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1+1》未拍成播放之前,对于导演赖恩慈(阿毛)的可能只有一堆冷言冷语,大概没有人想像到《1+1》能够在土地及国际影坛大放异彩。一句评审的「To be international, you have to act local.」,肯定了在选材上的正确。其实不论当日的《1+1》到今天受香港亚洲电影节邀请的《N+N》,阿毛想坚持想说的话,其实很简单。

电影《N+N》剧照

「拍完左《1+1》之后,我仲有野想讲,《1+1》只系讲左个开头,当时菜园村仲未拆,我不断系到想像,呢个地方无左会系点?」《N+N》对她来说,就是从这一个小问题不断地蕴酿、发酵而成:「记得有一次返到去,我系拍《1+1》时同一个角度望过去,当时见到好似打完仗咁。」此情此景,对曾经长时间留在菜园村的阿毛来说不可谓不感概,她无法想像原来真的可以有一种力量把一条活生生的村落连根拔起,她肯定的道:「我知道故事未完,有一个最大既动力去拍(《N+N》)。」


阿毛将《1+1》由短片化为长篇电影,视角由菜园村,转到去整个大议题:到底香港应该如何发展?阿毛继续解释她的电影意念:「《N+N》里面有好多唔同事件,但都系围绕住香港城市既发展,《N+N》既意思系希望搵到多啲可能性,即系有N个可能性,所以电影唔系讲紧单一议题,而系讲紧香港城市发展多角度既议题。」

但如何讨论,参与这个议题,就好像参与一场巨大的战争,对手就是一部国家机器,战场就散落在香港的每一呎角落。「好开心亚洲电影节选系呢个时段播,因为好配合而家讲紧既议题,就系新界东北同中港融合,因为个个系比菜园村一个更大既摧毁。亦都系一个更大既『发展就是硬道理』既议题。」对于阿毛来说,探讨这个议迫切性,是由《1+1》到《N+N》之间的最大分别。


「保育系保育紧一种感情,感情系要用时间去建立,如果摧毁用时间建立出黎既感情,香港会变得好危险,」阿毛如此假设:「如果香港发生好大既灾难,有海潚或者唔同既灾难,可能一个月两个月内,香港会变成一个空城,因为香港呢个地方,缺乏感情。」其实细心设想一下,大概就能知道阿毛的这一番话并非危言耸听。

然而,情况虽然恶劣,但未到终局,我们仍然能够把握近乎N个的可能性,和希望。「最令我感动既,系一班村民,甚至系非村民既80后,愿意企出黎,咁香港人又愿唔愿意为香港企出黎呢?」阿毛对这一个问题抱持了乐观的态度:「我諗另一班generation,由80后去到90后,渠地并唔系immigrate过黎,可能上一代会带住一种过客既感情。但呢一代会带住好多系香港土生土长,所以渠地既爱系有根基既。」


电影《N+N》剧照

由当搜集资料时,到看过电影的内容,再到专访过后,阿毛给予了一种非常坚持的「气场」(之后在报导中竟发觉她曾真的有「赖坚持」的一个花名!),但退后一步再想,这种坚持,何尝不是要由一种感情才可以灌溉得出?还希望《N+N》能够将《1+1》中的富贵竹的寄望和坚持,在香港遍地花开!

《N+N》开幕电影 on Timable: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263

香港亚洲电影节 电影一览 on Timable:
http://www.timable.com/page/hkaff

访问及撰文: 石仔
摄影: Vennisa M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