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3日 ‑ 5月11日 (逢星期二至六) 上午11时 ‑ 下午6时 (7小时)
香港黄竹坑业发街6号益年大厦3C
免费
提供


Rossi Martino荣幸地宣布新展《绘画之外》,展览将展出意大利战后重量级艺术家的代表作品,这一代的艺术家不仅融合并延伸了立体主义绘画的结构,亦更新了抽象和无形式艺术的语言。卢齐欧·封塔纳 (Lucio Fontana)、Mimmo Rotella、皮耶罗·曼佐尼 (Piero Manzoni)、恩里科·卡斯泰拉尼(Enrico Castellani)恩里科·卡斯泰拉尼(Enrico Castellani)、和阿戈斯帝诺.波纳鲁米(Agostino Bonalumi)、萨尔瓦多·斯卡皮塔 (Salvatore Scarpitta)、卡拉·阿卡迪 (Carla Accardi)、阿里杰罗·波提(Alighiero Boetti)和卡罗尔·拉马 (Carol Rama)都在展出之列。他们在战后的年代和欧洲的同伴一起探寻艺术创新的可能性,逐渐地使意大利摆脱了战前数十年文化孤立的状态。


卢齐欧·封塔纳 (Lucio Fontana) (1899-1968)关注物质空间的延展,他在在画布上打孔、切割,通过画布本身,通往其后的空间,例如展出作品《Concetto spaziale》(1957)。这幅画作质地厚重,色彩柔和,布满窟窿的排列组合,营造出不同寻常的表面。这是艺术家于1957年至1968年创作的系列作品《Olii》(《油画》)之一。阿尔贝托•布里 (Alberto Burri )(1915-1995)是战后艺术的另一重要先锋人物。他完全放弃了传统的绘画颜料,转而采用艺术家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创新材料进行创作,例如黄麻、焦油、木头、布料、铁和塑胶。虽然Burri的作品未包括在本次展览中,他和封塔纳都超越了传统绘画的技法和目的,成功定义了一个在艺术形式和概念上尚未被开发的全新领域。到上世纪五十年代为止,他们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意大利艺术对整个欧洲先锋艺术浪潮的独特影响。


封塔纳和布里的前卫创作很快就被同一时代一批更为年轻的艺术家接纳采用。Mimmo Rotella (1918–2006)就是其中一位。他和布里当时都居于罗马,Mimmo收集找到的广告海报,将它们撕成碎片后,拼贴到画布上。居于米兰的皮耶罗·曼佐尼 (Piero Manzoni)以拒绝使用任何绘画颜料而着名,他将自己的创作局限于将画布完全浸泡在白色黏土中。黏土的胶质特性字啊画布上营造出戏剧性的感性褶皱,正如其1958年的作品《Achrome》,层层的黏土褶皱形成了独居个性的纹理,让原本平坦无奇的白色画布呈现出内省深宁静的高雅。


恩里科·卡斯泰拉尼(Enrico Castellani)(1930–2017)和阿戈斯帝诺.波纳鲁米(Agostino Bonalumi)(1935–2013)在封塔纳的实践基础上加以延伸和逆转,在画面的物质平面上制造出凸起的效果。他们不是通过深度挖掘二维画面其后的空间,而是把画布扭转向观者,通过钉子和木制结构的支撑给画布表面施加压力,使之向外凸起。一个稳定的二维平面进而变成极具雕塑性的三维空间。


萨尔瓦多·斯卡皮塔 (Salvatore Scarpitta)(1919–2007)通过不同的材料做出了类似的尝试。和布里一样,斯卡皮塔使用异质多元的材料,如布料和皮革,来反驳绘画的二维属性。他最有力的艺术创作好似有机且繁复的结构,充满了内在的张力和潜能,类似于紧绷的肌肉纤维。绘画和雕塑的边界耶正因如此而变得越来越模糊。


卡拉·阿卡迪 (Carla Accardi) (1924-2014)的创作则采用了更为个人化和私密的方式。拉马受教于正统的无形式艺术主义,她后来放弃了当代绘画中传统的技法和实践。在她的作品中,颜料不是涂在例如画布或纸等不透明的表面,而是直接绘在透明的塑胶布上,露出背后的木制支架。色彩在拉马的作品中时一个完全自主的领域,是漂浮在三维空间中的自由体。她以这种方式将艺术品彻底地去物质化。


这些创新发展为贫穷艺术的出现铺平了道路,而贫穷艺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晚期成为意大利战后艺术的中坚力量。这场艺术的进化在阿里杰罗·波提(Alighiero Boetti)(1940–1994)的纺织作品中得到了体现。波提是贫穷艺术最为重要的人物之一。他在1989年创作的系列作品‘字母方块’(arazzi)是色彩和字母的万花筒。其中,语言被线条和颜色打破,变得难以辨认。该系列中的《无题》是艺术家基于字母和单词多种结合的可能性创作出自己独特的排列体系。每个都是由十六个字母构成,句子以二十五个方格陈列,组成紧密蜿蜒的秩序,从左到右、从上到下阅读。和他的前辈一样,波提也运用了不同寻常的古老创作手法,他选择了用编织来更新其开创性的实践。在字母方块中,除了支撑波提创作概念中的简单变形之外,艺术家同时提升了色彩纯粹的感性之美。

同样受到以贫穷艺术为代表的新艺潮的推动,卡罗尔·拉马 (Carol Rama)(1918-2015)深入研究女性气质和酷儿欲望,通过颠覆传统的抽象作品质疑绘画本身的真实性。她将象征性极强的多样材料并用于画布和纸张这些传统的材料之上,从动物手爪、电镀保险丝、到手术工具 ——这些材料引发来自童年的创伤回忆,例如父亲的自杀和母亲入住精神病院。其创作另外还融入了多种根植于个人回忆的、工业性的、含有性影射的和亵渎性的物件。

《绘画之外》作为是次展览的名称,意指在材料上,影射了众多意大利战后先锋艺术家将画布的表面撕裂以进行创作;在观念上,影射了超越在传统上仅仅用画面来构建绘画的这一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