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4日 ‑ 24日 (除星期三外) 上午10时 ‑ 下午8时 (10小时)
香港铜锣湾高士威道66号
免费
提供


WMA大师摄影奖宣布2017/18 年度主题 #过渡 的九位入围摄影师(排名不分先后):
张铭良 - 公共空间的故事
Billy H.C. KWOK - 回归之后
陈国宗 - 化灵为物
陈淑安 - 花沾油墨
龚鹤 - 心愿
梁望琛 - 风中的香港旗
石明辉 - 路易 达盖尔的恶梦
谢嘉敏 - Narrow Distances
严瑞芳 - 大门没有上锁

入围作品均在香港脉络下回应主题「过渡」。作品将刊载于展览目录。展览由香港C&G艺术单位担任策展。







WMA委托计划2015/16—「我们是谁」得主谢至德将于同场展出其作品,其个展《万念‧归寂》为一月份在JCCAC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举行的《万念‧丛生》的延伸。谢氏将在《至德个展二部曲》展示摄影生涯三十年来的作品,并透过作品探讨香港人的身份议题。

关于「过渡」
过渡在转变前无可避免。过渡是中转站:是昂首阔步,是江河日下,是变革前夕的蜕变。过渡可以非常短暂,人往往不加注意,甚或抛诸脑后,只注目事情结果。过渡可以是稍事歇息,让人得以审时度势,随机应变。过渡亦可以是无期休止,使人进退失据。在文学,过渡是转折连接,融合段段文字于一体。在科学,过渡是物质状态的转换。在自然界,过渡是生老病死,是山雨欲来的潮闷,亦是婴孩呱呱落地的一刹。

环观世界,外交关系风云变色,各地政府权力交替不断,能源系统向可持续寸进,多元性别性向迈向平权,与此同时,百万难民流离失所,前路茫茫。香港由渔港跃身成为大都会,主权由英国转移到中国,但高度自治受到质疑,也是过渡。主权移交以五十年不变的承诺为前提,然而经常需要变革适应的城市,承诺不变恐难兑现。而对很多人而言,过渡只是生命阶段的更迭,每个阶段就只是下一阶段的过渡,直到每人步向最终的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