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专访《屈狱情 BENT》风车草剧团

作者: ahfa, 2013年1月29日 (二) 下午12时44分


对上一次访问风车草剧场,是写CRAVE。事隔半年,又经历了几个舞台剧的他们,这次聊起BENT屈狱情,眼中看到的,是闪闪发亮的自信。曾经是梁祖尧的毕业作,多年后,重新演绎同一个角色,问到为什么选这个时间演,梁祖尧说:「因为现在的我是36岁,演一个36岁的角色,刚刚好。」最近同志话题闹得沸沸扬扬,当大众开始关注和思考这个议题时,听见BENT舞台剧要上演了,真的是刚刚好。汤骏业: 「其实我们不是单单要提出同志议题,更进一步想提醒大家的是:爱,是不应该局限于性别年龄种族等等的东西。爱一个人并没有错。其实不晓得为什么这身为人应有的权利,是需要提醒的。」

T: Timable
祖: 梁祖尧
汤: 汤骏业

T: 这个剧本对你们的意义是...?

祖: 当年这个剧是我的毕业作,那时我被选中做主角,觉得很开心,也要更加努力去表现自己,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演出,好为未来的自己舖路。但当时等了好久,导师也是现在的导演,迟迟都不开始排戏,我们全部男生每次都是一起去分享各自为这个故事做的功课。然而我们每找到一个资料,对这件事有更深的认识之后,便发现以前我们找的都是客观的资料,但这次我们找到的是「人的感受」。这些细微的东西,让我们觉得实体距离很远的东西,于感情上,其实我们扣得很紧,所以每一次的分享,我们的眼泪都不自觉的不断流下来。事隔12年来重新演译,我希望能把整个故事和讯息透彻的呈现在观众面前。我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这个剧,因为当这个剧能感动到我的话,也一定会感动到大家。

汤: 这次演的角色和之前演过的不一样,所以是一个挑战自己的机会。我在戏里其中一句对白是「你在这里连爱的权利都没有」。如果现在这个社会里,你去爱一个人,或者自己去选择怎样生存的方式的话,其实是一个大倒退来的。我希望用这个舞台剧去分享「要珍惜爱一个人的权利」。爱一个人是应该不分种族,颜色和性别,我们应该学会怎样去珍惜可以去爱的空间和机会。


T: 关于这个剧本你感受最深的是?

祖: 这些故事的源头其实始于一个人的想法, 那个人就是希特拉。他小时候应该也不会想到他长大后是这样的人。我觉得如果我们好好做好此剧,不但可以为当时集中营死亡的人出一口气,而且我们还希望看完这个剧的人去思考该怎样对待身边的每一个生命,那也许下一个希特拉就不会出现。

T: 有别于其他舞台剧,这个剧最突破的地方是什么?
祖: 剧本里有一幕很大胆的写对于性的描述。尽管他写的是两个人在集中营搬运石头的过程中情不自禁地用眼神和语言去做爱,但重点不在于他们做爱这件事,而是他们竟然可以在德军面前,在集中营里表达对对方的爱意,这是一个更深层次的爱,也是在戏剧史里面很经典的一场戏。

T: 这个剧本在这个时代的社会有什么连结?

祖: 在这10年来游行文化渐渐发酵,大家都开始学习怎么为自己发声。同性恋无疑在这个剧是一个戏码,但重点的讯息是自我认同和人和人之间要怎么尊重对方。

汤: 于我来说这个课题是学习如何去爱,是一个终生学习的课题。这个社会变得愈来愈政治化, 原因是这个环境比起之前是变差了, 生活的条件被改变了, 比如说我们被楼市压得喘不过气,完全没有前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把赚来的钱去好好生活。以前是只要你肯努力就会有好的回报,但现在是就算你已经很努力,也不一定得到两餐温饱,当我们被打压到某个程度时,我们就得出作反抗。在剧中的环境是在希特拉的统治下,你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因为在那个时候,他们可以随时剥夺你的权利。以前我们都习惯了自由的空气,但近年很多意识形态好像都不自觉的被拿走被控制了。


T: 纳粹时期面对死亡的罪,还有无形的精神上的「罪」,你觉得哪一个比较可怕?

祖: 我觉得在精神的压逼比肉体上的压逼恐布。不过只要你站得稳,坚持你相信的东西时,你不愿意的话,是不可能有人能改变了你,就算杀死你的肉体,也杀不了你的精神。但其实没有了肉体的压逼大家也不会正视自己,因为觉得还没「埋到身」,还没看到这种白色恐布。至于精神上恐布的地方是你慢慢被改变了也不晓得,到最后你要反抗的时候已经没力了。

汤: 我觉得两个都可怕,因为当你察觉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其实我们应该一感觉到有不对就要发声维护自已的权益,我没想过这个情形会出现,也不希望他会出现,无论如何也不能妥协,无论试多少次,都要反抗。

T: 这一次找来张敬轩做特别演出,为什么会选他而他在这个剧担任什么角色?

祖+汤: 其实这个角色只会出现一场,他在里面饰演一个易服的艺人,他出场唱的歌是这个剧的转折点,象征他们的世界已经变了。因为之前有和轩仔合作过,累积了默契而他唱歌很好听。种种的要求他都符合了,之后他听完故事的脉络之后也一口答应,所以就造成这一次的合作。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问,这个社会怎么了,为什么那么多东西需要我们用力去争取才能得到,明明那就是我们本来应该享有的东西啊。但现在问题就在我们面前,这一代的我们就需要去发声,保护每一道防线和我们自由的空气。我相信大家看完这个舞台剧之后,更可以体验到海报写的这一句「只会让更多罪名埋没爱」。

Timable特约记者: ahfa
摄影: 黑莓


《屈狱情 BENT》 风车草剧团 on Timable:
http://www.timable.com/event/75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