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日 ‑ 27日 (逢星期一,三至五) 上午10时 ‑ 下午6时 (8小时)
2017年3月4日 ‑ 26日 (逢星期日,六) 上午10时 ‑ 下午7时 (9小时)
香港沙田文林路1号
免费
提供


千呼万唤始出来!金庸馆开放有期!


郭靖、杨过、乔峰……各路英雄即将云集香港文化博物馆与大家见面。全港首个「金庸展厅」常设展览筹备得如火如荼,身为金庸迷的你万勿错过。

香港文化博物馆成立常设的金庸馆,由视听导赏厅改建而成,占地约2000平方呎。馆内届时将展出逾100组展品,包括早期流通的小说版本、珍贵的手稿、文献和照片等,以介绍金庸早期事业发展、其武侠小说创作历程,以及其小说对香港流行文化的影响。展览中会有一个名为「大侠游踪」的环节。

一九五五年,对于金庸迷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那一年查良鏞开始以笔名「金庸」在《新晚报》发表首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往后的十七年间,金庸其余的十四部作品陆续面世,均极受读者欢迎,作品多次被改编成为电台广播剧、电视剧、电影、舞台剧以至潮流电玩等,对华人流行文化影响深远而广泛。去年,康文署构思多年的金庸馆正式落实,落户在香港文化博物馆。金庸馆将于三月一日起公开展览,展出藏品共百多件。

常设展览 广纳珍藏
「一个成功的展览,要有能吸引观众的展品,也要把想说的故事说得清楚明白。」负责是次项目的香港文化博物馆馆长林国辉如是说,那么金庸馆的展览将会说一个怎样的故事?「查良鏞博士是一个博学、勤奋的人,他凭一支笔,既要写政论,又要写小说,他的成就还有办报和参与社会活动,如基本法的起草等,在现代文学界和出版界,以至世界华人读者群中,金庸都是一个大名字。去年举办的『我与金庸征文比赛』,中学组别参加者的作品很有质素,会想到以金庸作品中的角色性格投射在自己班上的某某同学身上。有的会借某个小说人物的名义写信给另一个角色等,看得出他们对金庸小说的内容十分投入。去年书展,我们也有一个关于金庸作品的展示区,遇到不少学生及年轻的读者,他们对金庸作品都很感兴趣。我们希望可以将这位极具影响力的文化人精彩的故事讲得清楚,由于这是常设的展馆,日后会按不同主题展出不同的藏品,在开幕的展览上,会先以最令人感兴趣的小说创作历程及其小说对本地普及文化和生活的影响作为主线,希望将来有更多金庸爱好者将他们的珍藏捐赠或借出,继续丰富展览内容。」

手稿窥见大侠个性
曾于香港历史博物馆任职多年的林国辉,过去参与过约三十个历史文物展览的筹划,但他表示金庸馆跟过往的项目有很大差别。「策划文物展览,最重要是找到难得一见,并能够反映一个时代高超工艺水平的展品,透过展品介绍一段历史。在过程中要到内地或不同国家地区的博物馆洽谈,游说别人将珍藏或展品借出。筹划一个文物展过程艰巨,但目标文物的清单,我们却是心中有数。但金庸馆筹备时,却要一边搜罗展品,一边构思展览内容,现在所得的馆藏,是我们进行文献及照片征集,并与金庸的家人、曾经共事的同事好友商借的成果。除了搜罗金庸的小说不同年代的版本,我们还会在各方面了解金庸,包括他的事业和个人兴趣。例如我们知道金庸爱书,会请人替他把旧书籍一本本重新装订及包好来存放,他习惯一边阅读一边思考,并在书页上做旁注。我们就请查太借出金庸写有眉批的书籍。得悉金庸在二○○○年为中国《收获杂志》撰写、其后收录在《金庸散文集》中的自传体散文式短篇小说〈月云〉,又向查太征求这篇文章的手稿。查太对是次展览很支持,我们的要求,她都尽力配合,甚至是金庸的私人物品如眼镜、围棋棋盘、相机等,她都慷慨借出。」

林国辉得悉新加坡资深报人及作家杜南发拥有金庸撰写《笑傲江湖》时的手稿,更亲自飞往当地与他会面。林国辉表示,在策展过程中,对金庸的作品及其个人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林国辉对于金庸作品的认识始于大学时代,大学修读历史系,中学时期已经对历史产生兴趣。「我们学写作,常常会读张晓风、白先勇等作家的作品,校方很注重历史方面的教育,老师对于历史认识也很广博,是讲故事高手,我因此爱上了历史。老师在课堂上提及中国近百年的状况和中国积弱的因由,但当时课程却不包括最近数十年的历史发展。我开始接触伤痕文学,读陈若曦等作家的作品,发现当中有不少片段,单凭课堂听课及课本的内容是不足以掌握的,方才明白要认识历史,非下工夫多方钻研和发掘不可。」

林国辉在中学时代读古龙的武侠小说,喜爱其曲折悬疑的情节,某年暑假他和同学一起往新疆旅行,在西安火车站的地摊,他买下第一本金庸小说。「那一本是《射鵰英雄传》。一翻开就停不下来,那趟旅程交通时间很长,每次坐车就埋头看,当时也没有想到可能是盗版……」林国辉笑着回忆。

渗文史资料 妙写国际关系
初读金庸,林国辉虽然只是当作一般消闲读物,但已感到其作品超越了其他武侠小说作者的境界,他一口气读了《射鵰英雄传》、《天龙八部》及《笑傲江湖》。直到去年筹备金庸馆,林国辉重读金庸,并把全套读毕,这一读,他仿佛触摸到金庸创作背后的心怀和对自己作品的期许。

「《射鵰英雄传》的故事背景为南宋,那个时代的南宋处于弱势,要以守城的策略去保护边境。我接着读的《天龙八部》,则以北宋为故事背景。宋朝在公元九六○年出现之前,国家处于五代十国的分裂时期,宋朝统一中国后,又遇上金人的兴起,这个距今约一千多年前的世界,国际关系很复杂,有很多族群的关系,我很欣赏金庸的选材,他将宋、金、蒙古的关系描述得很好。当中有不少大场面,如郭靖黄蓉守襄阳城,蒙古军攻城等均描写得很精彩。此外,小说还会附有和故事相关的人和事件的历史资料,如传真教和成吉思汗的家世等,可见作者本身对于历史的热爱,很认真去做历史背景的研究,而中国人注重的道义观念,还有书法、围棋等传统文化艺术及游艺项目,以至中药医术都在不同的故事场景中出现,我相信他是希望透过作品去传递中国文化和历史知识。」

反思大时代下百姓生活
金庸写《笑傲江湖》时正是文革的年代。当林国辉读到书中关于气宗和剑宗的矛盾时,不期然联想到当年国内经济发展经常提到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问题。「金庸在描述小说所设定的时代的同时,跟他自身所处的时代也有所呼应。这是很特别的写作手法。我相信金庸在执笔之际,对于其身处的局势存在某程度的反思。」

多媒体展区 化身令狐冲出招
林国辉说,过去历史的书写,很少会探讨普罗大众的生活和他们的想法,而众多古代史料,对于某一件事件的描述也大多从统治者和精英阶层的角度去着墨,故金庸作品能为读者提供一个想像的空间。「比如当辽和宋对垒时,双方的百姓生活及他们对战争的看法如何。小说的描写,相信能提起读者进一步认识及研究历史的兴趣。」

没有列出角色人物的名单,没有情节重点备忘,金庸就凭建构在脑中人物的独特性格和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创作出脍炙人口的故事,让身处社会不同阶层,生于不同年代、不同地区的华人都能投入其中。这样一个说故事的高手,他的故事将会在一个由多媒体视听导赏厅改建而成的展馆中上演,除了以传统模式陈列展品,场内也会有一些展区以多媒体元素与观赏者互动,观赏者可以化身成为金庸小说的角色如郭靖、令狐冲,使出各路武林高手的看家本领,也可畅游金庸笔下的重要场景如韦小宝擒鰲拜。在过去六十多年,「金庸」已经成为世界华文读者的共同语言,林国辉说,馆方希望透过不同的方式将金庸的故事呈现,吸引不同年纪及阶层的人士来阅读。

林国辉
林国辉,文化博物馆馆长(历史)。一九九○年代加入香港历史博物馆,曾经协助筹办超过三十个不同题材的文物展览,包括「市影匠心:香港传统行业和工艺」、「天马神骏:中国马的艺术和文化」、「摩登都会:沪港社会风貌」、「辛亥革命百周年展」、「皇村瑰宝:俄罗斯宫廷文物展」和「宫囍:清帝大婚庆典」,以及相关的图录编纂工作。


为配合金庸馆开幕,一楼聚贤厅会举行金庸文学相关的绘画作品展「绘画.金庸」专题展览,展出金庸小说插图原稿及不同画家笔下的金庸武侠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