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un ‑ 23 Jul 2016 (everyday) noon ‑ 7pm (7 hours)
7b Chancery Lane, Central, Hong Kong
free
contributed by


「藝術撈飯」,美味到不得了。
你可能會問:「藝術撈飯竟然美味?」「藝術如何撈飯?」「藝術能吃的嗎?」當然,不用引述什麼偉大理論,大家都知道田園沙律是食物,白汁蘑菇意大利粉也是,薑絲金針蒸北菇亦然,足以填飽我們飢

餓胃口的食物。相反,藝術就是那掛在牆上的裝飾品,擺放在冶大商場一角的展品,它們總被圍欄起來,不能觸碰,更不能煮來吃,這麼,何來將藝術撈飯?!

經常聽說「電視來撈飯」的威力,彷彿眼前的電視機/節目就是一件件秀色可餐的美食,足以令人忘形的吞下去,填飽不光是口福,還有追求娛樂的心靈。既然電視可以,為何藝術不可以?為什麼大家就不相信藝術可以用來滿足人類,就等同於,人類對食物有着原始的慾望,簡單來說就是基本的身體需要?

靜靜告訴你們,每個人類都有兩個口 (不只是做官的才有啊):一個口,眾所周知聽命於生產能量和供應整個身體的胃部,主力找尋可以滿足胃部的東西。吃下喝下,為自身個體的生存,每天努力打併下去;另一個口,則聽命於感受到人類喜怒哀樂的心靈,一心希望把美麗動人的東西,盡收眼底,為心靈而不斷尋找安慰。平常,我們都習慣運用一口,只記起一塊麵包的美味可口,甚至為了麵包,甘願讓二口不被滿足,忘卻二口的處在。倘若大家願意花點時間、花點耐性,找回二口,慢慢的把它打開,它便能開啟我們的心靈,讓我們看見另一個長期活於飢餓與疲倦的原始慾望:對藝術滋養的天然需求。

是次展覽「藝術撈飯」將會是我們 PubArt Gallery 暫別香港的最後一個展覽。我們從2012年開始至今,努力的找上各個在香港本地創作的藝術家,舉行過大大小小的四、五十個的展覽。由始至終,我們都以 Art is for the Public 為中心,相信藝術是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只是,人們總忘記了它,把它擱在一旁。

因為不是食品展,展覽不打算賣飯,亦沒安排展出任何食物,但卻邀請了多位曾參與我們過往展覽的本地藝術朋友 (何博欣、張慧君、張曉嵐、張萬有、胡震華、李香蘭、劉燦均、小花、尊子、利華、Ayumi Adachi、Erika Barillari Davel、Helen Boyd, Kit Man、Kos Cos 排名不分先後) ,各自用自己的藝術撈飯,齊來潛言默化所有參觀者:藝術可以吃下的,藝術必須吃下的,不然,我們就會死掉

還有,還有… … 「我們」何只是參觀者呢?創作藝術的人,猶如種植食物給大家的農夫。請大家支持各位在香港不懈創作的藝術朋友,讓他們有飯開的同時,令我們都可以藝術撈飯,使兩個口得到不同的滋養與滿足 (哈,這有點像是畫廊的暫別敢言啊)。


註:一口即嘴巴,二口是眼睛/心靈的眼睛。


策展人
李美怡 喜歡一切有滋味的事物,藝術嚐新者,廚藝新鮮人,尊重生命,走肉(非肉食)但不走肉(無感殭屍人,嗯,但薑絲是好的)。

當年,心口帶著個勇字,從保險界走進藝術界,為的不過是體驗人生的真滋味。2012年,在中環開了一間以本地藝術為主題的畫廊 PubArt Gallery,為在港從事藝術創作的朋友,策劃了一個又一個的展覽。2015年起,更開始寫文章、寫素食食譜。

從此,從策展與創作食譜兩忙之間,漸漸發現了食物跟藝術的相同之處:有種不能解釋的感知魅力。於是,就在她暫別香港的一刻,決心連同多位本地藝術朋友,合辦了這個名為「藝術撈飯」的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