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免费
提供


【明报专讯】香港人怕闷,常常想用不同的活动填满空闲时间。另一方面,香港每星期亦有相当多的文化、娱乐、节日活动,单是各区大小商场和表演场地的活动,就难以尽录,一般人有时难免会错过。有创业者就想出,用一个网站来尽量收录所有活动,并让用户自由设定一段日期来搜寻。经过几年耕耘终于实现盈利,又推出了手机App,并计划将这商业模式复制至其他城市。

Timable Limited共同创办人兼行政总裁高立基表示,他大学毕业后,本来一直在物流业工作,并未有特别想到创业。创办Timable,是缘于有一次,他和中学同学阮文朗说起,香港有这么多文化、娱乐、节日活动,包括商场活动、演唱会、舞台剧、兴趣班等,为何没有一个网站综合列出所有活动的时间和地点,以方便消费者?

「我很记得,当我读中学时,张学友的音乐剧《雪狼湖》做完了,我才知道。」他回忆说。他认为,任何主办活动的机构都会有宣传预算限制。另一方面,亦不是所有消费者都那么留意各种资讯,追得那么贴。再者,搜寻引擎亦没有让用户按日期来搜寻活动的功能。当IT顾问的阮文朗听后大有同感。于是,两人便在2010年7月创办Timable,推出其网站。初期两人只是在家中用业余时间来打理Timable,连办公室也没有。阮文朗负责IT方面的工作;而高立基则负责搜寻和核实活动,尝试接一些广告等。

勤做SEO 累积惯性收视

不料,这样玩票性质、业余经营的网站,在2012年吸引了雅虎香港注意,邀请他们合作。原来雅虎香港正是看中这网站可以让用户设定一段日期及时间来搜寻活动。初时,双方的构思是在雅虎香港的首页增设一个活动栏目,以显示几个热门活动,当用户点击下去时,就可以看到更多活动。当然,这些活动资讯全部是转载自Timable。

两人见业余经营的Timable也获得雅虎香港垂青,便辞掉工作全力经营Timable,在观塘租工厦单位做办公室。但可惜,因雅虎集团内部有不同意见,最终的合作形式和原本构思有别。雅虎香港最终只是在一个不太起眼的内页转载Timable收录的活动资讯。高立基表示,双方合作了一年余才终止,但这对于引入人流到Timable网站,帮助并不明显。

反而,透过日积月累为不同的活动关键字(如演唱会等)作搜寻引擎优化(SEO),Timable的网站自行引入了较多人流,渐渐累积到惯性收视。2012年和2013年,Timable分别推出iOS和Android版本的手机App,以方便手机用户浏览,并开始增聘小量人手。2014年底,Timable吸引了本地主要手机App开发商之一的Green Tomato入股,这次真的产生协同作用,对其业务有显着帮助。

Green Tomato入股 发挥协同作用

高立基解释,Green Tomato入股之后,该公司除了将办公地方迁入后者的办公室之内,还可以共享其他资源。例如,该公司本身的IT开发人手有限,但Green Tomato的员工却过百人,可以协助该公司解决某些技术问题,或者应用最新的技术。

此外,Timable本身是小公司,要说服一些大品牌落广告,有相当困难。而Green Tomato旗下有一间网上广告代理商Hotmob,已经营了多年。后者一直为多个入门网站代理广告业务,累积了不少广告商客户。于是,Timable就索性让Hotmob当其独家广告代理商。这不但令吸纳广告容易得多,Timable亦可以省下一些人手,专心从事内容、市场推广或构思新业务等其他工作。

拓报名售票服务 收入大增

2016年初,Timable新增了直接报名参加活动和付款购买入场券等功能,成功开拓了一项新收入。现时在Timable可找到逾150个兴趣班、工作坊和短期课程,包括烹饪、编织、插花、西洋书法、皮革制作、木工等。此外,某些展览会、小型演唱会、Talk Show、舞台剧等也会透过Timable来售票。高立基表示,公司代为处理报名和收费工作,一般收取10%至15%佣金。若活动免费入场,公司会根据最多可以容纳人数,和主办机构商议一个固定收费。他声言,这佣金不算太高,因为像展览会、演唱会、Talk Show、舞台剧等较多人参加的活动,该公司需要派出两三名员工到现场,为入场观众嘟QR Code或换领实体入场券。

现时,广告大约占公司八成营业额,报课程和售票大约占两成。换言之,在广告业务的增长之外,这一年余,Timable凭报课程和售票的新业务,已令营业额额外增长四分一。现时Timable网站和手机App每月有逾60万个用户(Unique Visitors),且仍在增加。因此,广告费亦可略为调高,来自广告的收入今年仍有低双位数增长,而报课程和售票收入则至少有几成增长。


进军其他城市 开拓增长潜力

高立基表示,Timable未来的增长潜力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向外扩张,将香港的模式复制至其他城市。因为Timable已经有现成的网站和手机App设计,只需更换内容和图像等,就可以在另一个城市开业,毋须再进行程式开发工作。

该公司最近已在台北开设分公司,推出了台湾版的Timable,暂时收录的活动七成来自台北。由于开业时间尚短,暂时还未有什么广告收入,亦未需要分拆成多个城市的版本。此外,该公司亦和一名澳洲籍华人合作,授权后者使用其网站和手机App设计,推出墨尔本版的Timable,专攻当地的数十万华人。

盼本地售票市场更开放

他认为,华人比例较高的地区,如新加坡、吉隆坡等,都是较易开拓的市场。因为这些市场的文化和香港相近,而且Green Tomato早已在几个东南亚国家建立了关系网,可以提供支援。但长远来说,他亦希望Timable能够打入非华人市场。

至于另一个增长潜力,则是在售票方面。高立基表示,该公司也曾为个别大型活动处理票务。例如,今年2月在PMQ举行的日本漫画家伊藤润二的作品展,该公司就是两家指定售票商之一(另一家为Ticketflap)。最终,该公司就卖出了数千张门票。但整体来说,该公司能接到的售票生意,大多是入场者在数百人以内、在较小场地举办的娱乐活动。这是因为,香港最重要的两三个表演场地都要求,在那裏举办演唱会的机构必须透过某家售票机构来独家售票。高立基认为,这是某种垄断或霸权。「为什么不可以让主办机构自行选择和那家售票机构合作,或者同时与多家售票机构合作?」
另外,他指出,某些大型演唱会的赞助商居然认购了大约8成的门票,只余下大约2成的门票作公开发售。在欧美或台湾,这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假如这两大问题能够改善,Timable的售票收入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以用户体验为先 曾推掉广告

高立基和阮文朗在2010年7月业余创办Timable之后,初期因为广告收入有限,两人一直没有从公司支薪。要到2012年全身投入经营Timable,广告收入显着上升后,两人才开始领取数千元月薪,之后再逐渐加薪。

「但当请多一名员工,每个月要用多2万元时,公司又从有盈利变回收支平衡。」他笑说。当然,Timable现时的盈利已增长了不少。现时该公司在香港有9人,在台湾则有2人。

高立基表示,用户在Timable设定一段日期后,那些活动的排列次序会根据多个原则来综合计算。例如,有付广告费的活动,快将结束的活动,或那些活动和用户过往参加过的活动同类者,其排名都会较前。

高立基做生意亦有其原则,并不是完全向钱看。现时Timable上的广告大约七成是活动类的,约三成是非活动类的,后者包括:银行、美容、脱毛等。他表示,如果他愿意的话,其实可以接更多的脱毛广告。

不过他认为,既然用户上Timable是为了找活动玩,那么广告亦应该大部分来自活动。所以,有时他会推却一些非活动类的广告,以免其比例过高,影响用户体验。此外,他亦强调,即使有些演唱会等大型活动是由其他公司售票,Timable亦会收录。

[新经济新天地]
明报记者 薛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