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做艺术,就仿如一层层金字塔,要向上爬升,除了要抵抗高度带来的难度,连处身的表面面积也随之而缩小,当生命选择了行走上一条最困难的艺术之道,当中的欢笑与苦痛,观众在戏棚席上,看到几多,又何曾了解几多?一套记录片《干旦路》,大概能够刻画出当下香港艺术的一个位面。

这段记录片,由王侯伟零四年在电影学院的一份拍摄功课开始发酵,直到零九年由导演卓翔采用功课中的幕后片后,再追随两位戏曲青年-谭颖伦与王侯伟──直到二零一一年,前后足足八八年而拍成。「做艺术系香港已经好困难,渠地仲系艺术里面选传统艺术,仲要系里面选择做干旦。」卓翔淡淡然就已经道出他俩在戏曲道上的最大难处。

路漫漫其修远兮

干旦者,即系以男生演女角,卓翔指出,北方的京剧有男生演女角的传统,先有「四大名旦」,后又有「四小名旦」,可谓人材辈出;反观在香港,「女仔就系女仔,男仔就用番男仔。同时最盛行既就系女演男,你会见到呀盖鸣晖、任剑辉这些所谓既绅生,」即使能够突破传统,也不表示干旦之路一帆风顺,「好难搵拍档嫁!因为作为一个男仔演女仔,要搵人同你夹,唔系人人肯夹你。」

记录片《干旦路》剧照

戏班的担忧,也是这条路上的一大阻碍:「戏班都会諗:『可能唔太岩观众睇喎!』」虽然卓翔在拍摄过程发现这与事实不符,他发现至少观众对于干旦是并不抗拒的。然而在这种多虑而市场日渐收缩的环境下,出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连同片中两位干旦在内,香港现存只有五位干旦仍然有演出,他们未能挤身进主流剧团,更需要自己统筹戏曲演出,自行写剧本、修改剧本中的音节,以符合男声女唱的演出。所以当被问及对两位演员的期望时,卓翔道:「成为香港梅兰芳…曾经何时可能会有点可能性。」但二人若想在粤剧上踏上成功的路上,他也坦白道:「睇唔到未来。」


吾将上下而求索

「渠地明知呢条路唔可行,但渠地都照行。呢个系我点解想将故事话比大家听既原因。」虽然道路阻且长,但卓翔对此并没有任何失落:「我觉得成功唔系最重要,梅兰芳都唔系因为要成功先做男旦,而系因为渠真系喜欢呢一样野(戏曲),想希望继承呢一样野,而令到更多人喜欢戏曲先做。」

记录片《干旦路》剧照

其实不少人也不少人抱有梦想,但现实的存在令他们不再往前走,而甘于在求梦追艺的道路旁停下;有人却选择将梦想和艺术与自己的生命结合:「渠(演员)投放左好多心机时间落去,成为左渠自己既identity,建立左渠成个人既元素,所以如果你今日同渠讲:『你唔可以再做干旦。』,渠会无晒动力。我諗呢个就系点解渠地会继续行落去既原因。」这个,大概是卓翔和他的记录片,可以给予香港艺术者、寻梦者在我们漫长的道路上一点鼓励及启示!

访问及撰文: 石仔
摄影: Paul, Vennisa Mok

《干旦路 My Way》电影 on Timable: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639

香港亚洲电影节 电影一览 on Timable:
http://www.timable.com/page/hka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