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6日 ‑ 5月8日 (除星期一外) 下午1时 ‑ 8时 (7小时)
油麻地上海街404号
免费
提供


油麻地各社区群体群众一展!大家来聚来玩!
开幕时间 25/4 6pm

「从这裏到这裏-----消失与流转再生之间的社群」

这裏所说的社群,由为尊严和美而活着的人组成。

当然是困难的,尊严地活着。我们知道仅是活着已经不轻易,美更被放到一个被庸俗色彩埋葬的角落。

困难在什么地方?群聚需要空间。如何攫取?如何生息?有人用寻求资助的形式、有人用尽有限的家财、有人以战养战,有人朝行晚拆,都打定主意活在视尊严和美如粪土的目光之外。

「睇你挨得几耐。」恶意者一脸不屑。「太理想了,你们,太多这样的组合经营都是昙花一现。」同情者说。甚至践行者有时也会在想法上捉襟见肘,用「做得几多得几多,走得多远就多远」来互相安慰和鼓励。

尊严和美是活着的,活着就是四维。伸手可及,踏足远行,都可以是践行者的空间。从油麻地到上环,从深水埗到香港仔,从离岛到屯门,都是「这裏」。资助会停竭,有限的家财会用尽,生活的确有养不起的现实的一面 ,朝行晚拆会叫人感到疲累,就停下来罢,然后看看,曾经「这裏」的人和事,如何烘焙出生活的温度。

当一个实体组织上的社群消失,毋庸惆怅。曾经在这裏的人或者已经在流转,涣发起另一个这裏,在另一个地方,跟不同的人,以不同形式,因着那已然燃亮了的温度。

年青的时候,一个兄长般的朋友、同志曾经跟我说:革命明天就嚟啦!我信以为真。几十年过去,我曾经以为渠揾我笨,有时就用这句话调侃他。后来他以当年同样激昂的口吻说:革命已经嚟咗啦。真是当头棒喝,对呀,虽然社会上的恶仍是无比霸道,但培育着尊严和美的群聚也在生息。我因而觉得践行者心裏自然生出这样的信念:革命是一种温度。

这个展览裏提及的社群,有已经空灵出世,有将要完结,有仍在快活又辛勤地在街道上呼朋唤友,大家就看看它们怎样从这裏到这裏。

雄仔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