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May ‑ 9 Jul 2022 (every Tue to Sat) 10:30am ‑ 6:30pm (8 hours)
15/F Po Chai Industrial Building, 28 Wong Chuk Hang Road, Aberdeen
free
contributed by


刺點畫廊榮幸呈現鄭燕垠個展《你做咩唔返屋企呀?》。展覽呈現這位藝術家兼浪跡者於冰島及深水埗兩地的視覺日記,北歐島嶼蕭瑟的冬季與亞熱帶九龍喧鬧的都市有著迥異的風景。在鄭的畫作中,她陶醉於光線的液態抽象、油彩的厚重質地、鮮艷的色塊、落雪與飄煙的筆觸。她繪畫中的心理圖景揭示了這位藝術旅人的深切渴望:抵抗孤獨、與人連接,並愛上一個時而孤獨時而冷漠的大千世界。


兩米高的巨幅畫作《無人係孤島》 (2020 - 2022)呈現於展覽中央。這幅虛構的心靈風景承載著藝術家在過去兩年中顛沛的情緒經歷。畫作中,一座色彩甜蜜的旋轉木馬立於廢棄的樂園之中,四周散落著沉重的座椅。背景中,一場暴風雨正 在悄然醞釀,威脅著每個人,此時,在天空中與烏雲一同綻放的卻是一場慶典煙花。旋轉木馬的中央掛著三幅肖像,不同於遊樂設置中常見的白馬王子與灰姑娘, 這三幅肖像分別是居中的藝術家自畫像、 左邊身著洛麗塔服飾的謀殺犯像以及右邊的天使祈禱像。狂想、張揚又不安,《無人係孤島》寓言式的場景表現著內心的煎熬與無法訴諸救贖的苦悶,這幅黑暗的童 話揭示著秩序與安全感之下潛藏的殘酷樂觀主義。

雖然題目暗含希望,《無人係孤島》中對潛在關聯性的暴力摧毀仍舊令人意圖逃離,鄭試圖走出腦海中的黑暗景觀,並走進世界。在冰島系列中,一系列繪畫描繪著藝術家的記憶與現實生活中的攝影。2018 年冬天在冰島駐留的三個月啟發藝術家創作了一批風景畫,畫作中雖然沒有人物形象,卻留下了可見的人類印記,在這個人煙稀少的深冬島嶼上,人們都刻意地自我抽離。不知名的商店、亭閣和車輛停泊在層層的白雪之間,節慶過後的聖誕樹被棄置在公共空間之中,或立或倒。


深冬期間,人們都留在家中,孤獨感亦在此時縈繞著藝術家。面對這片陌生的景觀,她回歸內心孩童般的奇幻想象。《魂斷聖誕木》(2021)是對《魂斷威尼斯》的戲仿,這部 Thomas Mann 創作的著名小說在 1971 年被導演 Visconti 翻拍為同名電影,講述為逃離煩悶生活來到一座陌生城市的作曲家,深深愛上一個美麗男孩的故事。《十一點四十八分一架不會來的通宵車》(2021)則以藝術家在阿克雷里等待一輛前往雷克雅維克的九小時通宵巴士的經歷為藍本,描繪在日期更替的午夜時分,長時間的等待與最終的失望。

告別冰島的浪漫與逃避主義,鄭回到家鄉,沉浸在多變的感官體驗、觀察與對話之中。2020 年,她將工作室兼公寓遷至九龍,在深水埗系列中,她描畫著九龍城區特有的市井氣息、多元文化以及被快速士紳化的街區。夜晚時分,藝術家難以安坐家中,她將自己在夜晚街道中的漫步記錄於繪畫中,這些混合著魔法現實主義及港式幽默的繪畫描繪著夜晚的奇趣街區與故事,它們與白晝時分咖啡店常客與 instagrammer 們體驗的街道大相徑庭:《結界河粉》(2022)描繪了一家 Google 地圖監控之眼看不到的河粉店;《回春髮廊》(2022)綜合著街道髮廊的樣貌,回味著它們為顧客剪髮回春的諾言;《生命膠水》 (2022)描繪了鄭公寓起火的場景,作品題目與粵語表達「心力交瘁」諧音,意味身體與精神的雙重倦怠。


這些繪畫亦記錄著藝術家在街道的邊緣社群中與那些 獨特個體的短暫相遇,像是《楓樹街車騎手》(2022) 中一位騎著 DIY 電摩托的張揚車手,《呀婆問:你咬我食呀?》(2022)中一位販賣夜宵的魯莽老人。藝術家的深夜記錄中最令人感動的場景或許是《愛情美沙酮》 (2022)中,一位流浪男子播放著音響,在尖沙咀海旁與他坐在輪椅上的混血愛人即興起舞的畫面。鄭持續的深夜記錄以及對人類連接的找尋呈現出一種誠懇的人文精神,她渴望著一個親密的公共、一種對「愛」的拓展定義,以及一個包容的、能夠向她及她周遭的邊緣人群投以關懷的社群。

法國象徵主義詩人 Arthur Rimbaud 在《地獄一季》(1873)中寫道,「愛需要被重新發明」。鄭的創作恰恰回應了這位傳奇流浪詩人的詩句,在藝術家看來,如若要認真相愛,「家」就需要被重新發明。對這位年輕的藝術家來說,家已不再,家被流放,我們在哪,哪裡就是家。


關於藝術家
鄭燕垠 1995 年生於香港,2017 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鄭創作的繪畫擁有異想天開的顏色與活力,對城市生活進行仔細的觀察並表 現出童稚的強烈想像力。在她眼中,這個世界充滿著奇異、實驗、掙扎和激烈情感的羈絆。2018 年她參與了冰島 Gil 藝術家駐留計劃,並在 2020 年參與刺點畫廊的藝術家駐留計畫。