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Nov ‑ 2 Dec 2021 (everyday) 10am ‑ 6pm (8 hours)
金鐘太古廣場一期2001室
free
contributed by


林夕前言(節錄)
我把此生體悟留給了歌詞,聽眾讀者把詞意流進了內心,心靈把體悟實踐於生活,倘能如此,我這小文人即與社會大眾一直進行一場又一場超越距離的神交。

拍賣時間:12 月 2 日 (下午三點開始)


《難念的經》
金庸《天龍八部》 香港無線電視一九九七年版主題曲,周華健唱作旋律急遽,如此難唱,偏偏傳唱度偏高,可見越難越愛,人性本然。縱然求六根清淨之經難念,此詞填來容易書時難,難在墨色處理。為求有紅塵斑駁難滅痕跡,在書寫墨汁兌以水墨畫用的「焦茶」色顏料,半攪拌之下,雖成為運筆時的絆腳石,每蘸墨一次,一筆內濃稠稀薄不一,未能操控自如卻有意外之筆;近觀每個字都有一點點色彩變化,一橫或一豎,可以由霜鬢變普洱,箇中曖昧,貪嗔痴念念迴轉之真意,依稀近矣。

https://www.bonhams.com/auctions/27182/lot/98


《人間》
這是「童童之歌」,是為王菲誕下大女兒竇靖童而寫,日後也成為王菲演唱會指定壓軸之歌。以對新生兒女寄望口吻,叮嚀長大後該如何面對不再單純的人間;無一言一句出於好意之虛情,無非世間路崎嶇難行,難盡如人意。是什麼樣的人,就又怎麼樣的人間,故「人」為重,「間」為輕,如作品中「間」字處於像天空中留白處,「人」字往下一捺,順筆勢抖成了「岩肌」形狀與質感。此山下歌詞,字體大小不均,盼能做出山巒起伏視覺效果,凹凸不平處,惟望識者各有所感。

https://www.bonhams.com/auctions/27182/lot/99


《赤子》
原為配合電影《藍色霹靂火》中一段父子情所寫,詞情當然如不止於親情,葉德嫻獨家嗓音一開腔,跟初生之犢情懷反差中更見赤子難求。在遠遠近近、冷冷暖暖裡、情意隨城市高高低低間,保存初心之路還長著,似「子」字一直延伸到淺灰色歌詞摘句盡頭,執筆時能不往下歪掉就好。「赤」字兩旁幾點,「故意不刻意」地,讓吸飽墨汁後的筆鋒,自然如自由落體滴在紙上,恰似赤子在玩墨戲,但是看似無心之得,實出於設計本心。

https://www.bonhams.com/auctions/27182/lot/100


《幸福摩天輪》
本來嘗試把「幸福摩天輪」歌名寫成圓形,實驗品未免太像模仿失敗的摩天輪,「幸福」本非刻意求工可得,而該如現在所書,隨心一揮,字體大小不一,「幸」左邊超長,「摩」字一鉤往下探,「輪」字一豎一捺保住整體躍動中的平衡。大小粗細歌詞則包圍成半圓形,宛若一輪初升旭日或無限好之夕陽,看你怎麼看。怎麼看,「幸福」本來就是在追追趕趕,高高低低之間,如日出日落輪轉,妄求固定不變,即如摩天輪停滯,又有何樂趣可言。

https://www.bonhams.com/auctions/27182/lot/101


《弱水三千》
人生座右銘之一:「上善若水」。身為老莊系創作人,寫過無數首「水」詞,包括以太極為題材的電影電視劇主題曲,以致很多「含水量」的情歌。但弱水三千,若只取一瓢飲,則以這首麥浚龍主唱的《弱水三千》為集大成,自詡寫盡了「雲在青天水在瓶」的三千世界禪意。水累積成勢則強,如作品中「弱」字那一「弓」開筆,拐了幾個水波似的彎後,往下橫向成斷斷續續細水漫遊。右邊則更「弓無勁」,只有柔弱水紋。「弱」字本來只得四點,然而水花四濺下,多出來兩點,也可以融合為一大點水觀之。至於「水三千」亦以柔柔水流筆勢,點綴留白處,以寄寓「有無」「輕重」--水之哲學。《人間》與《幸福摩天輪》構圖如電影海報,這幅則嘗試以字入畫,開展如水般電影畫面。

https://www.bonhams.com/auctions/27182/lot/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