是常识,上载的次数可能比上厕所的多。那么有甚么题材可拍呢?情侣、食物等少不了,但看得多也会闷,赞好数目减少得找新题材才能维持朋友间的人气。公共艺术便是一大好题材,一来这不是恒心如维港海景,过了一段时间便会消失,要趁机「留倩影」。二来于凡事讲求速度的香港可作比拼,谁先拍照谁较「潮」,君不见冷桶玩了一星期后大家已经懒得再看了吗?


公共艺术与商业

正因为人人在斗快贴图,俗称「洗版」,是商家「免费」宣传的大好机会。在各位及各大传媒落力洗版下,去年大黄鸭展出的一个月内,官方指有8百万人次参观,足足一整个香港的人口都到过了「朝圣」,先不计为商场带来的收益,单是公共交通的周边利益已十分可观。再者,商场需要人流才值租,8百万人次可是一些二三线商场多少年也做不到的数字。一个公共艺术展造出如此骄人的成绩,其他商场又怎会不跟随。一个接一个的大型雕塑,卡通人物、经典动漫、潮流插画,一一涌现,总之要大,要洗版。

其实早在黄鸭之前,同一商场已举办过「100只叮当」展,(对,以笔者的年纪是不会叫他做多啦A梦的。)当时已见公共艺术展览之掘起。随着这两年来的演化,现在的公共艺术展有着三个要素:多、大、潮。


:如100只叮当、1600只熊猫、100只大象等
数量多,有气势而又选择多,总有一只合心水,洗版机会高了,逗留时间也长了。

:如黄鸭、高达、吹气乳猪(西九)等
体积大,由远处已可见,够宏伟,人人举机拍照容易,基本上也一定会洗版。

:如Line角色、变形金刚、Hello Kitty等
大众流行,多人喜欢,有电影/动漫/产品配合,不用解释,粉丝自动朝圣,传媒自动报导。

非主流公共艺术

以上所说的都是主流的公共艺术,非主流的大概是「一般人」较少会有兴趣接触。就如举办大黄鸭展的那个商场,早前亦有举办过大型的韩国艺术家的大型雕塑展,其体积及高度跟那些变形金刚略同,然而其回响却差天共地,就算市民驻足欣赏,偶尔拍拍照,也少有进一步了解艺术品之背景及含意。当然,公共艺术不讲求深奥,大黄鸭也不就是想看者会心微笑一下便够,但同时也不应该当作纯粹一件装饰品罢了。艺术家花尽心血做出艺术品,作为有份观赏者也应该用心领略一下,得着的可以是一个会心微笑,一个领悟,一个对孩子的启发,甚至只是一会儿的思考,这也是公共艺术的精神。


其实在香港公共艺术的兴盛时代,大家要接触是易如反掌,当然有了Timable就更易找得到。作为观众,希望大家可以不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主流的公共艺术上。例如之前在本港各公园放置了本地艺术家/学生作品的艺绽公园展览这类非主流的,都是大家容易接触到,又不需要一窝蜂的好东西。而主办方在一轮斗多斗大斗潮的竞争后,亦期望可以重新检视其公共艺术的方针,如较早之前展出的大型太极熊猫,找来青年艺术家制作,象征科技发展和生态平衡和谐合一,有意思但同时又能吸引眼球,一举两得。公共艺术搞得适宜就是公共艺术,否则便成了公共Issue(跟「艺术」的国语发音相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