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專訪 應亮 亞洲電影節焦點導演

作者: Timable, 2012年10月30日 (二) 下午3時07分


內地敏感案作題材 國外獲獎國內獲禁
早前憑著電影《我還有話要說》,應亮在世上歷史最悠久的電影節之一,瑞士「洛迦諾國際電影節2012」,獲頒最佳導演獎。《我還有話要說》一片更接連獲選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釜山國際電影節」和「台灣金馬影展」作為參展電影。

在外國被受認同和贊賞,這一部地地道道關於內地的電影,卻令應亮至今不能重返中國境內。

去年,應亮受韓國全州影展委託創作新片,決定把2008年轟動全國的楊佳襲警案改編,拍成電影《我還有話要說》,寫出楊佳母親在案發後,如何在被隔離、被軟禁、被監視、被拒出席閉門聆訊的情況下,用小小的身軀,挑戰荒誕而強大的制度。影片隨即在「洛迦諾國際電影節2012」獲得最佳導演獎,飾演楊佳母親的耐安,更獲最佳女演員獎。

電影《我還有話要說》劇照

「如果回內地出席放映會也要失去自由,我覺得值得呀。」
但在內地,早在電影剛剛拍完,正要開始剪接時,就遇到政治上的壓力。

正在香港演藝學院任教電影的應亮,得知上海的家人接連被當局騷擾,妻子的家人也被人登門造訪。當局更叫他的家人帶著內地執法人員,一起到香港找應亮,要求應亮取消電影在韓國的首映,或者重新剪接電影。

應亮的反應非常決絕。

「我說不可能,因為我是片子的導演,我希望我的片子是完整的,希望片子有更多人能看。我也不覺得片子有多『好』,能引起政府這麼大的反應。」


「接著他們就到韓國,說要出錢買下片子的版權,以交換(電影)不放映,對方(全州影展)拒絕了。」

電影上映後,應亮又連續受到很多警告,說如果回去上海就會失去自由。上海市公安局也正式以刑事罪名,立案起訴應亮,只要他一回到內地,立刻就會被捕。

「不能回去。」

應亮談到這件事,語氣輕鬆又帶點無奈。

「現在香港有工作嘛,暫時不必要回去。未來要回去,也不必太擔心,就做該做的事。」

「如果內地有獨立機構願意放映,也敢放我這部片,那我就會回去呀。因為我是這部片的導演,我要以參加藝術活動,與觀眾交流的身份,去做一件很普通,很正常的事,如果這樣正常的事情還會讓我失去自由,我覺得值得去做。」

「我算不上導演,只是用DV拍自己想拍的東西。」
即使在國際上備受認同,當作品被今年亞洲電影節選為焦點單元時,應亮卻仍受寵若驚。「這其實挺過份的,我覺得自己還有點配不上。跟我欣賞的真正的對電影有莫大影響的人相比,我還差很遠。」

應亮對自己在電影上的定位頗為謙和。

「我是一個電影學習者、愛好者,每部片也在努力進步中,還算不上一個導演,只是用DV拍自己想拍的東西的人吧。」

應亮認為,現在製作電影所需的硬件技術,市民大眾也可以負擔得起,在網絡或獨立媒體也有展示空間。沒有經濟上的負擔,任何人都可以拍電影。他自己也享受這種「相對輕鬆」的態度來對待電影和影像。

「我做電影的過程,還是以一種非常嚴肅的態度。儘管成本低,片子質素不好,但不會隨意屈服於錢,或者政治權力。」


「香港的獨立電影曾經也有過成果」
在應亮看來,香港電影最輝煌的時刻,還是在小時候看過的吳宇森的動作片、徐克的武俠片。

「香港獨立電影很少,非常少,不太一樣的,而且出色的也不多。」

「曾經有過陳果啦,《香港製造》呀,現在就很難再見這樣水準的獨立電影了吧,加上最近幾年香港的工業也凋零了。」

應亮說,即使在讀電影的香港學生,也不全是因喜歡電影而讀,有些人是為了工作,或者是一紙文憑。香港獨立電影的未來,還是要從業者自身更加努力。

訪問及撰文: 陳俊彥
攝影: Paul

應亮電影 on Timable:
《背鴨子的男孩 Taking Father Home》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299
《另一半 The Other Half》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298
《應亮短片 Short Film Collection》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300
《好貓 Good Cats》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297
《我還有話要說 When Night Falls》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296

香港亞洲電影節 電影一覽 on Timable:
http://www.timable.com/page/hka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