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9日 ‑ 9月19日 (除星期日外) 上午10时 ‑ 下午6时30分 (8小时 30分钟)
香港上环荷李活道248号
免费
提供


Contemporary by Angela Li 欣然呈献《夏季插曲 2020》联展。展出艺术家香建峰、关四方、陈惠立、刘兆聪、梁凯雅、廖一白、李洪波、吕山川、吴松、彼得‧斯坦豪尔、黄进曦、黄欣欣、吴笛笛、 圆大西和阮家仪的一系列作品。展览通过绘画,摄影,雕塑和装置等各种媒介,展示了每个艺术家的不同艺术实践和探索。


香建峰以明快富现代感的色彩绘画动物及风景,探讨自然、生命与城市的平衡及冲突。今次展出的《两生鸟》就描 述两只在「小鸦洲」小岛相遇的鸟,它们面对自然和都市的抉择,观望未来迥异的命运。近年关四方以创作水泥雕塑为主。她在工作室的天台农庄栽种植物,包括日常食用的蔬果,然后把果实倒模转化成 水泥雕塑,在石屎森林中进行有机生物与建筑材料的轮回,探讨自然与城市的共生。今次展出的包括豆角、南瓜、 马铃薯及葫芦瓜等,把寻常瓜果化身富水墨味的当代艺术。

陈惠立近期的创作取态从以往评论其过去的经历转移到探讨其当刻的内心状态。由于热爱游泳,陈开始将此兴趣的 元素融入其作品之中。陈首先尝试以数算不同游泳池的地砖,并在纸张上重构,来记录一个其儿时常去的公衆游泳 池,而游泳池的空间为陈提供了一个沉淀思绪及创作伸延的渠道。

疫情期间兴起行山热,刘兆聪工作室附近一座小小的嘉顿山也忽然挤满人,这一时奇景成为了油画作品《行山热》。 其绘画主题侧重于自身与其生活环境,喜欢绘画与自己生活有关的城市景观。对他而言,记忆像是长期曝光下的照 片,重重复复的经历,呈现出物象在一个时期而非一瞬间的表现。于是从作品的复合和抽象表现,绘画便成为记忆 混合后的生活体验。

梁凯雅创作以绘画和物料探索为主。她喜欢绘画能让人留有含糊的状态,放任意识游走于有与无之间,既可依靠感觉而行,凭空想像、又随时能唤来理性,整理画面。 而透过与物料互动,则让她能表达不想直白的情感种种。两种 手法分别给予她具象与抽象的叙事体验,从而建构一个属个人幻想却又与现实相连的空间。

廖一百的不銹钢雕塑展现光线之间折射的魅力,令人联想起画家泰纳的作品。一百的作品及工作室充满童真,可是 细看之下他的不銹钢天使反映着光与影,以及周围环境的影象,这意味着真实的世界被扭曲,有时,并不完美。他 的作品是廖一百自己的回忆及经历,他以第一身目击者身份,让作品赋予了社会政治感染力,同时为金属作品加添内在情感。


李洪波的作品渗透着浓厚的当代感。利用素材的展性,他的雕塑启发欣赏者以创新的思维思考,以及展示世界的荒 诞和当代人的心理迷茫。从中国传统制作「纸葫芦」的工艺找到可塑性,李洪波把具文化与历史意涵的素材伸缩至 不同形态,透过挑战既有概念让观赏者重新思考现实世界的模糊性。纸张与刀片在艺术家的双手幻化成一个又一个 生动的雕塑,叙说着动人的故事。不论是纸造雕塑人像又抑或是纸造树模型,这些都是艺术家对当代现实的理解。

吕山川以新闻媒体图片为素材来探索不同社会事件之间的相互关系。透过从新闻得到的启示,艺术家关注不同的政 治、权力、社会关系之意识形态。新旧闻的图片在画布上层层堆叠描绘,形成一幅幅巨大而厚重的油画。近看下吕 山川的画作给予观赏者一种混沌、混乱的感觉,但当观赏者退后一步,画面的规律和意义便慢慢开始浮现,这种迷 失到理解的过程成为了阅读吕山川画作中重要的一环。
瓶子油画是吴松的标志性系列。他在位于兰桂坊中心地带的工作室为葡萄酒瓶作画了二十多年,瓶子不知不觉成为 他绘画中经常反覆出现的对象。那不仅是源于他对酒的情有独钟,更是因为酒瓶演变成一种表达性的「象征」,让 艺术家透过绘画过程来寻找个人身份认同。而静物花系作品则在柔和的色彩和色调之间保持了谨慎的平衡。这些画 作看似简单却又慎重,笔触间散发出丝丝的寂寞孤独情感和沉思,与瓶子系列形成迥然不同的对比。

彼得‧斯坦豪尔于九十年代初第一次访港,其视线便离不开建筑物外那不同颜色的棚架。起初,他以为这些用布料包 起的建筑物是着名环境装置艺术家夫妇克里斯托及珍妮克劳德(Christo and Jeanne-Claude)的作品。后来,斯坦豪尔得 知这是香港独特的建筑方式。至此,斯坦豪尔开始以鲜有的角度记录香港的城市景观。茧 的命名象征建筑物从兴建 到落成的蜕变,旧有的大厦从残旧的外墙到翻新后焕然一新的改变,就像毛虫变成蝴蝶的过程,破茧而出。


80 后的黄进曦专门描绘本地风景,写生足迹遍布香港郊野,笔下风光明媚的景致渗透着艺术家对大自然的热情。他 把在画布上绘画景物的过程视为一段新的游歴,回溯着主观记忆和写生纪录的痕迹,展出的作品《崖上的画家》更 把画家置于境中,从另一视点反思个人的存在。


年轻艺术家黄欣欣以缤纷的色彩构建虚幻的自然空间,偶尔与城市交集,时而穿梭着鲜艳夺目的蜂鸟。画作《模拟 城市》的蜂鸟囚在笼中,意喻对自然的渴望。优美的图案和小动物常见在她的作品中,她在画上的一笔一划犹如一 呼一吸,缤纷梦幻的色彩展现着她对创作的热情。愿观看画作的人能在黄欣欣的画中暂时忘记生活的烦忧与失落, 沉醉于欢欣的色彩之中。

吴笛笛的作品取材藤蔓、竹子、石头、昆虫和杂草,自然中最纯净简单的物质。她的作品处于超写实和抽象的临界 点;传统中国艺术虽然一直没有出现过纯抽象绘画,但中国却有非常极致的抽象审美系统:艺术家画面的背景是运 用反覆上色的手法层迭出宋代汝窑抽象审美的意味,而在结构上可以追溯到书法里。她赋予画中物新的符号和独有 的身份,呈现艺术家看待人性的精神思维和她在创作过程中近乎冥想的状态。


圆大西的油画作品,创作核心围绕着个体深处的召唤,每一笔触都是随心而出,随意而发。画面摆脱了图像或个别 艺术话语的解说,并以最纯粹的方式表达艺术家的情感和哲学思想。作品上随意的粗糙纹理不规则地覆盖着画面, 流露出艺术家的思维能量转移,从清醒的意识状态进入另一个精神领域。圆大西的抽象油画仿如一面镜子般,反映 出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的思维导图的历程。
阮家仪用家庭式老店舖收集回来的旧式塑胶物件建造香港的天际线,这些塑胶玩具和文具代表了香港五、六十年代曾经辉煌的制造业时代。每件物件都是一个时代标志,是一道微缩风景,是香港各行各业努力及奋斗的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