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14 Mar 2022 (everyday) noon ‑ 8pm (8 hours)
2 Harbour Road, Wanchai, Hong Kong
free
contributed by


世紀疫情肆虐,人類生活模式出現翻天覆地轉變。在這變幻之時,創作者不止回應各種新常態,也深入詰問生命、科技、時間及回憶等永恆議題。十份本地及亞洲不同地域的媒體藝術作品,橫跨聲音裝置、電子遊戲、卡式帶、自主智能體等媒介,以新舊載體刻劃未來與過去的想像。


《Ether - liquid mirror -》
Kaito Sakuma(日本)

高速震動的圓形鏡子其實是揚聲器,能夠偵測到觀眾的心跳,並將震動與之同步,藉此帶出自我覺察的轉化。把鏡子形狀造成圓形是受到日本獨有的神道教所影響,提醒我們去尋探生命的價值。


《遺忘工程師》
楊靜、關子維(香港)

《遺忘工程師》是一個電子遊戲,dslcollection 收藏的藝術品悄悄進駐了遊戲虛擬世界的敘事之中。遊戲設定在不久的將來,玩家都是為一家科技公司工作的清潔工,任務是要在已去世的藝術家腦中找尋創傷記憶,並把這些記憶清除,以便公司把腦袋給新生嬰兒循環再用。這些記憶大部分都由當代中國藝術品構成。


《「我親像海波浪,有起也有落。」》
謝俊昇(香港)

作品是關於我所懷緬的時光。我嘗試按着回憶與想像,重構我與祖父的大海,和一個我倆從未一同踏足的碼頭。觀眾可以望海、聽浪,也聽我哼出閩南歌曲《海波浪》,一首我祖父會聽得懂的歌曲。

《(in)visible》
許巽翔、黃胤豪(台灣)

作品像是一個詮釋世界的遊戲,讓我們藉着科技進步,一頭栽進奈米尺度的天地,超越人類對時間與空間概念的限制。透過科技審視人類文明,讓我們思考未來的生存環境還有甚麼可能。


《Lesson》
Tomoya Ishibashi, Kento Niikura(日本)

作品左邊屏幕顯示了一幅名畫;正中屏幕顯示電腦對該幅名畫的文字描述;右邊屏幕顯示的圖片,是電腦按着中間屏幕的文字而自動生成的。《Lesson》展示了一連串由人工智能詮釋圖像或文字的過程,詰問在詮釋藝術與創作的過程中,主體性與可能性對機器來說究竟是甚麼。

《N1801》
寧森(台灣)

作品由無視覺虛擬實境(VR)裝置與互動式劇場組成,探索中陰身狀態與虛擬實境媒介、歷史與身體感知。觀者需「闔眼」進入沉浸式裝置,藉由抽象動態光影刺激與空間聲效再現內部視覺。透過身體的移動,每位體驗者將開展一次在中陰身狀態的個人歷程。


《Petri.Vista》
陳朗丰(香港)

靈感來自疫情期間的疾病傳染模擬,作品以自主智能體來仿傚人類活動的現象。智能體是數碼生物,會被事件和記憶影響,與其他智能體互動,觀看它們在數碼培養皿中的活動就有如鳥瞰城市景觀。這些智能體由一個原點開始,視乎各自的 DNA,長成各種不同形狀,並會探索和學習。


《洞壁與哨鳴》
劉清華(香港)

這部定格動畫在 2 x 3 平方米的牆上展開,劉氏以炭枝描繪一個個炭黑色的小人,從牆邊走向中心。每走一步,她都在牆上描繪、記錄再擦掉,不斷重複,直至白牆聚滿了人。之後她用手逐點抹去牆上炭粉,嘗試還原白牆。時鐘顯示了現實世界的時間,與動畫中濃縮的影像時間對照。


《Translated Landscape》
Tomoya Ishibashi, Kento Niikura(日本)

透過自動駕駛等會用到的物件偵測技術,作品將東京街頭轉化成一道文字風景。當系統辨認到物件,作品會把它們的名字切換成漢字,字體的大小反映出偵測到的物件尺寸。

《Uber Existence》
Shin Hanagata(日本)

《Uber Existence》是 一 個「existence agency」的中介平台。用家登入官網便會看見許多人像貨物般在網站可供選擇。用家可以視乎要去哪裡及想要甚麼身體,來挑選「演員」去代表本人,然後以手機程式連繫該名「演員」,就好像自己親臨現場一樣。一言以蔽之:「留在家中,也能外出。」
YouTube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