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Dec 2021 ‑ 29 Jan 2022 (every Tue to Sat) 11am ‑ 6pm (7 hours)
3/F, 25 Hing Wo Street, Tin Wan, Aberdeen, Hong Kong
free
contributed by


安全⼝畫廊呈獻陳惠⽴・蟻穎琳・丘國強展覽《請試著以雙⼿摘霧》,策展⼈林志恒。

是次展覽囊括三位藝術家三⼗件以上新作。通過利⽤⾮⼈類主題如虛構⽣物,神話故事和建築物設計,三位藝術家—蟻穎琳,丘國強和陳惠⽴,有著不同藝術創作和背景以及思考⽅式,在是次展覽攜⼿合作,展⽰當代⽣活是⼀種「連繫」(nexus),由各種處境與系統交織⽽成。

如同展題所⾔,嘗試抓住某種飄渺如⽔汽之物並不會成功。⼤英百科全書定義⽔汽為無味透明的氣體。微⼩⽔滴集合成形,變得⾁眼可⾒,給予⽔汽⼀種⽩⾊混濁的外觀。是以向我們傳遞錯覺,以為⽔汽能夠模塑成實體。 藉著呈現銳變不同形式,並把過程定格放⼤,展覽視變⾰為構成⽣活的持份者,⾜以獨⽴看待。這位持份者與當下產⽣細微關係,正是展覽試圖抓住的⽔汽。

蟻穎琳畫作的⻑期觀眾深知,創作出⿂⼈的不同情景來⾃藝術家對當代⽣活和個⼈幻想的詮釋。 蟻⽒的繪畫總是持續旅途上的⽚段,沒有終點沒有⽬的。以紮實油畫技法加以襯托的同時,她 的作品帶來⼀種輕盈之感,在今時今⽇觀點看來與流動性相關。我們愈輕裝上路,就能愈快適應各種處境。



在新畫作系列 Lay Here and Forget the World,蟻⽒部份畫作背景是⼀系列香港名⾵景如⼤帽⼭,獅⼦⼭和⼋仙嶺,⽽且有意隱去能提⽰時間的物件。作為畫作共同主題,蟻⽒認為「出⾛」 ⼀詞是⼀個名詞,就是⼀個結果。畫作裝置設計成環形, 使觀眾無法辨認順序。出⾛的開始 和終結難被看到,⽽⽬的地或畫作背後無數⽬的地仍然尚未可知。⼀種輕盈感確切流淌其中, 貫串她的作品。



丘國強的作品 Waiting For A Girl Like You 是⼀個藝術研究項⽬,結合多種藝術媒介和範疇。 1990 年代初藍妹啤酒清澈酒樽設計引進到香港時,其透明的設計讓⾦⿈液體清晰可⾒因⽽⼤受歡迎。時⾄今⽇⽤過的藍妹啤酒樽在五⾦店依然吃香,因為清澈酒樽是為客⼈展⽰不同⼯業化學物的最好容器。


丘⽒瞭解到藍妹啤酒的推銷策略,很快進⼀步研究藍妹啤酒的製造概念。作品名 Waiting For A Girl Like You 來⾃啤酒公司著名主題曲,在 20 世紀後期廣播全球。丘⽒追溯藍妹的起源, 事實上源⾃古希臘⽂明的阿瑞忒⼥神,卓越之神。

他的研究發現阿瑞忒就像卓越⼀詞,它的定義和意思不斷變化。除了演變為當代著名飲品,它在希臘最早期的形式單純意指美德。及後被亞⾥⼠多德認為是⼈類最⾼等的知識(有關知識的知識)。今⽇仍然可⾒的阿瑞忒塑像位於⼟⽿其些索斯圖書館,僅餘的羅⾺圖書館,無疑表明⼈們認為卓越與知識的概念互相掛鈎。 了解到卓越標準也可以是種建構,同樣地,丘⽒使⽤ 藝術範疇多個領域如繪畫、流動影像、⼯藝以及儀式,以查明卓越的概念是如何被塑造處置, 或許更深⼀層:他詰問的是—對誰⽽⾔的卓越。



是次展覽中,陳惠⽴決定重訪他的藝術創作最核⼼精神,亦即熱衷紀錄公共游泳池。他研究位於香港不同⼤學範圍內的游泳池建築設計,創作出閒⼈免進⼀系列七件新畫作。

對他⽽⾔,今次畫作是在特殊時刻創作⽽成。某程度上,藝術家正在回應疫症爆發後的「新常態」,⽽進⼊⼤學泳池似乎變得不可能。我們(藉應⽤程式上的⾏動)被要求重新定義何為公 共和私⼈空間,這⼀事實打破公共設施內權⼒結構。陳⽒⾸次不在現場創作泳池畫。他清楚以 往的⽥野⽅法或有些許失效。於是嘗試構築泳池過程中,他漫無⽌境反覆回溯,把這些空間當成遺址⽽⾮建築物。

更重要的是,游泳池的建構變得更加辯證,根據藝術詮釋和⼆⼿資料如舊地圖 ∕ 數碼地圖和⼝頭採訪⽽成。新系列泳池畫閒⼈免進作讓藝術家不再專注於特定時空。結果是時間幾近消融。 陳⽒聰明地避過製作禁錮在懷舊狀態的空曠遺址形象,⽽是創作異化遺跡勾起觀眾好奇。

以⽔汽作為⼀種過時的權⼒像徵,展覽《請試著以雙⼿摘霧》通過展現藝術家思考過程,嘗試概括當下思索如何定義當代⽣活。「連繫」這⼀概念雖然複雜,在藝術領域中很少提及討論, 然⽽在藝術家⼯作中⾮常重要。有關連繫的論述和它的當代性如何演變,尚待⽇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