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Jan ‑ 12 Feb 2022 (every Tue to Sat) 11am ‑ 7pm (8 hours)
香港皇后大道中80號10樓
free
contributed by


甚麼是今天的「已全球化」(globalized)之物?無任何⼈、地域、種族、國家能獨佔之物,卻牽絆著全球潮流爭奪它,附庸著它的 「流⾏權⼒」。在此種符號和表徵意義的全球化終極形態下,也引出了:「是否存在下⼀步的全球化?」的問題;正如「全球(le Global)/ 在地(le Local)」⼆元論已經被迫更迭出「離地的(Hors-sol)/ 地球的(Terrestre)」的討論(布魯諾・拉圖爾)。在 持續加速碎⽚化和後⼈類進程的今天,也需要隱喻我們的感官,反思當下,以免對浩瀚的未來和⼈類情感掌握的失控。

隱喻的進⼀步(也可能是退步,或者更後現代的),是興詠(Affective Image)。逾是⾯臨紛擾複雜的世界,逾需要定⼼激昂地內化之,並唱將出來。希望與憂傷稍縱即逝,隱痛與繁華咽⾵⼊喉。赫爾曼・巴赫爾(Herman Bahr)接著說:「當⾃由也從未如此這 般死氣沈沈時,藝術也加進來,加⼊這碩⼤無朋的⿊暗系列。」這句話提出了表現主義,時常是⽤具象繪畫來介⼊⼈類的靈魂表達。 如幽靈般,能「飾演⼈類」(play the role of human),帶著任務潛進「畫⾯」這⼀⼈類⾃⾝靈魂的靈境(Avatar)中去繼續⾰命,這是可觀看的,甚⾄是可互動的。





在此隔閡時代,藝術家⾁⾝敏感依舊。鮮活上演的當下現實中,同質化信息充斥著⼈類⽣活的各個⾯向,但信息卻無法闡釋當下世界。反之,信息使世界變形,也抹平了真假的界限。此次展覽的藝術家,來⾃全球不同國家,他們從不同的切⾯反應著當下,⽤具象繪畫捕捉了新的現實。傑⻄卡・威廉姆斯、李黛倫、萊安諾・索爾茲伯⾥的繪畫如同置⾝於當代無意識夢境中,通過對夢境和無意識的詮釋,嘗試揭露和克服⾃⾝內部的複雜性。在此種狀態中意識剝離出的異度空間,探索了意識和啓⽰性經驗的多樣性。⾼航、亞歷桑德羅・吉安尼、吳晶⽟則更多關注繪畫實踐與新媒介、數字化圖像相融合,喚起了對繪畫形式的創造激情,⼈物在畫⾯中扮演新的圖像神話。瑪麗昂・巴達雅爾、郝澤成、盧⽐・斯溫尼則是直接將現實情節捕捉於畫⾯之中,藝術家努⼒描繪在他們看來真實的事物,這些場景的奇異性和不真實的情緒混合了超現實主義的特徵和彷彿⾃另⼀個世界的理想化⼈物和場景。同時,也回應著⼈與周遭世界的關係,並置了感知與回憶來進⾏⾃我認同的時刻。

透過這些全球各地年輕藝術家的作品,我們隱約⾒證到星星點點飄揚著的全球之歌。現實和去地域化並置,流動性和過渡性所形成模 糊地帶,歌作為⼀種思想,滲透各種⾵格和藝術史時空,共振成⼀部新世紀迷幻曲,這或許是⼈類世的⾁感時刻,不妨⽤年輕⽽富有彈性的焦距和聲帶去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