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日 ‑ 2019年1月12日 (逢星期二至六) 上午11时 ‑ 下午6时 (7小时)
香港黄竹坑业发街6号益年大厦3C
免费
提供


Rossi Martino, 由Fabio Rossi和Giovanni Martino联手在亚洲推广欧洲艺术的合作项目,荣幸地宣布意大利陶器艺术家Giampaolo Bertozzi和Stefano Casoni的新展。两人以Bertozzi & Casoni为名,自80年代开始在以陶器闻名的意大利小城伊莫拉开始创作。

本次展出的作品颠覆了传统的图像结构和视觉视角,将众多的参照元素和矛盾性的假设自由混合。例如,作品《火烈鸟》(2012)刻画了一个装饰怪异的陶盘,上面盛放着一只火烈鸟掉落的头颅;作品《黛安娜》(2016)中,摇滚明星的太阳镜、香烟和药罐从一只女士手袋中跌落出来。


游离于结构上的超现实主义和形式上的超级现实主义之间,Bertozzi & Casoni研究着当代社会中的垃圾,在作品的组合并置中融入了诸多文化符号。其2003年的作品《布雷洛犬舍》正是将波普艺术中的布雷洛纸盒变成了临时搭建的狗屋,从观念上表达着时间的一去不返。他们的雕塑作品充满了象征、嘲讽的意味,多选择再现那些转瞬即逝或是易腐蚀的东西,被公认为是对人类状况的比喻。其作品中尖刻的讽刺通过无懈可击的完美塑像达到平衡。


通过将一切都归咎到美学的层面,Bertozzi & Casoni采用了直接了当的方式来挑战偏见,但是与此同时他们精湛的技艺 ── 一种复杂全面、没有终点和中断的机制──又造成了视觉上的欺骗。两位艺术家曾做出这样的假设,“回归到美学层面是艺术家的目标和宗旨。但是由于种种禁忌和偏见,这在现代艺术中并不常见。我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美和当代世界是否有关联?”

两位的作品不仅仅是对社会的评判,更可以被当作一种纯粹的审美主张。他们诗一般的技法精细又阴险,像陶瓷的闪光般让人眼花缭乱。陶瓷的即脆弱又坚硬提升了Bertozzi & Casoni作品中的杂乱无章,和对丰盛繁荣的嘲讽。两人的作品无论是愉悦的还是粗俗的,享乐主义的还是气势蛮狠的,都呈现了一种习惯──破坏了每一个闲适的画面,让人想起万物的终结。


在2012年的作品《巨蜥与牛头骨》中,在古代建筑中象征动物祭祀的牛头被一只原生于印度尼西亚的科莫多巨蜥包围。科莫多作为蜥蜴的一种,象征着死亡和重生。它追随光和太阳,是再生和重生的双重符号。这只巨蜥像中世纪的食人兽,张开双颌保护着牛头,仿佛想为它注入新的生命,开启一场幻变。

两人都不会把任何事情当作是理所当然的。好似在一间看得到风景的房间,一眼望到现实社会的种种显像,他们以最压抑的表达方法,纪录着所有美好的和神秘的,时常回到并引用基督教中的“勿忘人终有一死”的教诲,“恐惧留白”和“虚空画”的主题。他们以这样的方式,巩固并拓展了历史的视野,向人们表明其实没有什么东西是新的,没有什么遭到了毁坏,所有的一切都是当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