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Dec 2021 ‑ 25 Feb 2022 (except Mon) 1 ‑ 6pm (5 hours)
香港荃灣白田壩街45號南豐紗廠1樓102號舖
free
contributed by


聖誕節將近,12 月 24 日是我們所熟悉的平安夜。
平時夜英文為 Silent Night。
Silent 亦可解釋為沉默。
我們身處的香港,感覺愈來愈被沉默。
今年邀請 Wong sir 舉行插畫展 - 無聲仿有聲 Silent Night,展示一幅幅以香港人生活題材的作品。
希望大家能體會 Silent 一詞是什麼意思。

限量版展出作品會以競投方式,款項用途協助 Wong sir 插畫創作。




2021年4月,vawongsir 終被教育局裁定專業失德投訴成立。

沉澱了數天,最終都想跟大家交代一下。如果您這兩年一直陪伴vawongsir成長,大概都知道我的經歷。2020年初被匿名投訴,半年後因「資金不足」不被續約。煎熬了一年半,雖然已作最壞打算,但事實我還是耿耿於懷:原來視藝教師課餘畫畫也是錯的!最諷刺的是判詞指「vawongsir的漫畫對政府或警察提出『無理』指控,例如法治已死、警黑勾結⋯ 」

最後裁決是什麼?我仍未知道。不管是予以遣責或是成為釘牌第三人,隨著政治清算不斷擴大,終有一天都難以再踏進校園授課。毋庸置疑,在政府眼中不擁護政府的,就是尋釁滋事的暴徒,未來香港要成為教師需宣誓效忠基本法及經審查通過的距離其實已經不遠而已。

由小時候被媽媽逼迫到琴行學畫畫;到中學繼續選修視藝科;到大學第一志願考入浸大視覺藝術院;直至畢業亦順理成章成為視藝科教師。這廿多年的日子,不是你教育局的一封信就能蓋過我過去的努力,滅熄我對藝術的執著與熱情。

説到底——面對現實,最壞打算來年不能再成為正職教師,就難以為拮据的家庭提供穩定收入,我需要一條新的出路:不論開班與大家切磋交流,或是全身投入藝術行列,我都希望利用我的知識和技能,繼續教育下一代。話雖如此,單靠積蓄卻未能成就此計劃,然而我不想貿然發起眾籌以避免無故凍結銀行戶口。如果你認同我的理念,請考慮週末到場購買我設計的小禮品以示支持,或如果你有能力支援本人,亦歡迎私訊賜教。

共勉之。



畢業快樂?



我們都經歷過多少個這樣的夜晚⋯


Wong sir 介紹:
IG / FB : @vawongsir
香港 90 後中學教師,曾任教視藝及通識科。
2014 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
2015 年投身教育界,2019 年受社會感召,希望以漫畫抒發自己的無力感,相信能夠用畫筆作武器,拯救世界。出版著作包括《假如讓我畫下去》及《動物農莊》(港豬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