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8日 ‑ 9月8日 (逢星期五,六) 上午11时 ‑ 下午7时 (8小时)
2017年8月21日 ‑ 9月7日 (逢星期一至四) 中午 ‑ 下午7时 (7小时)
香港上环荷李活道186号1H舖
免费
提供


陈育强在本地艺术界无人不识,既是大学教授,亦是艺术家,多年来活跃于艺术界,1983年毕业于中大艺术系,之后到美国鹤溪艺术学院修读艺术硕士课程,1989年重返母校执起教鞭,直到去年才退休,这些年来参与的展览超过100个,作品在美国、德国、澳洲、中国、日本等不同国家展出。

当事了当代艺术的实践一段颇长的时间之后,陈育强现时探讨的方向是如何把这些经验套用于传统媒介当中,其中书法与陶艺是陈育强想桥接当代方法和意念的切入点,希望的找到工艺性媒介在当代艺术实践的位置。

展出的作品大致分为两类:第一类作品是数码书法,他把「书」和「法」分开,「书」指文字,「法」则指运笔的方法。在「书」方面,陈育强参考了日本、韩国、越南的汉字在不同文化在地化的过程和原则而拆解了中文形义的固有对应关系,产生了新的形义关系;在「法」方面,则引用了素描及绘画法则,利用数码介面的可逆转性,使拭察和改动成为书法的技术语汇,书法的以黑入白及篆刻的计白当黑因而得到综合调和。在某些书法作品中,陈育强甚至透过重叠文字和不断拭擦来达致不可辨认的结果,这和用单张菲林来拍摄录像的情况类同。

同样的进路套用到陶塑作品中。由于陈育强未受正规陶艺训练,只能把他对书法的理解放置于陶塑的过程中,陈育强十分珍视制造陶件的即时性和泥与身体的亲密性,事实上,觉得用手挤压泥板和用毛笔笔锋擦入宣纸的方法没有很大的不同,陈育强都得顺应泥的状态和笔锋的转向顺势而为,这些看似随机智能的反应都必须以身体的感受坐标为依归,发掘了个人的某种敏感度也回应了他/她所属的文化背景。

当当代艺术被高度讯息化,其表现手法亦渐次溶进日常活动的刻下,从传统媒介也许是重拾艺术当中人类学功能的重要进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